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56、第 56 章
    第56章

    晚餐是秦隐请客,作为对盛喃的答谢,就在街角那家四星级酒店楼上的西餐厅里。

    从车里出来,对着金碧辉煌十米吊顶的酒店大堂,谈梨表情略微心虚。

    盛喃和谈梨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关系,对于谈梨的情绪表露再熟悉不过。她往谈梨那里歪了歪上身,打趣问:“你这什么表情,跟被人拿刀架了脖子似的?”

    谈梨张口又闭上,最后一脸复杂,苦口婆心地拍了拍盛喃肩膀:“你还小,你不懂。”

    盛喃:“……”

    盛喃属猫的,好奇心最重,缠着谈梨半天没问到原因,她也发了狠:“你家绝品这么款待我,看来我得诚实地跟他聊聊给全校女生寄道歉信是怎么一回事了。”

    谈梨一把拉住,叹气:“我们姐妹情深十几年,还比不过一个男人。”

    盛喃免疫她这一套:“少来,说不说。”

    “…说。”谈梨无奈,“其实就是另一个道歉信的故事。我上次和他一起去老蔡网咖,老蔡说要给我们在包间里加单人床。”

    盛喃乐了:“这老板很有商业眼光啊。”

    谈梨凉飕飕地剜她一眼。

    盛喃:“咳…所以呢。”

    谈梨双手往上衣口袋里一插,满不在乎地说:“那我能认输吗?当然不能。所以我当时就跟老蔡说,我在这间酒店办了会员,真想睡秦隐立刻就能开个行政套房。”

    盛喃:“噗。”

    谈梨叹气:“结果马失前蹄,被那个性冷淡听见了半句——我也不确定他到底听到了多少。”

    盛喃忍不住笑了:“懂了,难怪你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我不是心虚,”谈梨狡辩,“我只是怀疑他在‘报复’我。”

    这样理直气壮地说着的时候,谈梨抬眼看向秦隐的方向——

    酒店大堂的服务台前,身量修长的男人微倾下身,微屈的手指扶着预订信息单,在纸上唰唰地写着什么。

    服务台后的两位前台小姐都站起来,即便隔得太远听不到声音,只从表情也判断得出她们有多芳心荡漾。

    而荡漾的对象……

    男人最后一字落笔,眉眼冷淡地垂着,似乎说了句什么,然后就冷酷无情地转身离开了。

    盛喃嘴角抽了抽,跟着收回目光:“我觉得你多虑了,就你男人这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场,肯定不是这种人。”

    谈梨闻言冷笑:“他不是这种人?他骚起来简直不是人。”

    “嗯??”

    盛喃嗅到了八卦的味道,立刻坏笑着凑上来。但这次无论她怎么威逼利诱,就算拿道歉信的事情威胁,谈梨也死活不肯开口了。

    晚餐过后,三人下到酒店门廊,谈梨要送盛喃去机场。

    “时间太晚了,你就不用再陪我们折腾了,”谈梨钻进车里后,探出头对秦隐说,“明天还有早课,你先回学校休息吧。”

    秦隐淡定地把女孩搭在车门上的爪子拿下来,放进去:“你也知道太晚了?”他关上后排的车门。

    “啊?”降下的车窗里露出女孩迷茫的脸。

    秦隐:“已经这么晚,你自己一个人回来我不放心。”

    谈梨怔神的工夫,秦隐坐进前排的副驾驶座。她反应过来,扒着副驾驶座的真皮座椅,从头枕旁边的缝隙里歪了歪脑袋。

    秦隐听见动静微侧过身,就见小姑娘趴在他身旁笑:“咦,这就是有男朋友的感觉吗?”

    秦隐抬手,点了她探过来的额头一下:“坐回去,系好安全带。”

    谈梨一见他这样改了冷淡、低声温和的模样,总忍不住想逗他:“那我要是不想,你要怎么办?”

    秦隐问:“你想我怎么办。”

    “我想你……”

    谈梨故意把尾调拖得有点长。

    她的眼睛里亮起某种似曾相识的蔫坏的光彩。

    “好。”不等她说完,秦隐了然垂眸,勾了下唇角。

    谈梨:“我还没说完。”

    “我说好,”秦隐重复一遍。他垂着眼,声音压得低哑,似笑未笑,“…求你。”

    被猜中坏主意,谈梨惊住。

    过几秒,她沮丧地揉了揉脸:“你赢了。”她坐回去,听话地系上安全带。

    全程透明的盛喃终于忍无可忍,绝望地转过头:“你再这样,我可就跳车了啊。”

    谈梨无辜:“我哪样了?”

    盛喃气道:“你就差把‘张嘴,恰狗粮’五个大字写在脑门上了。”

    谈梨更加无辜:“我哪有?”

    盛喃气卒。

    副驾驶座上,秦隐从后视镜里检查过谈梨身上的安全带确实系上了,刚要收回视线,就对上盛喃悲愤的目光。

    他停住,唇角淡勾了下:“小孩儿第一次谈恋爱,不懂事。你多包涵她。”

    盛喃:“……”

    玛德这虐狗的世界。

    而秦隐身后,谈梨微眯起眼,眸子里掠过点不同的情绪。

    只是最后还是顾忌盛喃在,谈梨慢吞吞垂下眼,也把心底那点焦躁压了下去。

    p市国际机场。

    秦隐没打扰两个小姐妹单独相处的时间,等在航站楼外,顺便处理了一下他那条“澄清动态”带来的遗留问题。

    “可以啊lai神,你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了,知道平台里被你搅和成什么样了吗?”肖一炀在电话里气哼哼地控诉,“尤其是我,一个两个的见着我就打听你和你那个女粉到底什么时候暗通款曲了!”

    秦隐难得没嘲讽回去:“辛苦。”

    肖一炀:“废话,当然苦。小组赛都开始了,我还得受你这波及——怎么样,作为诚意,这周四我们队的比赛,你是不是应该到场慰问一下?”

    秦隐:“不去。”

    肖一炀:“你好不容易退役了,不想感受一下坐在观众席观战的感觉?”

    秦隐冷淡地笑:“你不怕你们那场比赛因为观众席骚乱被迫中止?”

    肖一炀:“……”

    换了别人没可能,但如果是liar,一旦被认出来,那恐怕骚乱都是最轻度的形容了。

    想象了下那个场面,肖一炀已经吓出一身冷汗了。

    认真思考几秒,肖一炀说:“我给你在后台找个工作人员观战区?”

    秦隐:“不用了,我也没时间过去。”

    肖一炀:“你会忙什么?大学,尤其刚上大一那点课业,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吧?”

    秦隐回答得十分自然随意:“陪女朋友。”

    肖一炀咬牙切齿:“有了女粉就忘了兄弟。”

    秦隐再次纠正他:“是谈梨,不是女粉。”

    肖一炀更气了:“你这个见色忘义的狗男人。就你女朋友那日天日地的性格,知道真相以后不吃了你才怪。”

    秦隐半垂着眼,闻言冷淡撩人地低笑了声:“谢谢夸奖,我乐意。”

    “……”

    肖一炀这边气得失语,秦隐若有感应地回过头。

    隔着半米,秦隐一抬眼,就见他那个“日天日地”的小女朋友趴在他身后的玻璃门里面,乌溜溜的黑眼睛一动不动地瞅着他。

    跟只小壁虎似的。

    路人惊疑地看着,秦隐却带点笑意垂了眼,他屈指叩了叩女孩鼻尖位置的玻璃:“出来。”

    偷听被抓,谈梨也不心虚,若无其事把手插回上衣口袋,溜达溜达地就从旁边的航站楼门里绕出来了。

    秦隐三两句挂断电话,把手机插回大衣口袋。

    谈梨恰停在他面前。

    她也不说话,就睁着乌黑的眼,仰脸看着他。

    秦隐没跟她斗耐性,伸手给小壁虎顺毛:“怎么了?”

    谈梨往他身前一迈步,躲开了他的手。眼睛和眼睛、呼吸和呼吸的距离更近。

    气氛暧昧,谈梨却一副搞学术研究似的严肃模样,认真地观察着他的眼睛:“你有前女友吗?”

    这问题难能叫秦隐也一怔。

    须臾后,他垂眸淡笑了下,却不直接作答:“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谈梨抿着唇不做声。

    秦隐回忆了下,很轻易就想起来路上他说过的那句话。

    【小孩儿第一次谈恋爱,不懂事。你多包涵她。】

    原来是这个。

    秦隐抬手,摸了摸女孩脑袋:“这样就吃醋了吗?”

    “这、样、就?”谈梨忍着被顺毛的不爽,微微磨牙,眼神凶狠得随时能叨他一口的模样,“你的意思是我以后还有更多的醋会吃吗?”

    “以后不会,但是……”

    “但是什么?”

    秦隐一看见这个气鼓鼓模样的小姑娘,眼底笑意就忍不住压不下。他手滑下去些,隔着柔软长发扶住女孩后颈。

    秦隐自己则微微俯身。他作势吻她,但并没有真的吻上去,而是隔着几公分就停下——

    “但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翻旧醋吃。”

    谈梨眼神一凶,忍了忍却还是没忍住,她踮起脚尖在那人唇上轻咬了口,然后才落回来,凶巴巴问:“真的有前女友吗?”

    秦隐垂眸,禁不住低哑笑意,他把面前的小姑娘抱进怀里:“不会有,所以不要怕。我是你一个人的。”

    谈梨在他怀里怔了下。

    僵着的手慢慢从口袋里拿出来,然后她迟疑地攥上他的衣角。

    小刺猬竖起的刺慢慢软下来。

    过去好一会儿,她才闷声闷气地在他怀里问:“我这样会不会很讨厌。”

    “不会。”

    “那我能再亲你一下吗,刚刚就亲了一下。”

    “……”

    几秒后,一声低哑的笑在她面前的胸膛里荡了圈,那人退后半步,靠到这角落的玻璃门上。

    他半撩起眼来,似笑非笑地看她:“我和你谈恋爱,你对我见色起意?”

    “因为真的把你当男朋友了所以才……”谈梨解释到一半,就在那人眼底看见了得逞的情绪。

    她噎了下。

    几秒后,想通什么的谈梨同学恼羞成怒,余下的解释咽回去,她上前一步,攥起那人大衣里面的衬衫衣领。

    ——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某个性冷淡斜倚在玻璃门墙角的高度,恰好足够她踮着脚够上来。

    谈梨凶着脸,俨然一只漂亮的小恶霸:“嗯,我就是见色起意,你说,让不让亲第二下!”

    秦隐失笑,还搭在她后颈的左手一抬,几根手指安抚地轻扣了扣她的颈。

    “…随你。”

    机场的高架旁夜凉如水。

    风拂得角落里影子窸窣,呼吸在昏暗里纠缠,升温,亲密把这夜色烧得如灼如荼。

    在某个间隙里,眼睛湿润乌亮的女孩含混地问:“周四,陪我去看比赛好不好。”

    秦隐抱着已经钻进他大衣里的女孩,微皱了下眉。

    谈梨不满,踮了踮脚,咬得他闷哼了声:“不好么。”

    秦隐叹声。

    呼吸又被她掠走,他纵容地扶着女孩的颈,任她予夺。

    “好。都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