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49、第 49 章
    第49章

    直播间死寂一秒后,弹幕里彻底炸翻了。

    【啊啊啊是真的!我刚刚听见了一个野男人的声音!】

    【别说,声音有点好听】

    【难道也是主播?】

    【别了吧,我梨独美不好吗】

    【光棍节直播脱单,呜呜呜梨子老婆你怎么能对我们这么残忍!】

    【唉,liar退役四个月,他的第一女粉到底还是跟野男人跑了】

    【活该,电竞渣男不配】

    【哎,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个声音有一点点熟悉吗?】

    【是有亿点点】

    【啊,说起来……几个月前在梨子直播间惊鸿一现的那个路人小哥哥!】

    【……】

    谈梨终于从震惊里回神。

    她手指把收音的微型麦克风握回掌心,笑:“要不要这么破釜沉舟啊,男朋友?”

    “是你让我做选择的,”秦隐直身靠进电竞椅,薄唇抬起一点淡淡笑意,“现在我做完了。”

    谈梨叹气。

    这就是自作孽啊。

    运气三秒,谈梨戴上耳麦,回到直播间的镜头前:“嗯,你们没听错,刚刚那个野男人就是几个月前的路人小哥哥,也是我现在的男朋友。”

    弹幕群惊。

    【啊啊啊果然!那时候我就知道!他俩绝对有奸情!!】

    “嗯?”谈梨停了两秒后,懒洋洋地笑起来,“别误会,我没骗你们,那会儿确实只是路人小哥哥,不过……”

    谈梨歪过头,看了一眼身侧,某个性冷淡似乎完全不在意他刚刚公布了什么,已经淡定如常地继续敲键盘了。

    谈梨轻咬了下唇,眼里带笑地转回来,没心没肺的语气开腔:“嗯…不过爸爸我人美心善,所以没用多久就把他拿下了。”

    【我好酸】

    【原来游戏打得好就能拿下那么好看的小哥哥了吗?我也想】

    【女主播宣布脱单什么的,好没职业道德,走了走了】

    【不是单身女主播谁还看你啊】

    【??我一直以为我梨哥靠实力,原来还有这么多滥竽充数只想看脸的颜狗?】

    【……】

    弹幕里逐渐吵了起来,谈梨没在意,也没回应。就和平常一样打了两局排位后,谈梨淡定下播。

    “男朋友,你闯祸了。”谈梨一边收耳麦,一边似笑非笑地说。

    秦隐关上桌面的聊天框:“没关系,我负责。”

    谈梨闻言回头,露出个灿烂的笑:“你肯配合就太好了。”

    “?”

    秦隐抬眼,他只来得及看到她背着光的身影像是被什么绊倒了似的“扑”上来。

    秦隐未加思索,本能伸手一拦。

    “我们就合拍一张——”

    欢快的话声随着重心歪倒。

    兵荒马乱的几秒钟后,谈梨终于坐稳在……秦隐腿上。

    而慌乱里,她的胳膊很努力地绕过那人颈后,亲密地攀着他另一侧的肩。

    性冷淡的呼吸都和她的纠缠。

    谈梨:“。”

    就,很突然。

    在前所未有的近距离下,谈梨和秦隐对视几秒,她慢吞吞地眨了下眼:“你们性冷淡都这么主动的吗?”

    “……”

    秦隐难得没骚回去。

    眼底起伏的情绪被克制地压回,他垂了垂眸,声音似低哑似无奈:“我以为你要摔倒了。”

    谈梨原本都准备起身了,但从秦隐的反应和态度里,她敏锐地察觉到扳回一城的希望。

    谈梨视线一点点摩挲过极近的距离前,性冷淡那好看得像雕琢的眉眼。某一秒她微眯起眼,灿烂一笑。

    然后她不但没有起身,反而勾着那人的肩,往那双可以数得清细密睫毛的眼眸更凑近了点——

    “呼。”

    “!”

    性冷淡细长的睫毛像被吹得一颤,然后掀起,露出里面漆黑如星海的眸子。

    眸子里映着女孩无辜的脸。

    “啊,我不是故意的。”

    “……”

    “可能是你眼睛太好看了,睫毛也漂亮得像假的一样,嗯,所以我就没忍住。”

    “……”

    对着那双眸子,谈梨第一次发现黑色也是可以分深度的。比如现在性冷淡眼里这种,就是快把人勾进去的那种程度。

    谈梨把自己脸上灿烂的笑容收敛了一点点:“你不能生气,因为刚刚是你先把我抱下来的。”

    小坏蛋的语气里难能带上点小心。

    或许就是这翼翼戳到了秦隐。他眼神一醒,扶跌坐进他怀里的女孩起身:“我没有生气。”

    “!”还没远离的杏眼一亮。

    秦隐有所预料,而果然下一秒,灿烂恣意的笑容就重新回到这个最会得寸进尺的小坏蛋脸上:“没有生气那你为什么不说话,是害羞了吗?”

    “……”

    秦隐无奈和她对视。

    猜到谈梨大约是憋坏了想在他这儿找回一程,秦隐便压回要出口的话,让给她调戏了。

    谈梨没放过看性冷淡“吃瘪”的机会,缠着那人闹了他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正事:“啊,差点把合照忘了。”

    “合照?”

    “嗯。”

    “做什么用?”

    “发到我平台个人主页上,让那些进来只想看单身女主播的人有多远滚多远。”

    说完以后,谈梨弯眼,有温度的笑意回到眼睛里:“好可惜啊,刚刚有人在旁边抓拍就好了。”

    调戏归调戏,谈梨拉着秦隐入镜的合照拍得很随意。除了那对有点显眼的粉色护腕,两人手都不拉的小间距更像是一对快乐游戏的好队友。

    拍完以后,谈梨满意地抱着手机起身,顺口问:“要给你马赛克遮一下脸吗?”

    秦隐敛眸未语。

    谈梨等了几秒不见回音,好奇地歪过头,然后她笑了下:“算了,不用为难,我懂。你们性冷淡都不喜欢露脸嘛。”

    秦隐知道谈梨误会了他沉默的意思:“不需要马赛克。我只是在考虑…以后可能出现的后果。”

    “后果?”谈梨茫然,“你是指以后你再有女朋友对方会翻到然后吃醋这种事吗?”

    秦隐皱了下眉。

    谈梨已经笑了,她摆摆手:“那别怕,过段时间后我就会删了的。”

    两分钟后,

    xt平台,谈梨的主页多了一条最新动态。

    【梨子lizi】:[照片.jpg]

    上来给男朋友名分,分手前你们就不要老公老婆地喊了。

    打个预防针:骂我可以,骂他不行;取关随意,去留自便。

    周二。

    秦隐一早醒来,洗漱回到桌旁,发现手机上全是爆满的未接来电。

    zxn战队从教练到经理再到狄达等人,轮番上阵,队外则是肖一炀,12通未接来电,一人撑起半边天。

    消息界面也同样狼藉。

    秦隐带着晨起倦懒靠在墙前,指腹一划,眼前快速掠过肖一炀那一堆奓毛的文字和图片。

    他懒得一一去看,敲了三个字作为回复:“是真的。”

    然后返回,进入zxn战队私聊群。

    单他一个人的消息就有十好几条,秦隐粗略扫过,也简单回了一条:“没被绑架。本人。”

    秦隐回复完,就准备把手机放回桌上。

    而就在这时,屏幕亮起来。

    来电,狄达。

    秦隐意外地瞥了一眼时间,五点三十七。

    他接起电话:“你……”

    “你上回和上上回怎么说的!这是叫一局游戏而已还是叫粉丝福利?谁家送粉丝福利有直接把自己送出去的?这才多久没联系,你就直接给我们搞这种大新闻大惊喜!”

    “……”

    狄达暴躁完,换了口气:“你刚刚要说啥?”

    秦隐淡声:“我不急,等你骂完。”

    狄达的气立刻短了半截。

    反省一下自己刚才口气是有点冲,狄达弱了弱声:“啊,那啥,我这不是太着急了吗?昨天半夜听说这件事,惊得我觉都睡不着。”

    秦隐:“我谈恋爱就这么惊人?”

    狄达本能回答:“哪止是惊人,明明是惊悚!”

    秦隐:“哦?”

    性冷淡这冷冰冰似笑非笑的一挑尾音,让两百斤的猛男狄达心里和手里同时哆嗦了下。

    显然队长余威犹重。

    还好秦隐似乎心情不错,没就这个问题深究,还给狄达解释了句:“粉丝福利和一局游戏而已不假。”

    狄达急性子憋不住:“那你俩——”

    秦隐淡定接回:“男女朋友的事情也是真的。”

    狄达:“哈??”

    秦隐:“月初刚交往。”

    狄达:“……”

    狄达幽幽叹了口气:“小组赛就要开始,我们是没时间关心你了。经理说他今天中午可以过去看看,你要不要和他聊聊?”

    “聊什么?”

    “还能聊什么,”狄达没忍住,凉飕飕哼了声,“聊我们对各路粉丝严防死堵了三年多的lai神怎么被人搞到手了,之后身份万一曝光了又该怎么公关呗。”

    秦隐唇角淡淡勾了下:“这事和你们没什么关系,别瞎操心。还是说,你们还嫌惹的骂少?”

    “我又不是受虐症——你进队一年我们战队被开次数跟坐了火箭似的直线往上窜,谁有病谁嫌少。”

    “那就别管,到那时候我会自己处理。”

    “可是——”

    “别可是了。抛开杂念,专注比赛。”

    “……”

    临挂电话时,狄达还是不放心:“经理这边现在也没什么事,还是让他过去和你商量商量吧。”

    “不用,”秦隐索性抛了杀手锏,“而且我今天有约,没时间。”

    “很重要?”

    “陪女朋友见家长,你说重要么。”

    “??”

    死寂数秒,狄达一改之前的担心:“月初才交往,这周见家长,那再过两个月,我是不是就得吃你俩喜糖了?”

    秦隐轻嗤:“我争取。”

    狄达:“…………”

    猛男气愤地挂断了电话。

    谈梨和舅舅乔意钧的见面约在校外一间咖啡厅里,时间定在下午2点半。

    谈梨已经过世的外公是正经的书香门第出身,即便中途投笔从商,骨子里那点区别于铜臭气的书香也没磨干净,还在他唯一的儿子身上得到了极好的传承和体现——

    所以围着一张桌子坐下来,一边儒雅西装金丝眼镜,一边金白长发灵动随性,任谁看也不会猜到这是舅甥关系。

    何况女孩旁边还坐着位冷淡清隽的青年。

    服务生来回几趟,总忍不住把目光往那桌落——

    这么古怪的三人组,竟然异常和谐地在那边坐了将近半小时了。看情况,多数时候是那个儒雅男人问,对面两个年轻人答。

    难道是公司面试?

    那这企业文化绝对是跨度极广、很有包容性的了。

    服务生腹诽着,再次从三人那桌旁走过去。

    桌旁。

    谈梨懒洋洋地靠在木质扶手上,察觉什么似的掀了掀眼皮,瞥了那服务生背影一眼。

    她落回目光时,对面的乔意钧正把咖啡杯放回桌上:“病假休学了三年?那时间确实不短,不过身体无碍就好,旁的都是小事。”

    这次不等秦隐接话,谈梨往前坐了坐,朝乔意钧眨眼:“舅舅,您下午没别的事情啦?”

    乔意钧一停,温和笑问:“你是嫌舅舅打扰你们了?”

    “我哪敢,”谈梨笑得灿烂,“我是怕耽误您的事情。”

    “那好,这次我在国内留的时间会久些,也不急今天。”乔意钧起身。“这家音乐不错,你们多坐会儿吧。不用送我。”

    “那怎么可以。”

    谈梨毫不犹豫,起身就离开了沙发长椅:“我要是不送您出门,就显得太不懂事了。”

    她不忘回头,拿话把秦隐按住:“你等我回来。”

    谈梨直把乔意钧送到门外,司机已经将车停到面前。谈梨面上笑容淡了一点,眼神里似乎在犹豫什么。

    乔意钧突然开口:“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还是说太久不见,你和舅舅已经生疏了?”

    谈梨意外:“您看出来了?”

    乔意钧笑:“你像你妈妈似的,平常聪明,却总爱钻牛角尖,一到这种时候情绪就全写在脸上了——我看不透你那个小男朋友的情绪,还能看不穿你的吗?”

    “……”

    谈梨被拆穿,也不再犹豫:“其实我就是想问问您,您认识一个叫应雪容的女人吗?”

    “应雪容?”乔意钧的笑容突然僵了下,他声音不自觉冷下来,“你怎么会知道她的?”

    谈梨一怔。

    乔意钧向来温文尔雅,说话声调都维持在半格升降里,很少见什么大的情绪变化。

    而她记忆里小舅舅唯一一次发火甚至责骂旁人,就是当初为母亲去世不久谈文谦就新娶的事情。

    而现在……

    乔意钧似乎也察觉自己情绪不妥了。但他并没有太过掩饰,只是松了皱起的眉:“是你父亲又开始和她来往了?”

    “谈文谦自己的事情我没关心过,不知道,”谈梨说,“只是她在我们学校当老师,之前第一次遇见,她主动和我提起的。”

    乔意钧冷眼:“她主动和你提起?”

    “对,怎么了?”

    “……”

    乔意钧没说话,但向来温和的五官间已经渐渐凸显出一种出离愤怒而无法完全掩饰的情绪。

    谈梨心中的那种预感更明显了些,她无意识地攥紧手指:“我听外婆说过,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他们的关系没有那么差……”

    “你猜的没错。”

    “!”

    谈梨悚然一惊,杏眼睁得微圆。

    乔意钧冷声道:“我出国很早,对你父母的具体情况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清楚。但我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应雪容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女人就是你母亲的心病、也是让你父母关系决裂的开始——当年她走得悄无痕迹,但你母亲的死,她这辈子别想脱了干系!”

    沉默发酵许久。

    乔意钧从自己情绪里回神,声音温和下来:“这件事交给舅舅处理,你不要插手,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安安心心过好你自己的生活,知道吗?”

    谈梨唇瓣动了下:“我……”

    “谈梨,”乔意钧轻轻叹了声,安抚过女孩的肩,“如果意芸在天上看得到,她一定不希望你一直活在她的阴影里。你还年轻,你要有自己的人生,我和你外婆都是这样希望,我相信意芸也一定是。”

    “我知道,”谈梨抬了抬眼,撑起个笑,“我会努力的。”

    “好,别让你的小男朋友等久了。那舅舅先回去看你外婆了?”

    “嗯,舅舅再见。”

    谈梨看着那道车影没入车流里,脚下像生了根,挪一分一寸都艰难,难得叫人心里发涩发疼。

    她面上的笑镜花水月似的,轻易就碎散了。谈梨心底那个盖子里,久抑的疲累感慢慢流出来,涌进她四肢百骸里。

    谈梨蹲下身去。

    前天周日,绘画通识课上,她又见了那个叫应雪容的女人。

    她得承认,那个女人是美的,即便在四十多岁的年纪,依旧能叫教室里那些二十左右的小男生们脸红动心的美。

    那个女人年轻时一定更美吧?

    和她后来记忆里永远病恹恹的、二三十岁死去时就像个老人一样枯槁的母亲不一样,那个女人年轻时的美,应该是充满鲜活与魅力的吧。

    可原来,美也是能杀人的。

    谈梨放任自己的思绪漫无目的地游荡。灵魂都好像跟着它一起出了窍,在空中飘啊飘的,浮萍一样,无着无落。

    等再来一阵风,大概就能把她吹散了。

    谈梨没等到风。

    她等到了模糊的视线里,一双长腿慢慢停住。

    谈梨紧紧抱着膝盖,盯着那双长腿,不说话。

    那人耐性极好,或许只对她,总是天下第一的好耐性。她不说话,他就等着,安安静静的,好像没在一样。

    太安静了。

    谈梨忍不住张了张口:“喂。”她听见自己的声音传回来,喑哑的,满浸着情绪。

    那人没应她。

    谈梨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很傻,大白天的,蹲在路边,一声不吭。换了她是他,可能也不想表现出认识自己这样一个傻瓜。

    谈梨刚想完,就看见视线里那双长腿屈膝。

    那人蹲到了她面前。

    猝不及防的,谈梨还挂着泪的脸就撞进他深得海一样的眸子里。

    谈梨慌了下,本能低头想躲。

    但是没成功,她被那人伸手过来抵住了下巴,是在这个性冷淡身上,谈梨第一次感受他的压迫感。

    但是那个动作很轻,声音也从未有过的轻和:“不准叫喂。”

    谈梨躲不了了,红着眼兔子似的看他:“那叫什么。”

    “叫男朋友。”

    秦隐用手指一点点蹭掉她的眼泪,轻柔得像碰最易碎的纸薄瓷器。然后他抬起视线,对上她湿了水色的眸子。

    在她的瞳孔里,秦隐看见自己沉沦的身影——

    liar的人生里赢过无数人、无数次。这是他第一次输给一个人,明明输得这样彻底,还甘之如饴。

    秦隐倾身向前,单膝抵到地面上,这样就可以抱住把她自己缩成小小一团的女孩。

    他轻吻她的额角,声音里不再有一丝冷淡,只有入骨的温柔。

    “恭喜你啊,小刺猬,你有男朋友了。男朋友说,他不怕你的刺,也不怕疼,以后他会抱你抱得紧紧的……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