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48、第 48 章
    第48章

    秦隐刷过身份证,就先去谈梨专用的那个包厢了。

    他身后的柜台前,谈梨撑着脸颊,对着那道背影慢慢眯起眼,直到对方拐进走廊里,谈梨才懒洋洋地收回视线。

    她把自己的身份证递给老蔡。

    老蔡接过,一边在验证机上刷一边打趣:“你们确定恋爱关系啦?”

    谈梨一噎,心虚反驳:“别胡说。”

    “谁胡说,当我瞎呢?”老蔡朝谈梨右手手腕示意了下,“情侣护腕都戴上了,别说,这情侣配件的选择还真挺有你的个人风格。”

    谈梨低眼看了看习惯性戴出来的粉色护腕,有点莫名的心烦意乱。铁证如山,她也就懒得再狡辩了。

    老蔡示意梨子到验证机摄像头前刷脸,然后玩笑道:“不过你确实可以啊梨子,这才多久不见,这小帅哥就被你骗到手了?”

    谈梨撑着下巴闻言不爽:“我才没骗,明明是他——”

    “是他什么?”老蔡停了动作,好奇抬头。

    说是秦隐硬要贴上来这种话,怎么想都对他不好……

    谈梨把话咽回去,鼓了鼓嘴巴:“没什么。”

    “哎,有话不直说,这可不像梨子你的性格啊哈哈哈。”

    谈梨微眯着眼,像是惫懒的猫科动物似的趴在柜台上:“那你也四十不惑的年纪了,还这么八卦的性格合适吗?”

    “我这不是八卦,是关心你。”

    “哦豁。”

    谈梨木着脸,给他一个“那我好惊讶哦”的冷漠眼神。

    老蔡笑着把身份证递还给谈梨:“嫌我耽误你们小情侣独处了吧?我懂我懂。要不这样,过两天,我让他们在你那个包厢里加张单人床?”

    谈梨手一顿,拽回身份证,撑住灿烂的笑:“加单人床?我想睡他还需要那么怂吗?街角那座大酒店里我有会员,行政套房开一周多好?”

    老蔡大约是被这豪言震住了,没能第一时间开口。谈梨正满意扛过一关,就听耳后响起个冷淡淡的声音——

    “什么行政套房?”

    “……”

    谈梨僵着脖子慢慢转过去:“你怎么又回来了?”

    停在不远处的性冷淡迈开长腿,重新走回她身旁:“忘记买水了。”

    谈梨心虚地慢慢站直:“啊,哈哈,那你下次跟我说一声,我帮你带进去多好?”

    “好。”

    “那,我先进去了?”

    “嗯。”

    谈梨松了口气。

    经历过长达两周的“作战”,她非常确定自己在骚话这方面是骚不过这个性冷淡的。

    她要是敢原话复述,她保证这个性冷淡下一秒就能当着老蔡的面,笑得冷淡又勾人地对她说,“现在就去,我不介意。”

    谈梨想得心里一抖。

    ……那场面真是太可怕了。

    把身份证收回来,谈梨就准备脚底抹油。可惜她走出去还不到两米,就听见身后柜台外的方向,老蔡奸笑声音传回来:“她刚刚说的行政套房我知道,秦小哥你要听吗?”

    谈梨:“——!”

    淦。

    谈梨一个急刹停住,直接转身气势汹汹地杀回去。

    那边刚抬眼的秦隐听见动静,回眸:“你也要买水?”

    “……”

    谈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对面这双漆黑深邃的眸子里,仿佛藏着一点细碎的笑意。

    但是等她定睛去看,又不见了。

    谈梨只得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我不买,我看你买。”

    秦隐:“?”

    谈梨回过头,正看见网管小哥把两瓶矿泉水放到柜台上。她眼睛一亮,上去抱起一瓶,回眸:“我怕两瓶水太沉,你拿不动——我帮你拿一瓶。”

    秦隐微垂下眼,忍了忍笑:“谢谢?”

    “不客气。”谈梨还是不放心,偷偷白了老蔡一眼后,她犹豫了下,伸手虚虚挽住秦隐的臂弯,“那我们进去吧?”

    秦隐最后还是决定放过她。

    他朝老蔡淡淡颔首,然后便拿起另一瓶水,放任小姑娘拉着他快步往包厢区走去了。

    两人身后,柜台里面,老蔡看得一脸笑容,还一边笑一边摇头:“啧啧,年轻真好啊,总有无穷无尽的可能性。”

    网管小哥好奇探头:“可能性?老板,什么可能性啊?”

    “比如……”

    老蔡靠在柜台后的椅子里,慢悠悠地回想两个多月前,那两人踩着盛夏的暑热迈进店里的模样。

    他晃了晃躺椅,舒服地合上眼笑起来。

    “第一次见的时候谁会想到,像他那样清冷疏离的人,将来有天会心甘情愿地被一个永远不安分、恣意又出格的小姑娘牵着走?”

    吸取之前排位,秦隐那一手冰鸟辅助惹得直播间全员开喷的教训,谈梨这次双排根本没开直播。

    事实证明,秦隐也确实没辜负她的“期望”。

    三局结束后,谈梨看着自己两败一惨胜的最新战绩,幽幽地叹了口气:“我现在怀疑,你是和社长进行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交易,所以才被放进社团的。”

    秦隐不着痕迹地活动了下左手手指,淡定回眸:“继续吗?”

    “…不了,”谈梨揉了揉手,“等我改天状态更好点吧——而且今晚的直播再不上,估计杜悠悠就要报警了。”

    谈梨挂断手机上的第n通来电,登去xt平台后台,给杜悠悠发了一条信息。

    然后她想起什么,对秦隐解释:“杜悠悠是我在xt平台的负责人。”

    秦隐:“嗯,我知道。”

    谈梨有点意外,回头:“你怎么会知道?”

    “之前听到过你们通话。”

    “…噢。”

    谈梨想起来是对刚卓梓期那天的事情,这段回忆的关键词轻易出发了她心里的自我保护机制,没给大脑发散思维的时间,她就自觉转开了注意力。

    “我要开播了哦。不想再被逼着露脸的话,那你就不要出声了。”

    谈梨提醒完,感觉有个什么念头飞快地划过脑海。不等她细思,确定开播后的直播间里,她蹲点的粉丝已经迅速涌入了直播间。

    【啊啊啊梨哥你这个鸽子,天天就知道鸽我们!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

    【睡前还能看到老婆,幸福】

    【没见过这么不守信的主播,膈应!】

    【这种主播还能红,靠脸?】

    【??梨哥又没固定直播时间,只说今晚会上来,现在也确实上了,怎么就不守信了?】

    【我寻思着你们也没给主播交过五险一金,是打赏过还是一直白嫖都难说,怎么还想要求主播打卡上班?】

    【哇,粉丝好可怕】

    【可怕+1,说一句都不行了?】

    【可能就是一群小学鸡粉丝吧?连话语权是什么都不知道?】

    眼见弹幕里越吵越凶,本想当没看见的谈梨忍不住了。

    她支了支眼皮,伸手勾过小麦克,视线在弹幕里一停,然后谈梨清凌凌地笑了声:“提话语权的这几位大哥别走,让小学鸡主播跟你掰扯掰扯。”

    【怎么,粉丝耍横,主播还有脸了?】

    谈梨不在意地翘着唇角:“我其实真不在意你们说什么,别说说一句了,说多少句都没关系——不与憨批论短长,这是我信奉的人生哲理。”

    弹幕炸窝。

    谈梨不紧不慢地接着说:“但话语权这种词都被拉出来扯大旗,那我还是想聊聊的。这位大哥,自己说话喷人的时候要话语权,自己喷完了却转过头不许别人喷你——这会儿您又不管话语权了?”

    谈梨弯眼,明艳艳地笑起来:“你怼我可以,其他人反驳你就是小学鸡——双标玩得这么6,大哥您那贵脸占地几十平?”

    几句骂骂咧咧被淹没进满屏的哈哈哈里。大约是见大势已去,那些黑子喷子很快也没了踪影。

    【许久未见的嘴炮梨哥终于又回来了,i了i了】

    【其实做主播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就吃这碗饭,真1v1开麦,他们怕谁啊?】

    【不过多数都担心被人搞或者带节奏吧,都谨言慎行的,毕竟同行间这种龃龉可太多了】

    【所以梨哥才是我偶像啊,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

    【这大概就是名校生的气魄?】

    【名校生?你们还真信那种谣言啊,明显有人故意带节奏想黑梨哥吧?】

    谈梨的目光在弹幕里停留了下。

    迟疑几秒,她还是半玩笑地开口问了:“带什么节奏?爸爸才离开江湖一天,江湖里又有爸爸的传说了?”

    【咦?梨子你不知道吗?今天有人在平台里发了一条带照片的动态,说是去f大参观,撞见一个和你很像的学生】

    【照片蛮糊的,除了发色相似什么都看不出来】

    【对,然后大家就很兴奋在讨论】

    【本来也是调侃嘛,结果刚过中午,就有些知名不要脸主播开始带你节奏了】

    谈梨笑意淡了下去:“别跟我说又是那位。”

    【害,除了佳期dream还能有谁这么不想放过你?】

    【大概是只要梨哥你在xt一天,她那第一美女主播的位置就坐得心虚吧?】

    【那可真是个大阴阳师,我看过录屏,就有人在弹幕里说了一句她傻乎乎的可爱,她就上赶着来了一句“对呀,因为太傻了所以怎么也不敢说自己f大的”】

    【对对,然后就在直播里一顿带你节奏,脑残粉跟着骂你艹明校人设】

    【梨子实冤】

    【锅从天降啊】

    谈梨一目十行地扫过弹幕:“没提……那就算了,别在意那些。”

    说完这句,她神态也变回懒洋洋的。

    【?没提什么?】

    【还能是谁】

    【电竞渣男退役的第4个月,想他】

    【呜呜呜呜我又被我老婆当面绿了】

    【老公看看我,别想那个渣男了】

    【性别这块不要卡那么死嘛】

    【我没有性别问题!老婆看我!】

    眼见弹幕刷起一片告白狂潮,好不容易带开话题的谈梨敲了敲麦克风。

    “行了行了,都别浪了。以后也别老公老婆的叫了——爸爸我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这影响不好。”

    【???】

    【??????】

    【你再说一遍你有啥了???】

    谈梨因为某个碍眼存在而心情略阴,之前那句算是没经大脑的脱口而出,当着直播间所有观众,再想反悔也晚了。

    她下意识地歪过头,往身旁看去。

    性冷淡不愧是性冷淡。

    他好像完全没听见她这一句话似的,清冷着侧颜,淡定而不疾不徐地敲着键盘,修长好看的手指起伏律动。

    敲键盘的画面美得像弹钢琴,也就这个人能做到了吧。

    谈梨忍不住翘了下唇角。

    而就在她要转回去的那一秒,之前那个划过她脑海的念头突然被拽了回来,并且变得无比清晰、具有诱惑。

    “稍等。”

    谈梨从来对心里的小魔鬼们抵抗力为0,她在直播间里开口后,就抬起右手,摘下自己的耳麦,然后握住那个收音的小麦克,慢慢收紧手指。

    弹幕里乱了。

    【??】

    【绿我的一直就坐在我老婆身旁?】

    【为什么不让我听!我要听!】

    【这个位置,怎么让我想起了……】

    谈梨却已经没在看直播间了。

    她握住了麦克风,然后慢吞吞地挪着电竞椅,朝秦隐的位置滑动了一小段距离。

    “喂,男朋友。”她托起灿烂的笑脸。

    秦隐敲下最后一个键,回眸看她。

    谈梨呲牙:“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什么机会。”

    谈梨:“就我之前在社团例会后给你的建议啊——我们分手吧,嗯?”

    秦隐和女孩明显憋坏的笑对视几秒,有所意料地问:“不然呢。”

    “不然?”

    谈梨示意了下手里的麦克风,笑得像是要绑架小白兔的大灰狼:“不然你就得作为xt平台半过气主播梨子的男朋友,频繁在我的直播间里亮相了!”

    “……”

    秦隐眸子垂下,目光落在女孩细白的手指上。

    谈梨笑得胜券在握。

    作为liar的死忠粉,她太熟悉他们这种性冷淡的脾性了——就像那个戴着口罩直到退役也没露过脸的男人,别人想要的名利、荣耀、千万追捧,在他看来大概只是最没必要的负累。

    曝光、高调、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这种被很多人渴望的东西,只会叫性冷淡觉得厌烦。

    所以想让秦隐陪她曝光、在直播里露脸,那还不如去召唤师峡谷玩“梦魇”,就像某渣男说的,还是梦里来得快……

    “好。”

    “……?”

    谈梨笑容停住。

    她甚至没来得及问出一句话来,就亲眼见着秦隐倾身,慢慢打开被她手指攥得紧紧的耳麦。

    冷淡动听的声线微微震动过空气,然后传回直播间,以一声撩人欲念的低懒淡笑为始——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我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