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68、第 68 章
    第68章

    一直到从房间楼层的电梯出来,谈梨还在忍不住地笑。

    秦隐回过头,无奈看着身旁这个要不是挂在他臂弯上大概就要笑得蜷成一团的小疯子:“有那么开心?”

    “当然开心了!”

    谈梨揉着笑疼的胃转回来,眼睛弯得月牙儿似的:“来之前杜悠悠还跟我说,男人只要看到佳期那样的女人,一定忍不住立刻就凑上去了——但你不愧是性冷淡,靠谱。”

    秦隐随她打趣。

    谈梨很快就从他这淡定里品出点什么,她停住笑:“不过你之所以那么熟练,除了性冷淡的缘由外,还是被搭讪的次数太多了吧?”

    秦隐:“还好。”

    谈梨:“您还挺谦虚。”

    秦隐:“那你想听什么样的答案?比如,每天我都会遇到十次以上……”

    秦隐话没等说完,旁边抱着他胳膊的小姑娘已经开始磨牙了。

    秦隐失笑,不再拿话逗她:“所以说,还好。”

    谈梨轻哼了声:“这么回忆起来,你确实不只是对她这样——f大开学典礼那会儿,我都那样贴上去撩你了,你一样也没什么反应。”

    秦隐一默。

    谈梨摇头叹气地转回去:“找一个性冷淡当男朋友,我撩不动,别人也别想,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

    两人一路走进长廊,停到房前,谈梨正在往外翻房卡的时候,突然听见秦隐方向传来一句有点突然的话。

    “有。”

    谈梨茫然两秒,回过头问:“有什么?”

    秦隐回眸望向她,眼底情绪微微浮动:“有反应。”

    “?”

    “f大开学那天,我只是骗过你了而已。”

    “……”

    秦隐说完便拿出房卡去刷,电子锁滴的一声轻响,秦隐压下门把手,刚要推门就被旁边伸过来的一只爪子蓦地按下了。

    秦隐抬了抬眼,视线落向耍赖似的垫着他的手趴到门把上的小姑娘。

    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满写着兴致勃勃——

    “我那天撩动你了?你不是完全没反应?”

    “嗯。”

    “那我这样看着你呢,有心动的感觉吗?”谈梨一边说着,一边无辜地朝秦隐wink了两下。

    女孩那古灵精怪的模样让秦隐眼底掠起淡淡的笑意,他垂了垂眼:“好了,玩够了就回房间休息吧。明早还要早起。”

    谈梨身体没动,就艰难地抬了抬胳膊,把手表给他看:“明明还不到晚上9点!”

    “回去以后洗漱、淋浴,等入睡就该10点多了。”

    谈梨撇了撇嘴:“只有你这种电竞老干部才会晚上十点半睡觉,我们年轻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我又不需要早起,我要去楼下找网吧浪!”

    谈梨说完就蹦起来往后跑,可惜连一米都没能跑出去,就被身高腿长的性冷淡勾了回来。

    “浪什么浪,你也要早起。”

    “为什么!”

    “我让酒店准备了生日面,你要早起起来吃。”

    “我不吃早餐!”

    “不吃不行,明天是生日。”

    “生日为什么就要吃面条?”

    谈梨丧气地转回来,试图从根本上否决掉这项提议。

    秦隐淡定驳回:“北平的老人们都知道一个俗语,过生日要长尾巴。不吃面,尾巴会长不出来的。”

    谈梨噎住。

    过去两秒,她咕哝了声:“这是迷信。”

    “这是传统风俗。”秦隐纠正。

    谈梨眼珠子咕噜噜转了两圈,也不知道想到什么鬼点子,几秒后她突然就兴致盎然地仰起脸:“那我要是已经长尾巴了,是不是就不用吃面了?”

    秦隐眼尾微抬:“嗯。”

    谈梨眨眨眼:“我已经长了。”

    秦隐不意外,淡定地垂着眼,视线落下去:“那你翘出尾巴,让我看看。”

    谈梨想都没想:“是毛球尾巴,翘不出来的。”

    秦隐看着她不说话。

    谈梨就那样仰着脸和秦隐对视着,毫不心虚,等对峙几秒,她侧了下身,无辜地看着秦隐:“你要是不相信,那你摸一摸?”

    秦隐眼神一停。

    他总算是知道小坏蛋的把握在哪里了——

    秦隐有些气笑了:“你就这么笃定,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谈梨垂着手不说话,安静又藏不住赖皮地看着他,眼里像大喇喇地晃着“那你摸呀”的话。

    秦隐看得想把她提到腿上打屁股。

    谈梨逐渐露出得意的笑:“这可是你不摸的,那我明早不用吃面了哦。”

    秦隐终于垂下眼:“说吧。”

    谈梨装傻:“说什么。”

    秦隐撩起眼,漆黑眸子亮得透彻也纵容:“要什么条件,你才肯早起吃生日面。”

    谈梨眼睛一亮:“什么都可以吗?那我要今晚和你一起——”

    “一起睡除外。”

    “……”

    再次遭到性冷淡的无情拒绝,谈梨耷拉下眼,木着脸:“liar你是不是不行。”

    秦隐哑然失笑,伸手摸住了那颗丧气的脑袋,然后语气稍稍认真:“明天有正事要做。”

    谈梨直腰:“我知道,我不打扰你,就同床睡,我什么都不做!”

    秦隐想起什么不太好的回忆,眼神都黑下来了:“那你就更别想了。”

    谈梨:“……”

    看出自己上次撩完就跑留下了惨痛的后果,谈梨沮丧地妥协:“那好吧。你给我一张备用房卡,我明早就起来吃早餐。”

    秦隐闻言没犹豫,抽出钱夹把备用房卡给了谈梨。

    谈梨两只手捏过去,笑得像只闻着腥味的小狐狸:“给得这么轻易,你不怕我夜袭吗?”

    秦隐淡定:“我会挂安全锁的。”

    谈梨:“…………”

    几秒后,小姑娘长长地叹出一口气,也从自己口袋里摸出备用卡,郑重地拉起秦隐的手,拍到他掌心。

    然后她抬手,拍拍秦隐肩膀:“我不挂锁,夜里等你。”

    说完,小姑娘扭头就跑进自己房间了。

    “?”

    别房的客人从秦隐身后经过,目光诡异地打量着他。

    秦隐没在意那人目光。他只低眼看了看手里的房卡,停了两秒,然后好笑又无奈地插回钱夹里。

    电竞圈老干部不负盛名,一整晚过去了都没出现。直到早上七点,谈梨房间的门才被轻声叩响。

    谈梨昨晚虽然没能成功下楼找网吧浪,但也趴在房间里刷了半夜的手机——zxn第一年在缺席liar的情况下征战世界赛,全圈粉丝提心吊胆,一夜难眠。

    谈梨也同样。

    她在几个相关话题下怼完那些紧张得失去理智骂liar临战脱逃的脑残粉以后,才在困忧交加的状态下睡了过去。

    秦隐敲门时她已经因为生物钟而醒过来了。

    只是她很不幸地做了一整晚的噩梦,还都是碎片化的,醒来以后不像休息更像是夜跑了一场马拉松,满心疲惫。

    谈梨没表情地窝在柔软的被子中间,看着遮光帘下昏暗的天花板。恍惚里,像是有黑眼睛的小怪物藏在里面。

    “笃笃笃。”

    房门再次被叩响。

    谈梨眼神起了一点波澜,但她还是有点懒得起身,甚至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这个状态也不适合被他看见。他还要去zxn给living做战前辅导,昨晚说不定也没睡好,看见她这个模样只会更担心。

    谈梨这样想着,就不出声地躺在黑暗里,等他离开。

    敲门声果然停下了。

    谈梨眼底的光黯下去。

    一秒后。

    “嘀。”

    房门电子锁解锁,没合上安全锁的门被人从外面轻声推开。

    谈梨蓦地醒神。

    她怔怔两秒,等那个熟悉的脚步声带着另一种类似餐车的声音走进房间,谈梨才反应过来,她没多想地本能闭上了眼睛。

    脚步声停在她的床边。

    谈梨感觉得到那人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慢慢扫过,最后停在被她光着小腿卷到身下的被子上。

    安静片刻,那人俯身,轻轻拽出她小腿下的被子,替她掩好被角。

    在微凉的空气被压回腿上的那一秒,谈梨无意识地蜷了下细白的脚趾。

    拎着被角的手一停。

    几秒后,秦隐动作没改,但抬眼看向床头:“…醒了?”

    柔软的被子把小姑娘的脸藏在昏暗里,好几秒过去,才有个压得闷闷哑哑的声音传出来。

    “没醒。”

    秦隐唇角淡勾起来:“既然没醒,那是谁在和我说话?”

    又安静两秒,“是梦游的梨子。”

    秦隐无声笑,他掩好被角,坐到床边,低着声耐心地哄被子里躲着的女孩:“那梦游的梨子,你能把清醒的梨子叫来么。”

    “我叫了,她不来。”

    “为什么?”

    “她说她等了半晚上都没等到一个性冷淡,伤心了。”

    秦隐微怔,然后垂眼笑起来。他撑着床边俯了俯身,就见面前的被子被女孩拉到鼻尖上,昏暗的视野里只剩下一双紧阖的、紧张得睫毛轻颤的杏眼。

    秦隐眸里笑色深浅浮动,他声音压得低哑:“那你帮我跟她说一句话。”

    “说…什么。”

    被子上,女孩终于没忍住,偷偷睁开一只眼。

    秦隐俯身,把最后一点距离消弭在一个轻吻里。他低声,不再冷淡,只有将满溢的深情和温柔。

    “生日快乐,谈梨。”

    “……”

    谈梨的脸颊慢慢热起来。

    她把被子往下拉了一块:“你是不是应该去见dida他们了?”

    “嗯。”秦隐低叹,“可能要很晚才能回来。”

    谈梨歪了歪头:“那你再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了。”

    秦隐依言,吻了吻她的唇。

    谈梨有点意外:“你怎么这么,好说话了?”

    秦隐垂眼笑:“今天不是你的生日么。今天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谈梨眼睛亮了起来:“什么都答应?”

    秦隐:“嗯。”

    “啊,”谈梨遗憾地一敲手,“那岂不是我昨晚如果能熬到0点后,就得逞了!”

    秦隐哑然失笑。

    这片刻的静默里,他放在大衣口袋的手机震动起来。

    秦隐微停了下。

    谈梨了然:“是不是dida他们催你了?”

    秦隐皱眉:“不急,等你起来我再——”

    秦隐话没说完,谈梨嗖的一下坐起来了。她抱着被子:“我起来了!你去吧!等你凯旋!”

    秦隐停了两秒,无奈垂眼:“总要给完礼物再走。”

    谈梨意外:“咦,还有礼物吗?”

    秦隐:“嗯。”

    谈梨看了看空着手的秦隐,思索两秒,她突然想到什么,双手按在被子上,闭上眼睛:“我准备好了,给我吧!”

    说着话,小姑娘还努力抬了抬下巴。

    秦隐怔了下,哑声一笑。

    他左手伸进大衣口袋,拿出只黑色天鹅绒盒子。

    闭上双眼的黑暗里,谈梨感觉得到那人俯身,气息越来越近。

    就在她严肃思索这会不会是他们第一个法式热吻的时候,她突然感觉自己耳垂上凉了一下。

    不是被吻的凉度,而更像……

    谈梨蓦地睁开眼,下意识抬手抚上自己的右耳耳垂。

    一颗凉冰冰的,l型磁石耳钉。

    谈梨愣住了,眼神空茫地侧头,看向秦隐。这一刻她大脑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秦隐也难得有点不自在。

    他轻咳了声,稍支起身:“没什么创意,但第一个礼物还是想送这个。”

    谈梨继续茫然,继续捏着自己的耳垂像个被惊住的小弱智。

    秦隐有点不确定了:“不喜欢这个礼物吗?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最想要的是这颗耳钉。”

    谈梨张了张口,声音有点涩:“你送我这个是什么意思。”

    “……”

    秦隐没说话,定眸去看谈梨的眼睛。然后他懂了女孩的那一丝深藏的、想努力不被他发现的晦暗情绪。

    秦隐弯下腰。

    他扶着床边,温柔地拿开女孩捏在耳垂上有点用力而攥得发红的手,然后轻吻在她耳垂前那颗l型耳钉上。

    秦隐低声轻笑。

    “对,liar属于你了,谈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