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59、第 59 章
    第59章

    茶馆223号桌,四人围坐。

    谈梨和秦隐并肩坐在一侧,对面分别是盛笙和肖一炀。

    谈梨和盛笙很久没当面见过了,闲聊甚欢,但他们身旁那半张桌的气氛却有点割裂的诡异——

    秦隐一直淡定,从和盛笙、肖一炀打招呼开始他就没什么表情变化,此时也只是望着旁边落地窗外的街景。

    而他对面的肖一炀身体僵硬,眼神凶恶,按捺着挪开的视线每隔几秒就要戳回秦隐身上。

    谈梨起初不察,又和盛笙聊了一会儿近况后,她才终于发觉身旁某两个“陌生人”之间的气场似乎不太对劲。

    趁服务员过来续水的间隙,谈梨往后仰了点,然后飞快地往秦隐那边歪了歪身,声音压得很低:“你认识肖一炀?”

    秦隐眼皮动了动,慢慢掀起。过几秒,他落回视线:“嗯。”

    “?”谈梨惊讶地转过头。

    秦隐淡然接上后半句:“他不是战队的首发中单么。”

    “啊,哦,我不是说这个认识,”谈梨犹豫了两秒,“我以为你们私底下认识,不然他怎么见了你好像跟见了仇人一样?”

    “……”

    谈梨说到最后一句时,服务生恰好抽身离开。

    盛笙镜片后的眼睛笑眯眯的,温和地转过头问:“一炀,你认识梨子的男朋友吗?”

    “不、认、识。”肖一炀磨牙道。

    秦隐撇开视线,薄唇间抿出一声极低的轻嗤。

    肖一炀:“……!”

    这个渣男竟然还敢嘲笑他!?

    盛笙意味深长地看向秦隐:“不认识的话就是第一次见面了,我还感觉你们像相处很久了呢。”

    秦隐交扣的手指一停,他抬眸看向桌对面。

    盛笙朝他温和地笑,点头致意,然后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啊,我知道了。”

    肖一炀:“——?!”

    肖一炀惊慌回头:“笙哥你、你知道什么了?”

    谈梨同样茫然地抬起视线:“笙哥?”

    盛笙微笑地对肖一炀说:“你是在嫉妒秦隐吧。”

    肖一炀傻眼:“啊?”

    盛笙朝肖一炀眨了眨眼:“之前你不是跟我说过,你对梨子一见钟情很久了吗?”

    空气凝结。

    谈梨:“……”

    秦隐:“?”

    肖一炀:“???”

    对着肖一炀惊恐的眼神,盛笙仍微笑不变:“难道不是吗?那看来是我记错了,还想说带你见见梨子作为惊喜……不过既然不是,那你对秦隐太不见外了,我都要以为你们——”

    “是!”

    肖一炀咬牙打断。

    他含泪转头,斜过桌子面向谈梨:“我喜欢你很久了,今天见到你很开心——不过你放心,既然你已经有男朋友了,我绝对不会打扰你们的,祝你幸福!”

    棒读完告白,肖一炀愤而起身。

    盛笙问:“你要先走?”

    肖一炀忍了忍,丧气道:“没,我去给我的暗恋对象买最后一单,然后去楼下等你。”

    说完,肖一炀把盛笙连人带椅子泄愤地往后一拖,从他面前的空隙出去了。

    盛笙遗憾回头,温声笑:“啊呀,生气了。”

    全程茫然的谈梨终于回神:“你们是在队里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活动,然后一哥玩输了?”

    盛笙:“算是吧。”

    谈梨叹气,扶桌起身:“难怪一哥今天这么奇怪……笙哥,你肯定又欺负人了。”

    盛笙扶了扶眼镜:“好像是。你要做什么去?”

    谈梨从桌下拿起账单小本,示意了下:“总不能真让第一次见面的人买单……说起来,圈里传一哥路痴严重,没想到是真的啊,他刚刚跑走的方向似乎是后厨?”

    盛笙习以为常:“没关系,待会总会有好心人领他到楼下的。”

    谈梨:“……”

    知道不能指望这个没什么队友情的,谈梨回头看向秦隐:“我去买单,你帮忙把一哥领回来?”

    “好。”

    谈梨放心地下楼买单去了。

    秦隐起身离桌,与坐着喝茶的盛笙各自平视两处,在无言的安静里擦肩而过。

    然后茶盏落桌,叩出一声轻响。

    “liar。”

    “——”

    秦隐停身。

    周日,谈梨心安理得地翘掉了应雪容的绘画课,在寝室里赖床到八点多。九点半是社团约好的训练时间,她趴在床上,晃着脚丫考虑接下来的一个小时要怎么消磨。

    杜悠悠的电话就是这时候打进来的。

    一看到来电显示上“xt平台”的前缀,谈梨就有点烦躁。她揉了揉头发,耐着性子接起电话:“杜小姐姐,我请的半个月假应该还剩两天,不要提前这么久催促我开播吧?”

    “不是不是,梨子你误会了,我不是为开播的事情找你的。”

    “?”谈梨慢吞吞仰起脸,“那是为什么?”

    杜悠悠问:“你这两天又没进过平台吧?”

    “嗯,私信评论太乱,懒得看。”谈梨一顿,懒洋洋地问,“怎么,又出事了?”

    “算是,吧。”

    “和我有关的?”

    “理论上来说,和你其实没什么直接关系……”

    谈梨懒声打断:“那你大早上扰我清梦,就是为了一件和我没关系的事情?”

    杜悠悠吐出转折:“but,和liar有关。”

    谈梨一怔。

    电话里安静几秒。

    谈梨从床上爬起来,声音慵懒散漫,还带着初醒的一点喑哑:“看来我要发个通告,公开声明一下了。”

    杜悠悠:“啊?声明什么?”

    谈梨不紧不慢地爬下床,手机开了免提扔在桌上:“声明从今天起,liar的第一女粉这个称号我退位让贤,转为幕后事业粉——什么时候他要复出,你们再来通知我就够了。”

    杜悠悠似乎噎了几秒,干笑:“也不用这么绝情吧,他的私事你就一点都不想知道了?”

    “不想。”

    谈梨答得斩钉截铁。

    但是几乎话音刚落的第一秒,她的脑海里已经飞快地掠过一幅图像去:liar退役那天刊登在xt平台首页的侧身照,也是他们这群卑微的粉丝们唯一拥有的liar的留影。

    低压的棒球帽下和黑底白字的口罩上方,那双漆黑的眼在她脑海里深深地烙印着。

    谈梨垂眸,有点烦躁地轻啧了声:“…又被你吊起来了。”

    杜悠悠:“啊?”

    “最后一次,你说吧。”谈梨放弃地把自己扔进电竞椅里,“说完这次以后,任何他的事情你都不要再跟我提了。”

    杜悠悠汗颜:“他到底怎么得罪你了?”

    谈梨撇嘴:“没有,只是我个人对他正处于上瘾戒断期,隔绝最好。”

    杜悠悠:“??”

    大约是被这用词吓着了,杜悠悠的语速都加快了许多:“其实也不是很确定的事情……就是这周四,战队有个粉丝看完比赛后回去发了条个人动态,本来就是小圈子里面的互动,结果因为最后一张路人照闹起来了。”

    谈梨:“路人照?”

    “嗯,拍得很模糊,一个观众席男生的侧身照。”

    谈梨脑海里划过去点什么,但没来得及细想:“那和liar有什么关系?”

    “巧就巧在,这张路人侧身照的角度,和lai神那张唯一的公开照的角度几乎完全一样。”

    “——”

    谈梨预感到什么,呼吸一滞。

    杜悠悠轻声道:“那张路人照其实拍得也很糊,不知道谁先注意到的,给那张路人照p了黑口罩,然后又贴上liar那张侧身照做了一个对比——你猜怎么着?”

    谈梨屏息开口:“像同一个人?”

    “bingo,”杜悠悠的声音兴奋起来,“一开始大家都说巧合,然后那种p图后的对比照片越传越广,到今天已经闹上站内热搜第一了,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如果真是liar,那可是惊天大新闻,多少粉丝娱记挖了三四年都没拿到的本人照片,竟然在一次路人随手拍帅哥的举动下曝光了!”

    耳边声音时远时近,谈梨心里紧绷的那根弦微微颤栗起来。心底像是有个低语,蛊惑着她重新把手伸向那个吸引着她的……

    谈梨用力地咬了下唇:“不可能是他。”

    “啊?”杜悠悠一愣。

    “liar不可能犯那种错误。”

    “可……”

    谈梨轻吸了口气,笑:“liar把他在电竞圈的身份和他自己的真实世界割裂得很明确,连最后退役都那么绝情——他怎么可能冒着被曝光的风险去看比赛?”

    杜悠悠尝试解释:“可能是因为肖一炀?毕竟是他在圈里关系最好的朋友吧。”

    谈梨:“而且他的公开照我知道,如果是同样的拍摄角度,那他被拍之前不可能没注意到偷拍者——那群偷拍专业人士围追堵截了三四年没拍到过一张正经露脸照的,会被一个路人拍了?”

    杜悠悠噎住。

    几秒后,杜悠悠认输叹气:“好吧,你说得对。当我没给你打这个电话好了。”

    “等等。”

    “?”

    谈梨沉默两秒,外强内荏地开口:“照片发我看看。”

    杜悠悠:“……”

    杜悠悠气笑了:“不是戒断期吗姐姐?你不怕复瘾啊?”

    谈梨理不直气也壮:“我是为了确保我的论断万无一失。”

    “行行行,都是你的道理,反正我说不过你。”杜悠悠那边操作几秒,“好了,发给你了。”

    “嗯,88。”

    谈梨迫不及待地挂断电话。

    打开和杜悠悠的聊天框前,谈梨盯着那个[照片.jpg]的红点,先双手合十握着手机默念了三遍“就看一眼不许动摇”,然后才慢慢睁开一只眼。

    聊天框戳开了。

    照片点开,变成大图。

    昏暗模糊的光线下,没有棒球帽和口罩的遮挡,黑色碎发下那双眸子冷冰冰地望着镜头的方向。

    一模一样的——

    秦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