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64、第 64 章
    第64章

    谈梨对着门缝外的男人沉默几秒,真诚抬头:“这不是我,你找错人了。”

    “嗯?”

    “现在的我是清醒状态的我,手机里的我是酒醉状态的我,所以你要找说话算话的人,应该去找酒醉的我,和清醒的我没关系。”

    秦隐垂眸一笑:“你还能更无赖点吗?”

    谈梨回答得很严谨:“应该可以。”

    秦隐:“这可是你逼我的。”

    谈梨:“?”

    秦隐抬起手,十指抵上房门:“我很少回来住,所以房间里家具不多,其中能勾挪动用来挡门的,应该只有那把实木椅。”

    谈梨笑容一僵:“你要干嘛?”

    秦隐:“强行推开?”

    谈梨连忙扑到门上,眼睛藏着慌张往门外秦隐的手腕上落:“不行。”

    “你不肯开门,我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秦隐作势用力。

    “不行!”谈梨急了。

    秦隐好像没听见,身体微微俯低,肩肘用力——

    “我开!你别推——我开还不行吗!”谈梨从实木椅上跳下来,慌慌张张的话声混着拖动实木椅的声音从门缝里溜出来。

    几秒后,谈梨气得闷红着脸,用力拉开门。

    门外,男人半倚在墙边,正好整以暇地垂眸望着她。那副似笑非笑的冷淡模样看得谈梨牙根痒痒。

    谈梨:“你故意吓我的?”

    秦隐垂下眼笑了声,没说话。

    谈梨磨了磨牙:“你就知道拿手伤吓唬我!”

    秦隐眼尾轻勾:“那你怕吗?”

    谈梨:“……”

    闷了几秒,女孩扭开脸,不甘心又诚实地小声憋出句:“怕啊,怕死了。你没退役的时候,我一做噩梦就是你手腕上全是金针,医生站在旁边跟我说这手没救了,要截肢了。”

    秦隐难得会被一句话噎住。

    回过神,秦隐失笑,上前一步迈进房间,然后他抬起右手用力地揉了揉小姑娘沮丧的脑袋:“截肢?你就这么看不得我好?”

    谈梨气得拿眼神剜他:“我在梦里只差一边哭一边签字了。”

    “这样啊,”秦隐点了点头,然后抚着小姑娘的头发俯身,挑起个凉淡的笑,“所以以前我还没认识你的时候,你在梦里就已经是我的签字家属了?”

    谈梨一顿,眼神微妙躲开。

    秦隐更加“温柔”地给她摸了摸头顺了顺毛:“那上周去看比赛,你跟我说只把liar当精神层面的信仰,原来其实是骗我的?”

    “做梦我也不能控制不是……”

    谈梨正心虚着自省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

    下一秒她就轻眯起眼:“不是你跟我说梦里什么都有的吗,干嘛,现实里不给想也就算了,梦里现在也要归你管了吗?”

    “……”

    谈梨问完,头顶半天都没给回应。

    她有点意外,正准备抬头去看看那人神情,就见眼前罩下片阴影。那人压着一声低叹吻在她额前:“对不起。”

    谈梨一愣,等秦隐直回身,她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好像还残存着那人唇瓣温度的地方,脸颊慢慢热起来:“我只是开玩笑,你别突然这么正经。”

    秦隐欲言又止。

    谈梨没抬头,所以也没看见,那双平素冷冷淡淡的眸子里,此时像山雨欲来前的阴云密布,无数复杂又沉重的情绪在那里面郁积着,随时在等一场倾盆大雨的契机。

    但最后秦隐只是阖了阖眼,把它们压回心底,他像随意开口:“我听盛喃提过,说那时候是你……生病的时候。”

    谈梨愣了下,弯眼莞尔:“她怎么这么快就背叛我、什么都和你提了。”

    “是真的?”

    “可能是吧,我也不好确定,旁观者的观感大概会明显一点。”谈梨用一种不太在乎的轻松语气,像说个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秦隐皱眉:“自己难以确定……发病?”

    谈梨:“嗯,轻度躁郁症的躁狂发作期,病人好像会因为病情本身带来的心理影响很有自信觉得自己很正常。就算察觉一点异常,说不定还会告诉自己没关系、这样我比别人都棒。”

    秦隐点头。

    谈梨:“不过发作期结束后,病人再回顾那段经历,就能自查异常了……”

    谈梨有一句没一句地说,同时抬眸盯住秦隐,直到他察觉她停了话声,不解地低下头来找她的注意力。

    谈梨眼角弯下来,笑意深刻眼底。光落进她的眼眸里,晶莹潋滟:“你刚刚的模样,认真得就像在听老师上课的小学生一样。”

    秦隐一顿,抬眼,淡声重复:“小学生?”

    “对,小学二年级,不能再多了。”谈梨笑着猫腰从秦隐胳膊下钻过去,溜到门外的走廊上。

    穿着白色的圆头拖鞋,谈梨在走廊里踩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朝楼梯口的方向跑远了。

    秦隐在原地站了几秒,那些难以克制的情绪被他一一整理,收敛,压回心底。确定不会被察觉异样,他才转回身。

    刚掀起眼帘,秦隐迈出去的长腿就停顿了下——

    几米外楼梯口的走廊拐角,扒着暗色墙纸的墙棱,小刺猬只探出颗脑袋贱兮兮地撩拨他。

    “一起下楼吃饭饭吗男朋友?”

    秦隐失笑垂眸,走过去:“好好说话。”

    谈梨跟着走过来的秦隐往楼下走,眼里满盛着得意洋洋的坏劲儿:“你不喜欢我这样说话话吗男朋友?女朋友好伤心呜呜呜。”

    秦隐下到一楼楼梯口,伸手把笑得灿烂还呜呜呜的小姑娘往右边拎了拎:“餐厅在这边,前面是厨房。”

    谈梨被隔空拎回来,忍下凶,委屈巴巴转回头:“你拎我衣服领子,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秦隐纵着她闹:“爱。”

    谈梨伸手拽他袖口:“那待会儿吃饭饭的时候,我们能牵手手吗?”

    秦隐忍笑,刚要应声就察觉什么动静,他抬头看向谈梨身后。

    望见来人,秦隐意外一怔。

    “妈?”

    “…………?”

    谈梨僵住,回头。

    萧筱站在客厅前,正意味深长地看着两人这边。

    谈梨在秦·男朋友·隐家里正式吃的第一顿饭,其用餐体验,大概类似于古时候犯人们上刑场前吃的断头饭。

    味同嚼蜡是不用说了,更惨的还是消化不良,谈梨几次都感觉自己快要噎过去了。

    等终于熬到午餐快结束,谈梨找了个借口,迫不及待地溜去洗手间。

    手机没电,所幸一楼的客用洗手间外面有台无线座机,谈梨抱着救命恩人一样把它抱进了洗手间里。

    作为基本没朋友的典型,谈梨的场外求助对象实在少得可怜,再三犹豫之后,她还是把电话拨给了盛喃。

    “喂…?”

    “是我,”谈梨说话,然后迟疑了下,“你在做贼吗,为什么声音这么小?”

    盛喃恼火道:“今天周一,你以为我是像你一样自由自在的大学生吗,我可是偷偷才敢带手机来学校的苦逼复读生!”

    谈梨:“那你现在方便打电话吗?”

    “应该没事,我们这节课就是语文背诵复习课,声音吵,老师应该听不到。”

    “那就好。”谈梨应了。

    盛喃:“但是你用谁的电话给我打得?为什么像是座机号码?”

    “我现在在秦隐家,刚从餐桌旁逃出来,给你打电话就是要向你求助的。”

    盛喃懵问:“求什么助?”

    谈梨叹气:“几十分钟前,我由于昨晚社团活动宿醉未归而衣衫不整没化妆地站在楼梯口前,还拉着秦隐贱兮兮的耍无赖的时候,他妈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

    盛喃:“噗。”

    盛喃:“哈哈哈哈这是什么死亡场面,梨哥你有这运气谈什么恋爱怎么不去开彩票呢哈哈哈。”

    谈梨:“……”

    谈梨不爽地靠到门上,低着眼咕哝:“我哪知道我会这么‘走运’?还有,我打电话是问你对策的,不是给你提供笑料的。”

    盛喃:“啊?梨哥你太信任我了,我哪会有什么对策?”

    谈梨实话实说:“我不是信任你,我只是不敢在淘汰赛前打扰你哥。”

    盛喃:“…有道理。”

    谈梨:“所以你就大胆地说吧,狗头军师,接下来正常人应该怎么做?”

    盛喃怔了下。

    “正常人”这个词像根刺一样,轻轻在她心窝里戳了一下。

    她突然懂了谈梨为什么给她打电话:谈梨把自己界定在“不正常”的那个范围里,谈梨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和作为在正常人眼里是对的还是有点疯的,谈梨害怕暴露出自己的“不正常”,害怕被秦隐的母亲讨厌、排斥。

    以前,谈梨从来不在意别人怎么看的。

    盛喃抽了抽鼻子。

    还抱着电话沉思的谈梨吓了一跳:“…你怎么突然哭了似的?”

    “胡说,”盛喃立刻反驳,“我只是有点感动,我们梨哥终于要嫁出去了。”

    谈梨:“?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呢,狗头军师?”

    盛喃:“呸,你才狗头军师。”

    谈梨:“那你倒是提出点建设性的提案。”

    盛喃想了想:“我家那些老迂腐们不是总念叨少说少错嘛,那你实在不确定就少说点?”

    谈梨思索两秒,点头:“你继续说。”

    盛喃:“既然都见到他妈妈了,你太早离开显得不尊重长辈,下午应该陪一陪。然后你最多等到吃完晚饭就回去吧?那些思想比较传统的长辈们好像都觉得,女孩子太早在男朋友家里过夜不合适。”

    谈梨深以为然:“有道理。”

    两个“臭皮匠”又叽叽咕咕讨论好一会儿后,终于绞尽了脑汁和她们仅止步于理论知识的“见家长须知”。

    盛喃正在聚精会神地给谈梨做最后的嘱咐时,一个恐怖的背景音突然插进电话交谈里——

    “盛喃,我注意你好一会儿了。我让你们背诵,你给我课上打电话,你很有勇气啊?”

    “……”

    谈梨:ops。

    她对盛喃脾性熟悉,看着咋呼又奓毛,真到了家长老师这类长辈面前就怂得不得了。

    电话对面背诵声安静下来,变成死寂,那个老师的声音显得清晰而阴沉。

    “还发什么愣,手机给我交上来!”

    “我是,是……”

    盛喃声音透着点无措。

    “老师,”

    一个干净慵懒的少年音突然响起,那个声调拖得松散,漫不经心,像在午后的阳光里久睡初醒。

    “电话是我让她打的。”

    死寂维系两秒,阴沉的声音再开口时多了几分僵硬:“靳一你,你让她打电话干吗?”

    质地干净的少年音笑了声,带上两分睡意未散的哑:“腿断了,让她打120,行不行?”

    “——”

    学生们忍低的笑声里,有人从盛喃手里拿走了手机。

    “放我这儿,下课还你。”

    声音懒洋洋地趴回桌上去。

    几秒后,谈梨对着挂断的电话。

    哦豁?

    历时大半下午的机械式陪聊后,谈梨终于又艰难地熬完了晚餐时间。

    最后一口饭咽下去,谈梨由衷产生了一种“终于要活过来了”的希望。

    她郑重地放下碗筷,正思考着要怎样开口正常地表达“告辞”的意思,就听见桌对面萧筱问:“谈梨吃完了?”

    谈梨立刻抬头:“我吃完了,阿姨。”

    萧筱:“我今天来的不是时候,是不是打扰你们两个相处了?”

    想起那句被当场抓包的“吃饭饭牵手手”,谈梨木着脸摇头:“没,没有。”

    萧筱点头:“那就好。对了,你今天来家里找秦隐是有事情吧?一下午都没给你们什么私人时间,不然你们……”

    萧筱停住,微笑着看两人。

    谈梨想了两秒,意会到什么,她站起身:“不用了阿姨,我这就回——”

    谈梨话没说完,垂在身侧的手被一把握住。她愣了下,本能侧过头看向身旁坐着的秦隐。

    秦隐放下手里筷子,淡然抬眼:“不用,她就住这里。”

    萧筱没说话,视线慢慢扫过两人,落到呆住的谈梨身上:“你们这是,已经同居了?”

    谈梨立刻回头:“没……”

    秦隐:“是。”

    谈梨:“——?”

    说好的长辈喜欢矜持的,性冷淡他为什么不按套路来??

    萧筱意味深长地看向儿子:“我随口问问,你不用这么紧张。”

    秦隐冷淡回视:“我不紧张。”

    萧筱视线一压,仿佛穿过餐桌落到两人交握的手上:“不紧张还要护这么紧?”

    秦隐:“我怕她紧张。”

    萧筱:“你这样只会让她更紧张。”

    秦隐:“她紧张不是因为我,是因为你;今天我不这样,以后她还要紧张。”

    谈梨:“……?”

    她语文这么差了吗,为什么听不懂他们母子在说什么?

    萧筱眯了下眼,抛出最后一问:“你这是在向我表明态度了?”

    “不,”秦隐垂眸,更紧地握住谈梨的手,然后他抬眼,认真地看向萧筱,“这是表明心意。”

    萧筱沉默下来。

    这场令谈梨全程没跟上节奏的母慈子孝局也终于就此宣告结束。

    餐后,谈梨拉着秦隐躲上二楼。

    午餐时留下的阴影太深刻,她趴在楼梯口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会儿,确定没人才转回来:“你为什么要骗阿姨说我们同居了?”

    秦隐:“因为她了解我。”

    谈梨:“啊?”

    秦隐却没有再解释了:“为了让我的谎不被拆穿,你今晚就睡在这里吧。洗漱之类的用品我已经让蔡姨帮你准备好了。”

    谈梨回神,连忙拒绝:“不不不不不……”

    秦隐:“为什么?”

    谈梨支吾两秒,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明天还要上早课呢,距离这么远,如果要早起过去那也太痛苦了。”

    秦隐还想说什么,谈梨已经竖起巴掌,一副严肃又正经的模样:“我去意已决,男朋友你不用劝了。不管你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没用的,放弃吧。”

    秦隐停了两秒,“好。”

    谈梨意外抬头:“这么轻易就放弃啦?”

    秦隐微挑眉:“所以你其实想我强留你?”

    谈梨立刻退后半步,保持笑容:“不是,就是没在你这儿赢得这么顺利过,有点不习惯。”

    秦隐眼神动了动,他没说什么,示意主卧方向:“你手机应该充好电了。”

    谈梨回头一笑:“谢谢男朋友!”

    秦隐没说话。

    在原地停了两秒,他慢慢直起身,朝卧室走去。

    谈梨收拾好东西,去主卧的洗手间里重新扎起长发。

    洗手间外正对主卧的内玄关,门是磨砂玻璃的材质,隔着模糊的玻璃门,谈梨看见秦隐进了房间,又回到门外。

    那人修长的身影被拓在门上,影影绰绰的。

    谈梨一边绑头发,一边忍不住笑起来:某个性冷淡原来也会有不舍得这样的情绪表露出来吗?

    谈梨扎好头发,甩了下马尾。

    她洗完手,拿纸巾擦干净手上的水珠后便扔进纸篓。然后谈梨推开了面前的磨砂玻璃门。

    踏出洗手间的那一秒,她笑着仰头,开口:“等下次好不好?下次阿姨不在的话,我一定来陪你——”

    话声戛然而止。

    洗手间外的内玄关没开大灯,只亮着一圈led灯带。光线的亮度偏低,将视野里的一切磨得朦胧几分。

    昏暗的灯带下,对面刻着某种花瓣暗纹的深色墙纸被影绰出一种迷离暧昧的颜色。而那墙纸的暗纹前,戴着黑色口罩和l型耳钉的男人就插兜靠在墙根前。

    仿佛等了很久。

    到此刻听见声音,他撩起眼,印着liar字母的黑色口罩上方,那双熟悉又陌生的眸子微微熠着。

    他一动未动地望着她。

    直过去许久,隔着口罩的低哑声音终于响起,冷淡又勾人。

    “一定要走么?”

    谈梨僵停:…………艹。

    这人犯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