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54、第 54 章
    第54章

    谈梨放下盛喃的手机,就丧着脸把自己的拿起来了:“还好跑的时候没把这个一起落下。”

    盛喃问:“你要干嘛?”

    谈梨朝她晃了晃开启状态的xt直播app界面:“当然是开个临时直播,安抚一下。”

    盛喃:“害,这有什么好参与的,你就让他们闹着玩呗。”

    “小同志,你还是太天真,对网络现状缺乏了解,”谈梨抬手,拍了拍盛喃肩膀,顺手把她按下坐在自己身旁,“幸亏这个投票出得晚,你又及时让我看到了,不然用不了多久节奏就能带得满天飞。”

    盛喃疑惑:“什么节奏?不就是粉丝闹着玩的投票吗?”

    谈梨想了想,事实胜于雄辩。她没急着去开直播,而是先跳到后台评论里面,随手翻了翻,没用几秒就找到了一条。

    谈梨拿着手机伸到盛喃面前。

    【真就把蹭热度进行到底了呗?能不能要点脸,liar是你们蹭热度狗主播的什么人?liar认识你们糊穿地心的主播吗?谈个恋爱都要拉上他投票,登月碰瓷呢??】

    【抱着个第一女粉的名号还真当宝贝以为自己算盘菜了?上赶着当舔狗liar都没看你一眼,活该,正经人谁会想要这名号?】

    盛喃笑容僵在脸上。

    几秒后她就炸了,一拍桌站起身:“卧槽什么玩意你就碰瓷了?明明是你小粉丝搞出来的玩笑啊!这都算碰瓷,那网上天天在明星里选想让谁当老公那种级别是不是都得法院起诉才行了?还有后面那个,它狗生多自卑多贫瘠才能看见谁喜欢别人就都当同类?——你你你让他们出来,有本事线下对骂!看我不骂死他!”

    谈梨放下手机,从桌角抽了两页纸巾,淡定地去擦桌上被盛喃从咖啡杯里拍得溅出来的几滴咖啡湿痕:“服务生小哥哥看你好几回了,你收敛一点。”

    盛喃回神。

    脱离暴怒状态,她磨着牙气鼓鼓地坐回去:“不行,太气人了这种!你也能忍?”

    谈梨扔掉纸巾,十指搭扣回去,撑着下巴。她不在意地笑笑:“他说的挺对的,我又不是什么正经人。”

    盛喃:“……”

    盛喃丧气又恨铁不成钢:“差点忘了,你就是从来不介意外边狗叫得有多凶的。”

    谈梨随口道:“人生苦短啊小同志,而憨批不值得你浪费哪怕一秒钟。”

    盛喃斜她:“你知道这话在你说来特别没有可信度吗?”

    谈梨停下敲手机键盘的指尖,回过头眨眨眼,无辜问:“是吗?”

    盛喃:“呵。”

    等到谈梨把临时直播通知发出去了,盛喃才插缝开口:“既然你都不在意那些人乱吠什么,那为什么还要开直播?”

    谈梨:“因为liar啊。”

    这句话说得风轻云淡,情绪都听不出几分,一时更让盛喃纠结斟酌着该怎么接话。

    谈梨就在这时慢悠悠地开口了:“虽然我没有蹭他热度的想法,但确实把他牵连进来了。这件事上开头的又是我的粉丝,自觉安抚然后躺平任嘲就好了——免得事情闹大,真影响到他那边。”

    盛喃撇嘴:“就那个金刚石心的电竞渣男,能影响他什么?”

    “话是这么说没错,”谈梨笑起来,“但liar一向最反感比赛以外的事情和他有牵连,我就给他省点心。”

    “……”

    谈梨把临时开播通知发出去,才发现盛喃一直没再开口。她回过头,正对上身旁人一脸的复杂。

    谈梨:“?你这么深情地看着我干嘛?”

    盛喃摇头叹气地:“我再深情能有你深情吗?等什么时候评比十大感动全圈粉丝奖了,我一定投你一票。”

    谈梨不以为意:“不是深情,是对退休,啊不,退役老干部的粉丝关怀。”

    盛喃:“切。”

    谈梨到底还是开了一个临时直播,条件受限,只能是手持式拍摄。因为没有提前安排,所以直播间的粉丝并不多,不过多是些随时盯着她动态的死忠粉。

    所以没用热场,一上来就把弹幕刷成了片。

    【呜呜呜呜我还以为我真的会半个月见不到我老公了没想到突然竟然开播好开心】

    【啊梨哥你现在是不是f大南门那家xxx咖啡厅!我之前去f大参观的时候去过!】

    【果然f大学生实锤】

    【之前被佳期dream疯狂带节奏嘲你艹人设都不反驳,太低调了啊梨哥】

    【可别提那位带阴阳师了,恶心死了,梨哥f大新生实锤以后有人提起来,她竟然在直播间装白莲,意指我们梨哥曲解冤枉她】

    【对对对,她说自己是被人利用误导才说出嘲讽你的话,话里话外地阴阳你,给爷整吐了】

    【不过这次她翻车翻定了,仗着梨哥你不反驳,她之前带你节奏带的太狠,现在直接反噬】

    【xt主播圈里有几个不恶心她的,活该】

    【被你下套误导才开麦嘲讽这种脑残话都说出来了,我看她是狗急跳墙,梨哥你可小心点,别被疯狗咬了】

    【没错,尤其那个带话题都推到我主页了的投票,太容易招路人黑了啊】

    【+1,我这也看见了】

    【说起来,这个投票出现的时间好像很微妙啊】

    【卧槽,我要阴谋论了】

    弹幕里如火如荼的讨论让谈梨原本不太在意的眼神也稍稍正经了点,她开口:“最近一周比较忙,一直没关注平台里的任何消息,今天才知道一些。我开临时直播也是为这个——直播间里是我的地方,大家在这里开开玩笑没关系,像投票那种影响无关者的就算了。”

    谈梨一顿,笑了下:“所以就麻烦这位朋友或者认识这位朋友的人删掉,大家也不要再转发扩散了。”

    【梨哥,那个发起投票的绝对有问题,狗屁死忠粉,我粉你3年,对它昵称完全没印象】

    【对,严重怀疑是黑装粉】

    【我和几个姐妹去私信过那个人,说这种投票对你不好还是删了吧,结果它把我们骂了一顿就拉黑了】

    【不会是某个小婊砸嘲你不成反翻车,现在想靠把你撕黑重新洗白上位吧?】

    【说起来,之前梨哥那条动态下面的评论区里,好像也是先被带节奏然后才吵起来的】

    【直播版宫斗吗?可怕】

    【……】

    【卧槽】

    【我日!!】

    【前面那个骂小婊砸的预言家别走,你说对了,小婊砸自己跳了】

    【??发生什么了】

    【梨哥快看动态,我怀疑那不要脸的就蹲着等你开直播呢】

    事实上,不用弹幕提醒,谈梨旁边一直在刷手机的盛喃也已经奓了毛,把手机硬推到谈梨眼皮子底下去了。

    一条新动态。

    【佳期dream】:

    梨子lizi,我已经一忍再忍,但你的粉丝真的欺人太甚了。她们私信、进我直播间骂我我都没关系,毕竟是我技不如人自己踩进坑里,但你纵容他们搞那种投票消费r算怎么回事?

    我好心劝告你粉丝,她非但不听还反过来嘲讽我,我觉得我为了lai神也不能再忍下去了。

    [附图.jpg]

    谈梨没表情地把图片点开。

    是佳期dream和那个发起投票的“粉丝”的聊天截图。

    【佳期dream】:那个投票还是删掉的好,对liar和梨子都影响不好的。

    【梨哥最帅】:?关你屁事

    【梨哥最帅】:哦,你就是嫉妒我们梨哥是吧?

    【梨哥最帅】:你不就仗着自己长得漂亮吗,我们梨哥可是liar的第一女粉,发起个cp投票怎么了?

    【梨哥最帅】:救你那个前男友卓梓期,被liar教训得妈都不认,liar就是为我们梨哥出的头,懂不懂啊你?

    【梨哥最帅】:再说,投票的事情我们梨哥都默认了,让我删,你算老几?

    谈梨没什么表情地看完,淡定地刷新了下——这条动态下的评论区果然已经爆满了。

    【??????】

    【liar为那个蹭热度女主播梨子出头?史上最迷惑发言】

    【怎么的,liar退役还不到半年呢,你们就把他那“电竞渣男”的外号怎么来的给忘了?】

    【笑死爹了,liar给她出头?她也配??】

    【还第一女粉呢,真会玩,不过是被捎带着在动态里了下,就想上天?那我们佳期小姐姐还收到过liar亲自送的礼物、还和liar合影过,是不是都能和他领证了?】

    【原来她和她粉丝都以为那是为她出头啊,啧啧啧,难怪那天liar动态里她和卓梓期后,她还跑去回复了一条“谢谢你一直在”】

    【我也看见了,但liar压根没理她】

    【哈哈哈哈自作多情好惨哦】

    【楼上你们都太坏了,让人家多做会儿梦不好吗?还提liar唯一送给过佳期的礼物,你得让人家嫉妒死哦】

    【亲亲这边建议按liar建议去玩梦魇哦,梦里什么都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

    盛喃气得差点给咖啡厅安排上40万的重装修计划,谈梨作为当事人却十分淡定,还反过来安慰她:“盛喃宝宝乖,不气不气。”

    盛喃气得手抖:“我我我能不气吗?她们都把你编排成什么样子了!你怎么可能说过liar是为你出头的话,我当时那样开玩笑你都让我去做梦的!”

    “嗯,你知道真相不就好了。”

    “可是她们不知道啊!”

    谈梨撑着脸颊,侧过来仰着头笑看她:“可是她们不重要啊。”

    盛喃噎住。

    半晌盛喃气得埋桌恼怒:“啊呜呜说不过你!你半点火气没有,我倒是快被气死了!”

    谈梨笑眼弯弯:“我也不是完全不生气。”

    “嗯?”盛喃描述抬头。

    谈梨抬手,不爽地敲了敲手机键盘上的某条评论:“唯一一次送礼物和合照,就送给这样一个人……以后别叫他电竞渣男了,叫他电竞瞎子吧。”

    盛喃一愣,气笑:“你还真嫉妒人家啊?”

    “嗯。”谈梨认真点头。

    盛喃拍肩:“没事,你会有更好的!那个电竞渣男不值得!”

    谈梨刚想说什么,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她低头一看,面上没心没肺的笑蓦地僵住。

    盛喃看她表情不对,好奇凑过来:“谁的电话啊,你怎么跟看见勾魂使者了似…的……”

    来电显示:性冷淡。

    盛喃:“噗,活该哈哈哈。一定是让你负责的人上门了。”

    谈梨:“…………”

    谈梨给自己做了一万毫秒的复杂心理建设,终于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眼神接起电话:“我——”

    “你刚刚开直播了?”

    谈梨怔住,下意识反问:“你怎么知道?”

    “那动态呢,也看到了?”

    “……”

    性冷淡的声音比起平时格外沉哑,让谈梨不自觉就想起烟雾缭绕里那人在极近处时眸子里的深浅,缠绵的吻,还有他唇间淡淡的烟草香。

    谈梨用三秒的沉默把自己蒸成了“螃蟹色”。

    然后她努力自然淡定地说出了一个“嗯”字。

    手机里,性冷淡似乎隐隐地低叹了声:“难过了吗?”

    “…啊?”谈梨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没有。”

    秦隐轻敲着软度极轻的专业键盘。

    然后他听见女孩笑了下,不在意地说:“而且我都被嘲习惯了。”

    “——”

    秦隐的手指一停。

    【梨子以前症状很轻,最多就是跑去给liar刷过几十万的礼物……】

    【……她抑郁最厉害那时候就是因为liar走出来的……】

    【让她去玩“梦魇”,梦里什么都有。】

    几秒后,秦隐垂下眼。

    他左手神经质似的抽疼了下,可能是幻觉也可能是真实,他抬起无名指,轻轻敲下enter键。

    然后秦隐起身:“我去找你。”

    与此同时,xt平台无数人关注页面刷出了一条新的动态。

    【liar】:

    没送过任何礼物,没在战队基地合影过。

    梨子lizi,我会一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