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58、第 58 章
    第58章

    昏暗里,谈梨正扶着秦隐的手臂,她能明显感觉到衣衫下那人肌肉微绷的力度,像是一瞬间变得冰冷而锐利。

    谈梨不解地抬头,轻声问:“怎么了?”

    “……”

    秦隐冷冰冰地收回视线。

    偷拍的是过道旁边刚刚在议论他的两个女孩,发现自己被察觉后,她们已经立刻把相机收回去,装作认真看比赛的样子了。

    “没事。”

    他低声安抚谈梨,在女孩身旁坐下,下意识地微侧着身,尽力使她的身影不暴露在过道那边的视野里。

    谈梨歪过头,几乎靠在他肩上,轻着声戏谑:“你刚刚可不像是没事的反应,难道有人趁黑占你便宜吗?告诉姐姐,姐姐帮你揍他。”

    “…没大没小。”秦隐淡淡一笑,点开她靠过来的额头,“刚刚有人偷拍。”

    “啊?”谈梨意外地眨了眨眼,“我已经这么有名气了吗?”

    秦隐垂眸,似笑非笑:“是之前说话的那两个人,拍的也应该是我。”

    谈梨不满地鼓了鼓脸:“嘁。”

    安静几秒,秦隐的视线刚落上屏幕,他旁边那颗小脑袋又歪过来:“但是这么黑,有人偷拍你竟然也看得到?”

    秦隐在看两方的英雄禁选情况,对谈梨也未设心防,淡声便答:“这种环境下,我对镜头比较敏感。”

    “咦,为什么?”

    秦隐唇动了下,理智回归,话也停在出口前。

    身为liar的那三四年,圈内各路媒体和粉丝里最不缺的就是想要探知他真面目的人。zxn战队后勤部门的工作人员玩笑时都说过,“liar的每一次对外公开行迹的活动对我们来说都是一场战争”。

    而作为“战利品”,liar本人也早就被锻炼出这种成为本能的敏锐度。

    今天的环境把它带回来了。

    秦隐转落回眼。

    不等他开口,谈梨已经自己悟到了答案:“难道这就是太帅的烦恼?”

    秦隐:“……”

    谈梨顺着黑暗里秦隐和她搭在一起的手,十分“体贴”地拍了拍他的胳膊:“别怕,以后姐姐保护你。”

    秦隐终于褪去眼底因方才插曲生出的肃然,他莞尔,反手扣住女孩的指尖,没给她逃走的机会:“好,我等你保护。”

    这场小组赛战队迎战的是欧洲赛区的一支队伍,对方无论在选手水平还是团队运营上距离战队都有不小的差距,所以肖一炀等人赢得并不费力。

    在对方水晶开始炸裂、场中欢呼慢慢连起时,第一排的谈梨和秦隐已经起身,顺着过道快速离开了。

    场外的天已经暗下来。

    谈梨拉着秦隐走出比赛场馆,穿过马路,很快按照地图索引,到了距离比赛场馆不远位置的一条商业街。

    街角有家人迹稀疏的茶馆,谈梨显然早就探好位置,轻车熟路地找前台确定下订位的情况。

    秦隐一路随她过来,落座后才问:“你喜欢喝茶?”

    谈梨翻着餐单,随口道:“我不喜欢,但是笙哥不喝咖啡或者果茶之类的东西,只喝纯牛奶和无添加的纯茶饮。所以就选了这里。”

    秦隐手指停在桌前:“盛笙要过来?”

    谈梨愣了下。几秒后,她难得有点傻眼地抬头:“我难道……忘记跟你说了吗?”

    秦隐无奈:“嗯。”

    谈梨:“我就感觉我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原来是这个……”

    秦隐没说话,眼底情绪微动。

    单正式比赛,zxn和交手过不少回了。其余环节可以省略,赛后的握手却不能避免——所以盛笙见过戴着口罩的liar,且不止一次。

    和谈梨这些最多见过他那张模糊的侧身队服照的粉丝不同,被近距离面对面过的人认出来的概率……

    “你不想和笙哥碰面吗?”

    秦隐回神,抬眸:“不是。”

    “可你看起来有点不高兴,”谈梨托着下巴,观察着秦隐的神色后认真道,“如果你不想见他,那不见也没关系。你可以去商业街逛一逛,等我和笙哥简单聊几句就出来找你。”

    秦隐:“你跟他说过我会在吗?”

    “说是说了,不过我可以找个理由跟他解释。”谈梨摆出一副包在我身上的表情。

    秦隐沉默几秒,淡淡笑了下:“没关系,我陪你等他。”

    谈梨犹豫:“你真的想吗?”不是她婆婆妈妈,只是之前那几秒里,谈梨都难得见秦隐那么严肃过。

    而此时,面前那人却淡定得仿佛她刚才看见的都是幻觉:“嗯。”

    “那,好吧。”

    谈梨点点头,给盛笙发了一条确认就位的消息。

    商业街街尾。

    两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转进街内。一个戴着眼镜口罩穿着长款大衣,另一个棒球帽连衣帽套得严严实实,全都看不清模样。尤其后面那个,一边走路一边小心观察身周,显得格外形迹可疑。

    走出去几米后,肖一炀的手揣在卫衣外套的兜里,一边冻得瑟瑟一边哀怨地问:“笙哥,你要买什么东西让后勤的买吧,我们这个时间点出来太危险了。”

    盛笙没回头,口罩把他的声音压得有点低闷:“怕什么?你在健身房总不能白举那么久的铁。”

    肖一炀:“话是这么说,可遇见女粉我总不能动粗。”

    盛笙没作声,转回头隔着眼镜瞟了他一眼:“放心吧,你没女粉。”

    肖一炀:“……”

    肖一炀泪流满面地跟上去:“笙哥,你怎么跟liar似的?”

    盛笙眼神一闪,刚要说话,大衣口袋里手机一震。他拿出来低头看了眼,步伐稍加快些:“走吧,人到了。”

    “人?什么人?”肖一炀茫然问,“难道你想买的东西太远,还要送个跨城外卖之类的?”

    盛笙温和地笑:“这趟送来确实很远,不能浪费别人的时间。”

    “哦。”肖一炀云里雾里,也没深究,快步跟上去了。

    几分钟后,两人停在茶楼前。

    肖一炀抬头看看牌匾,又低头看看盛笙:“虽然我很感动笙哥你带我来喝茶,但是不管队里其他人我们吃独食会不会不太好?”

    “别想那么多。”

    “啊?”

    盛笙没再答他的话,拂开门帘进去,和古色古香的木质服务台后的服务员说了句什么,便绕后上楼梯去了。

    肖一炀越发茫然。

    按照他对盛笙的了解,他隐约察觉到前面有个坑,但是是什么坑、在哪儿、目的为何……他都不知道。

    “不上来吗?”盛笙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肖一炀抬头,戴着眼镜的男人站在木质楼梯中间,镜片后笑意温润。

    肖一炀沉默两秒,拽下帽子有点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懒得再去想了:“嗯,来了。”

    来都来了……总不会是要拐卖他。

    盛笙看着明显察觉了点什么但还是跟上楼梯来的肖一炀,笑着叹了口气:“欺负一只二哈太容易有负罪感了。”

    “…啊?”肖二哈停到他身旁时只听见最后一个语气词,茫然地抬头,“笙哥你刚刚说话了吗?”

    “没有,”盛笙微笑,“走吧。”

    “哦。”

    盛笙走在前面,拐出楼梯,温和地问旁边的服务生小姐姐:“您好,请问223号桌在哪边?”

    服务生目光在两人的口罩上停了下,然后抬手示意:“这条过道向前,直走第二个拐角右转,然后一直走到头就是。”

    “好的,谢谢。”

    “不客气。”

    走出去几米,肖一炀确定服务生应该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这才问盛笙:“笙哥,你还真约了人?”

    盛笙温和微笑:“嗯。”

    肖一炀狐疑:“什么人?”

    盛笙更加和善的微笑:“你猜。”

    肖一炀:“这我哪猜得到?”

    话是这么说,但肖一炀思索两秒后还是好奇问了:“难道,帮我联系的相亲?”

    “——”

    盛笙脚步一顿。

    大约是被无比神奇的脑回路惊得不轻,盛笙好笑地看了肖一炀两秒,才抽出手拍拍他的肩。

    “作为补偿,我改天一定帮你联系。”

    “补偿?补偿什——”

    “啊,到了。”

    盛笙话声落时,重新迈开的脚步也停下来。他站在尽头那桌旁,距离沙发椅上侧背对着他们来路的那两道身影只一米左右。

    “晚上好,梨子。”

    “笙哥,你总算来了。我还以为你在路上被哪个女粉打劫走了呢?”

    肖一炀思索着这个称呼茫然两秒,然后看见视线里,一头乳白色长发的女孩侧颜带笑地站起。

    他脚步僵停。

    梨子?

    难道是,那个梨子?

    这边戛然而止的脚步声勾走了女孩的注意力。她回过头,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一点意外的情绪:“笙哥,这位难道是?”

    “忘记介绍了,这是我队友,肖一炀。”

    谈梨朝戴着口罩的肖一炀点头:“一哥好。”

    “你…好。”

    盛笙望向谈梨身侧,薄薄灯光在他镜片上水似的划过。

    盛笙笑问:“梨子,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

    “——?”

    到此时,懵住的肖一炀才察觉谈梨里侧,还有一个身影完全被遮在沙发椅和椅子后镂空木质雕栏阴影里的男人。

    他下意识往前迈了一步,见那道清瘦修长的身影站起,侧颜清隽冷淡。

    “你好。”那人撩眼,眸子漆黑,“我是秦隐。”

    肖一炀:“……???”

    你丫为什么会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