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55、第 55 章
    第55章

    xt平台的服务器没能承受住几秒内爆炸式激增的访问量,崩了。

    但这并不影响惊掉了瓜的吃瓜路人们展开铺天盖地的讨论——

    即便在役期间,liar也是八百年不发一条动态的典型。和zxn战队的话痨传统不同,他的主页从来干净,一度被狄达直播的时候玩笑称为“神的圣地”,不容一字污染。

    上次约战卓梓期的那条已经算破纪录,还能解释为无奈出面,这次却完全是私人性质的回应,尤其是接近告白似的最后一句话,轻易就点炸了整个xt平台。

    一直怒刷主页的盛喃也在被“炸”之列。

    对着liar和梨子的id以及那句话确认过无数遍,盛喃终于僵着手抬起胳膊,缓慢而颤抖地拉了拉谈梨的衣角。

    “梨哥,我这儿有个东西,可能需要你看一下。”

    “稍等。”谈梨飞快地做了个口型,然后转回手机通话里,“你、你要过来我这边?”

    “嗯,不方便?”

    “也不是,”谈梨心虚地飘飘目光,“我现在和盛喃在一起。”

    “盛喃?”秦隐说,“也好,我过去向她道谢。”

    谈梨怔了下:“道什么谢?”

    秦隐淡声答:“谢谢她之前找不到你的时候,能在第一时间联系我。”

    “……”

    想到那场联系的“后果”,谈梨顿时痛苦地揉住了脸。

    盛喃还试图把谈梨的注意力拉过来:“梨哥,这个你真的得看看。”

    谈梨捂住话筒挪开手机,语速压得快且轻:“等一下。我打完电话再说。”

    “可——”

    没等盛喃圈出重点,谈梨松开话筒把手机拿回来了。

    盛喃没敢声张。

    谈梨的手机里则是一阵沉默。在她严肃思考要怎么打破僵局还能婉拒秦隐露面时,电话里传出个低低的浸一点哑的声音:“不想见到我?”

    不知道是这声音太犯规,还是某人太心虚,听见后谈梨眼神一抖,立刻就绷直了腰想都不想地反驳:“不,没有,怎么会。”

    “…”对面轻笑了声,“那我过去了。”

    谈梨垂死挣扎:“但我现在在校外,麻烦你过来的话是不是会不方便……”

    “松树里咖啡馆,是吗?”

    谈梨一懵:“你怎么知道?”

    “你刚刚的直播我看过了,”秦隐声音低缓,“我在路上,待会见。”

    谈梨只能含泪答应:“好。”

    谈梨刚挂断电话,不等给自己一个哀痛的时间,就见盛喃的手机拍到她面前——

    “xt平台都要爆炸了,你还在优哉游哉地和你男朋友打电话。”

    “嗯?”谈梨放下手机,“又出事了?”

    盛喃已经处于过度震惊后的麻木状态,闻言没表情地敲桌:“嗯,出大事了,对你是梦想成真,对其他人大概是山无棱天地和,世界末日近在咫尺。”

    谈梨接过盛喃手机,笑:“什么事情能有这么夸张的——”

    沉默三秒。

    和盛喃期待的任何反应都不同,谈梨看完以后慢慢皱眉,手指戳开liar那条动态下的评论区,同时问出了和热评第一一模一样的问题:

    “liar被盗号了?”

    【电竞渣男的号也敢盗吗?】

    【只有卧槽能表达我此时此刻的感受】

    【是我做噩梦了吗?有没有人能来抽醒我,这个噩梦太可怕了。】

    【这这这第一句我都能理解,虽然以前的lai神肯定懒得搭理这种跳梁小丑,但被编排太久辟谣一下也算情理之中……但谁能给我解释一下,最后一句艾特那个梨子是在干嘛?】

    【回楼上,像告白】

    【卧槽,难道?】

    【卧槽?难道!】

    【别难道了,明显就是liar看不下去你们这么欺负他家女粉,出来回复梨子那句“谢谢你一直在”的话嘛】

    【看不下去+1,作为lai神男粉我都看不下去了。平心而论,梨子的颜值操作人品全都是优秀以上的水平,当初刷火箭那事明明就是战队宣传和liar没商量好最后放了她鸽子,就这样她都任骂任嘲了两年,没追究没作妖没矫情,反而什么时候都把维护liar利益放在第一位上——现在你们逮着屁大点事,被人一煽风点火就摆出要集体网暴人家的架势,我就好奇问问:到底是她嫉妒那个满嘴谎话的绝世白莲,还是你们嫉妒她?】

    【……】

    谈梨慢吞吞把手机扣回桌面。

    盛喃小心问:“看完了?”

    “嗯。”

    “什么感觉?”

    “站出来帮我写小论文维护我的那个小哥哥——”

    “嗯?”

    谈梨回眸,一展笑颜:“好帅,想嫁。”

    盛喃:“……”

    盛喃气得咬牙,伸手过来探她额头:“你发烧了吗?清醒一点,第一个站出来维护你的可是你男神liar,还说了那么容易叫人误会的话,你想嫁也应该想嫁他啊!”

    谈梨眼神无辜:“他维护我了吗?”

    “当然了,你自己看嘛!”

    “我看了啊。”谈梨低下头,指着手机给盛喃做阅读理解,“你看第一句,明显只是消灭谣言。”

    “这谣言都传了几年了电竞渣男什么时候care过?他早不消灭晚不消灭,偏偏就在你被那个狗白莲带节奏的时候消灭?”

    谈梨赞叹点头:“缘分啊。”

    盛喃磨牙:“那第二句呢,这句总跟破谣言没关系了吧?”

    “唔,liar回复粉丝,刚好那个粉丝是我?”

    “…你这话你自己信吗??”

    “信啊,为什么不信?”

    谈梨拿起面前的咖啡杯,抿了一口。凉掉的咖啡淡了香气,只剩下满口的苦涩。

    她有点想念自己的压片糖了,但是包不在身边,就算在,包里的糖盒也早就空了。

    谈梨放下杯子,回过头,托着脸颊朝盛喃明艳地笑:“别人都可以不信,我必须信。”

    对上那双晶亮又黯淡的眸子,盛喃只觉得喉咙发紧,想说很多话又说不出来,最后她只艰难地挤出一句:“可是你喜欢了他这么些年,好不容易有一个机会他就在你面前了,甚至主动朝你伸出手了,你难道就不想——”

    “嘘,别动摇我。”谈梨朝她眨眨眼,故作神秘,像个憋着坏劲儿的小疯子。

    盛喃停住。

    谈梨坐回身,懒洋洋地玩笑着:“有些想法只适合藏在心底,不能说。因为开口就会打开那只潘多拉魔盒,放出多可怕的东西,谁都不知道。”

    “可是……”

    盛喃还想说什么。

    “最最重要的一点是,”谈梨温柔打断,“在今天之前,我还可以肆无忌惮地表达喜欢,但现在不可以了。”

    盛喃眨了眨眼,想到什么:“你是说秦隐?”

    “今天开始,我可是正式有男朋友了,需要负责的那种。”说到这儿,谈梨揉了揉脸,丧下来,“你有时间想那些有的没的,不如先帮我想想,等下我们要怎么面对他。”

    盛喃回神,警觉:“嗯?为什么我也要面对他?”

    谈梨一顿,抬头,露出无害微笑:“我刚刚不是告诉你了吗?他说他要过来。”

    “…你什么时候说过哇!?”

    秦隐从咖啡厅门外进来时,不意外地吸引了一室目光。

    盛喃趴在沙发椅的盲区里看了几秒,回过头来感慨:“啧啧啧,才两个月不见,你男人怎么更帅了?光看这张脸我觉得我迅速校正了认知——你的选择没错,还是他好。”

    谈梨轻撇唇角,笑:“你能不能有点立场?”

    盛喃一本正经地说:“在这种人间绝品的颜值前,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立场的。”

    谈梨:“你以后找男朋友千万找个容忍度高的,不然你就等着泡在他的醋海里花式游泳吧。”

    盛喃装没听见:“讲道理,你扑都把人扑了,准备什么时候给全校女生寄道歉信?”

    谈梨猝不及防,呛了口咖啡:“咳咳……”

    不偏不倚,那道修长身影就在此时停在两人桌旁。

    秦隐把那句话听得清楚,事实上,这也不是他第一回听到这个说法了。秦隐把手里挺立的黑色纸袋随手递给谈梨,他垂眸看向她:“道歉信?”

    谈梨刚拿纸巾擦完嘴角,抬头一边装傻一边转移话题:“啊,你来了啊,这是什么?”

    “你落下的贝壳包。”

    “……”

    谈梨刚碰到纸袋的手一僵,被迫第无数次回忆起她非常想失忆的那一幕。

    秦隐看出她的不自在,唇角淡淡勾了下。盛喃还在,他没为难谈梨,只朝着坐在谈梨里侧的盛喃略一颔首,便在谈梨对面的沙发椅前坐下了。

    盛喃却跃跃欲试:“噫,谈梨没跟你说过道歉信的事情吗?那是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说起的,说假如你以后有了女朋——唔唔唔?”

    谈梨淡定地松开那只被她塞进盛喃嘴里的曲奇饼,拿起纸巾擦掉手指上的饼干碎屑。

    在核善地看了盛喃一眼后,谈梨微笑着转回去:“别听她胡咧咧,我们什么都没说过——你喝点什么?”

    这转移话题的方式堪称粗暴。

    在秦隐落座后,服务台那边走过来一个女服务生。人还没到桌旁,脸上已经泛起红了:“先生,这是饮品单。”

    秦隐随便点了杯黑咖,将菜单递还给服务生:“谢谢。”

    服务生红着脸说不客气,刚接回餐单,目光就在秦隐垂下的手上停住了。服务生犹豫了下,问:“先生,您的手如果弄伤了,我们服务台那边有药箱可以帮您处理。”

    秦隐微怔。

    脑袋凑在一起的谈梨和盛喃也意外地抬头,一齐顺着服务生的目光看向秦隐的左手——

    在那人修长冷白的指节上,拓着一块刺眼的浅红印子。

    【…过来。】

    谈梨眼神一炸。

    她想都没想,扔下包一把握在了男人的左手上,挡住那处罪恶的痕迹——

    “没关系,他不用。”

    服务生愣了下。

    过来前她还在和同事讨论两个女孩里有没有这个男人的女朋友的问题,现在看来答案明显——

    被做了这么亲密的行为,男人却纵容得一点意外反应都没有。

    等服务生遗憾远去。

    谈梨僵了几秒,在对面和身旁两人的目光下,她慢吞吞地一根根松开手爪:“啊,那个,我……”

    秦隐还是第一次见到谈梨这么窘迫的模样,有点想继续看,但到底还是不忍她太为难。

    秦隐极淡地笑了下,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

    “…好。”

    谈梨气若游丝。

    在男人的背影远去后,震惊的盛喃终于慢慢回过神,转头:“那是,你咬的?”

    “嗯。”谈梨闭着眼,绝望撑额。

    盛喃敬佩得直摇头:“你真的不是人啊,梨哥。”

    谈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