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57、第 57 章
    第57章

    高校电竞联赛就在下个月初,电竞社里的大家原定是把多数空余时间都拿出来训练比赛,周四也不例外。

    因为观赛邀约,谈梨和秦隐的计划临时更改,所以在周一晚上的社团例会后,谈梨主动跟社团成员提起。

    “没事没事,”马靖昊很看得开,“梨子你怎么也是职业二队的水平,除了磨合问题外,参加这种高校级的电竞比赛对你来说不在话下嘛。少一次两次训练也没什么。”

    谈梨灿烂地笑:“好,我到时候给你们带选手签名啊。”

    社员们一听都来劲了:“我要sheng神的!”

    “一炀哥一炀哥!”

    “我想管一炀哥要lai神的签名。”

    “…草还能这么操作?这也太犯规了,能的话我也要!”

    “别做梦了。liar那种从来不在公众场合露脸的,只有几次周年纪念日施舍营业,见字不见人地签了一点作为礼物,一共也没几张流传在外。”

    “现在他一退役,更是绝版了啊。”

    活动室里安静两秒,突然有人想到什么,好奇地问谈梨:“梨哥,你有liar的签名吗?”

    谈梨似乎没想到话题会突然落到自己头上,怔了下才弯眼笑:“本来可以有,但是我没要。”

    “咦?”

    众人一齐惊讶回头。

    谈梨没在意:“就是两年前liar的入队周年纪念日那次,zxn的工作人员后来联系我说要补偿他的签名照。”

    几人恍然,马靖昊大着胆子问:“那你为什么拒绝了啊?”

    谈梨弯着眼角:“我没有直接拒绝。”

    “嗯?”

    “我当时好像是说,如果能让liar把他跟我说的那句话签在上面,那我就要,不能就算了。”

    “……”

    马靖昊明显是噎住的表情。

    反应过后,活动室里社员们笑起来。马靖昊都忍不住感慨:“不愧是你啊,梨哥。”

    谈梨翘了翘唇角,眼底笑意跳动。只是很快她就察觉什么,往身旁侧了侧头——

    每次开例会必然倦懒得魂游天外的某个性冷淡,此时正撩起眼,眸子深深地盯着她看。

    谈梨反思一秒,心虚三秒,然后无辜眨眼:“他们先提的,不是我。”

    秦隐知道谈梨误会他的意思了,但也没说什么。他顺着自己心意抬起手,习惯成自然地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

    “嗯。”

    这动作顺手得让场面静止了零点几秒。作为社长,马靖昊义不容辞地担负起咽下狗粮活跃气氛的重任——

    “隐哥,你周四也去看比赛?”

    秦隐视线淡淡一转。

    谈梨替他开口了:“他和我一起去。怎么了,不方便吗?”

    马靖昊:“也不是……”

    “方便,”秦隐淡淡接话,“高校联赛里我只是名额替补,不会出场,不参加训练也没关系。”

    提起这个,马靖昊就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隐哥,你真的不参加正式比赛吗?再考虑考虑吧。”

    秦隐冷酷无情:“菜,不去。”

    马靖昊含泪噎住。

    谈梨被迫想起自己自从和某人双排以后,就再也没上过王者的积分——

    她认真点头:“我作证,他是真的菜。”

    “梨哥,周四那天我也去看比赛,你们在几排几号位置啊,离得近的话可以找人换到一起坐。”后勤部有人插话。

    谈梨回忆了下:“我找人帮我买的,是内场票,第一排。具体位置还没告诉我。”

    “卧槽?”

    “内场票?第一排??那得炒到几千甚至上万一张了吧。”

    “妈耶,我一直猜到梨哥有钱,没想到这么有钱。”

    “富婆,求包养。”

    “我也求我也求。”

    “……”

    不知道谁先带头的一句玩笑,几个人起哄闹她,谈梨托着下巴笑:“那不行,我已经包了最漂亮的小哥哥……了。”

    话声在尾音处犹豫了下,然后停住。谈梨迟疑地回眸,看向秦隐。

    她性子野惯了,再加上做直播和水友们骚话胡闹,开玩笑是常有的事。但就像秦隐说的,谈恋爱她是第一次。

    这样正式而认真地和一个人交往,学着克制和小心翼翼,不希望在过程中会触到让他不舒服的区域,也是第一次。

    就像现在,她不知道自己在有别人在时,这样的玩笑会不会让他不满,所以不安地回过头来看他的反应。

    秦隐察觉抬眸,和谈梨甫一对视,他就读懂了她那些小刺猬似的别扭又生涩的心思。

    秦隐挪开视线,接得淡定自若:“嗯,包养关系,终身制合同,你们就不要想了。”

    “……”

    已经日渐习惯校内某知名性冷淡的双标行为,被塞了一嘴狗粮的社员们集体转开脸。

    例会在嘻嘻哈哈里结束。

    散会后,马靖昊拉着秦隐做最后的挣扎,试图劝说他参加联赛。谈梨不想被当枪使,在马靖昊求助前就朝秦隐眨眨眼:“我到活动室外面等你。”

    说完她就很没情意地溜了。

    作为校内典型的不受宠学生组织,电竞社团的活动室分配得也比较“偏僻”,位于f大某边缘教学楼的地下室层,而且在最边角——除了电竞社自己的人外,基本不会有人过来。

    这会儿其他社员已经离开了,谈梨靠着活动室外的墙壁,单脚脚尖戳着地,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晃着。

    直到她面前,一道阴影投下来。

    谈梨本以为是秦隐,笑脸一展仰起头,然后就看见了另张脸:“葛静…学长?”

    谈梨属实有点意外。

    自从那次二面那次在机房外,谈梨为维护秦隐和这位学长言语锋芒过一番后,这位学长已经极少和她搭话了。

    这样说起来,完全不交流好像是从电竞社那次迎新聚餐活动后。

    所以她那次果然是喝醉了还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了吗……

    谈梨正努力回忆,就见葛静犹豫着开了口:“梨子学妹你,和秦隐关系,越来越好了哈。”

    谈梨回神。

    她眼神动了动,然后便捧起灿烂的笑:“我们已经正式交往了,关系好这个说法听起来奇奇怪怪的。”

    葛静的眼神黯了黯,似乎还有点挣扎。

    谈梨实在不喜欢这弯弯绕绕吞吞吐吐的气氛,所以耐着性子主动开口:“学长,你是有什么话想说?没有我就……”

    葛静狠了狠心,说:“梨子学妹你性格太直率,也太单纯,我怕你被、被人骗了。”

    谈梨:“?”

    葛静咬牙:“你辛辛苦苦做直播赚的钱,却拿来几千上万的帮你男朋友买比赛的看票。我知道你肯定不计较,但、但还是想劝你小心一些,不要这么天真,万一他,他真的就是——”

    “就是看中我的钱?”

    谈梨中途就回过神,此时终于忍不住带着笑弯起眼角,插话问道。

    葛静表情变了变:“我知道是我多管闲事了。”

    谈梨摇摇头:“学长,我知道你是确实担心我,也非常感谢你的提醒。只是因为我个人的问题,我和秦隐之间……”

    谈梨停住,私密关系的问题她并不想向外人分享,所以她最后只认真对葛静说:“不管怎么说,谢谢学长的好意。”

    葛静看出谈梨对秦隐的情感信任度远不同于往日,他也不想再自讨没趣,告别之后就黯然离开了。

    秦隐出来时,走廊上只有谈梨一个人。

    小姑娘把玩着垂在身前的长发,唇角半勾半翘的,似乎正垂着眼回忆有趣的事情。

    秦隐走过去,“在想什么。”

    谈梨被这清冷声线拉回意识,不等抬头已经笑靥明艳:“你猜。”

    秦隐还未开口。

    谈梨得寸进尺,呲着牙灿烂地笑:“猜不到就算你输哦,输了的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小坏蛋最擅长耍无赖。

    秦隐看出她不急着离开,索性半靠上墙面,成一个锐角把女孩藏在身前:“嗯,我认输。”

    他声音淡淡,语气一贯纵容。

    谈梨得逞地笑:“其实是有人提醒我,不要辛辛苦苦赚一点直播钱,还被你骗财骗色了。”

    “……”

    秦隐一停。

    须臾后,性冷淡懒洋洋地撩起眼,缓声重复,声线压得低哑、似笑而非:“骗财骗色?”

    谈梨无辜脸:“不是我说的。”

    秦隐:“谁说的?”

    谈梨:“不行,不能说,人家好心提醒我,我不能转头就把人卖了。”

    秦隐:“那你信了?”

    谈梨没急着回答,慢吞吞地眨了眨眼,然后她才往秦隐眼皮子底下靠近一点:“你说我……要不要信?”

    这话要贴近了说,才有谈梨最想要的效果。但20公分的身高差距显然不好逾越。

    谈梨费劲地踮起脚尖,又落回去,她微眯起眼,抬爪朝秦隐勾勾食指:“男朋友你要自觉,你有一个比你矮20公分的女朋友,她想撩你的时候,你得配合她,俯低一点。”

    性冷淡的薄唇微勾起来。

    他听话地抬起胳膊,半环在女孩肩侧,然后压低上身:“这样?”

    谈梨看着只剩十公分距离的秦隐,笑得促狭,她继续勾手指:“再低点。”

    “够了?”最后五公分。

    “再低点。”

    “……”

    秦隐终于垂眸,藏住眼底压不下去的淡笑,“小孩儿,你脑袋里每天都在想什么?”

    谈梨了然地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唔,怎么在你身上多占一点便宜?”

    说完谈梨自己也笑了,“这样说的话,你骗财我骗色,很公平……嗯,站住不许动,这是你刚刚认输要付的代价——让我亲一下。”

    话未结束,谈梨已经笑眼弯弯地吻上他的唇角。

    送谈梨回寝室的路上,秦隐想起谈梨说的那个骗财骗色的前提:“最近直播累吗?”

    谈梨没心没肺地说:“最近不直播,请假半个月还没结束,不能浪费。”

    秦隐:“不想直播了就解约吧,违约金我已经准备很久了。”

    谈梨怔了下,驻足回眸。

    秦隐也停下来:“让你骗财骗色,不好么?”

    谈梨认真想了想,摇头:“不好。”

    “嗯?”

    “还是我包养你吧,”谈梨恢复明艳灿烂的笑,“这样金主爸爸骗色的时候更安心。”

    秦隐垂眸,无声莞尔,没和她计较那些乱七八糟的用词——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