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70、第 70 章
    第70章

    谈梨回到酒店房间, 遥控着电子遮光帘闭合,等到房间里陷入将入夜似的昏暗,她换上睡衣,把自己扔进了柔软又空荡的被窝里。

    可能是那杯咖啡还没起效, 也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 谈梨的意识清醒了没多久, 就陷入沉沉的睡梦。

    一觉昏沉。

    被床头手机的震动声音从梦境里拽出来,谈梨睁开了眼。她的面前一片漆黑, 伸手不见五指, 这一丝光都没有的黑暗让谈梨意识空茫,几乎想不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现在又是什么时间。

    好在几秒后,理智就回到了她的大脑里。

    谈梨伸手在枕头旁边摸了摸,抓到还在坚持不懈地震动着的手机。

    久沉黑暗的眼受不住屏幕上乍起的光, 谈梨刺得眼睛发涩,没再强求看清楚来电上的显示,凭着习惯拨开通话。

    “喂?”谈梨将手机放回长发纠缠的耳边, 皱起的眉心终于松开了点。

    电话里似乎有些意外,沉寂几秒才问:“你在睡觉?”

    谈梨停住。

    此时眼睛已经勉强能适应光度, 她拿下手机一看,果然不是错觉。

    厌烦闷燥的感觉一股脑涌上来, 谈梨慢慢运了口气, 才重新拿起手机:“谈先生有什么事吗?”

    谈文谦在电话里沉默许久,开口:“生日快乐,女儿。”

    “……!”

    谈梨眼神一颤。

    几秒后她掀开被子,揉着睡衣前披散凌乱的长发,轻笑着坐起身。那笑里带一点凉薄的讥嘲。

    “当不起, 谢谢您没记错我生日,我还真有点受宠若惊——您还有别的事吗?没事我就去喝口水压压惊了。”

    谈文谦叹气:“你难道要永远这样带刺地和我说话?”

    谈梨:“您可以选择不说,不听啊。”

    谈文谦沉默。

    谈梨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瞳孔轻缩了下——她竟然还真昏昏沉沉一觉睡到了晚上,简直叫人怀疑那咖啡里是不是放了安眠药。

    想到比赛结果已经出了,谈梨的心跳开始加速起来,她拿回手机:“您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我就先挂了。”

    “等等,”谈文谦喊住她,“我现在在你学校。”

    “我不在学校里。”谈梨想都没想。

    “我知道。你和秦隐在一起,去了t市,是吗?”

    “…你调查我?”

    谈梨下床的动作蓦地停住,她冷皱起眉。

    谈文谦:“是你秦叔叔告诉我的。”

    “哪个秦——”

    谈梨话音一顿。

    几秒后,她眼底那点恼意僵住,然后慢慢转为一丝尴尬:“秦隐的,爸爸?”

    “嗯。”

    谈梨:“……”

    虽然听说长辈们都喜欢矜持的女孩子,但既然在秦隐母亲那里他们都快成事实“同居”了,那一起出来住几晚酒店什么的,应该也不算大事了吧?

    谈梨越想越心虚,再开口时都有些底气不足:“他家里为什么要联系你啊。”

    谈文谦:“工作上的事情,顺便提到了你们两个。”

    谈梨抿了抿唇。

    谈文谦也沉默了会儿才开口:“既然出去玩,就好好散散心。秦隐从小是个自制力原则性都很好的孩子,你和他在一起我也算放心了……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交给了你室友,等你回来,她们会给你的。”

    谈梨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电话对面等了很久,没等到回应。谈文谦轻叹了声,挂断了电话。

    谈梨坐在昏暗里的床边上,久久沉默。

    直到手机自动休眠,黑暗里唯一的光亮暗了下去,她蓦地醒回神。想起什么,谈梨从床边跳起来,打开了房间里的灯带。

    没顾上别的,谈梨第一时间重新唤醒手机,点进xt平台的app里。

    一秒后,首页广告横幅的第一条新闻跳入视线里——

    【zxn战队2-3惜败】

    谈梨的心里重重一沉。

    还是输了。

    尽管理智告诉自己不要看,但谈梨的手指还是情不自禁地戳到那个滚动横幅上,点开了这个话题。

    她一目十行地扫过对整个比赛情况的文字叙述部分,表情麻木地拉进评论区里。

    不意外地,评论区里一片血雨腥风。

    【被人让二追三,牛逼】

    【8月份看见liar的退役公告的时候,我就猜到今天了】

    【累了,不想说什么了,zxn六年老粉,今天退圈了,爷青结】

    【zxn就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本来看前两盘我还以为稳了,living真有点liar附体的意思,结果最后两局他那个状态……那是真tm的辣眼睛啊,要不是直播镜头怼着脸拍,我得以为是上了个机器人】

    【这就是国内赛区全在吹、zxn力捧的天才打野?可笑死爷了,最后一盘打野最多白银意识,真就强行跳脸开团??说他黄金都辱黄金了】

    【拉胯,太拉胯,赛前谁吹他小liar来着?我看lai神就算绑上一只手都比他打得好】

    【我求zxn的决策人们睁开眼吧,看看你们提上来代替liar的到底是块什么材料啊,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挑大梁ok?】

    【……】

    谩骂如潮。

    谈梨终于到了最后一丝承受极限前,她没再往下翻,慢慢退出话题,把手机按在床边。

    不是没料到过这个结局。

    事实上,作为liar成名前就一直关注着他的“老粉”,谈梨亲眼目睹这三四年里zxn战队内每一次的人员交替,也见证着他们的战术模式逐渐成型、稳固。

    以稳健著称的youup和treasure的下路双人组,即便是逆风局里也从来不失大格,遗憾是主动性不足;老将dida,往前推几年也是联盟里一流选手中的佼佼者,只是随着年纪增长,偶尔会出现状态起伏发挥大起大落的情况;中单fengqi,风格与前辈类似,去年年初还是zxn二队的新秀,操作犀利,但明显经验不足……

    在这样一支队伍里单是做指挥,整合优势扬长避短已经需要近乎可怕的超神意识和大局观念,而除此之外,liar更以自己恐怖的找机会能力配合顶尖手速,无数次打出支援队友神出鬼没的极限操作。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有世界第一打野的殊荣,更被粉丝们戏称为“野区修罗”。

    连谈梨有时候都不知道,到底是liar成就了zxn,还是zxn成就了liar。

    但她知道,眼下这样的局面,一定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尤其……

    谈梨翻起手机,担心地看了一眼那个正因为和liar的比较而被群起围攻的名字。

    她叹了声,点进通讯录里。

    在“性冷淡”的备注上方,手指悬空许久,谈梨都没决定好到底是给他打个电话还是发条信息。

    比赛已经结束将近一个小时了,zxn全队和他应该都还沉浸在比赛失利的情绪里,这时候打过去会是安慰还是打扰呢……

    没心没肺惯了的谈小坏蛋第一回认认真真地揣摩考虑起别人的心理,正抽丝剥茧地分析到第二层时,手机的一阵剧烈震动惊得她腰板一挺。

    回过神,谈梨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状态栏里的强提醒,来自xt平台的推送,还是连续的两条。

    谈梨习惯性地拉下状态栏,准备点移除。

    而就在推送通知被移除的前一秒,谈梨的眼睛捕捉到了那两条新闻的标题——

    【liar退役后首次现身比赛后台?】

    【惊!决赛失利,zxn队内疑似争吵内讧,险些动手!】

    谈梨瞳孔一缩,差点把手机掉地上。

    职业电竞选手一旦动手打架,那可是会被联盟直接禁赛半年甚至以上的行为。如果zxn队内真有人在这个时候被禁赛了,那它恐怕就真的……

    谈梨这下再也坐不住了。她脸色苍白地握着手机起身,从衣柜里拽出大衣外套,匆忙换上就跑了出去。

    谈梨起初是直奔zxn战队下榻酒店去的。结果计程车刚停下,她就在路边发现了几个隐匿在角落里、身影鬼祟还扛着“长枪短炮”的人。

    不知道是圈内哪个网站的记者,但显然也是打听到了zxn的酒店地址提前来蹲点的。

    只从他们提防观察的模样看,zxn战队的人应该都还没回来。

    谈梨这时也顾不得多想了,她一边拨通手机里的号码,一边对司机说:“麻烦您在这儿稍等,按等待时间计费就好,我下去打个电话。”

    “啊,好,不过你在车里打也是一样——”

    司机话没说完,谈梨已经谨慎地迈到车外了。

    铃声响过大约10秒,被对面接起。谈梨听见秦隐略微低哑的嗓音,第一次浸着这样隔着手机都掩不住的疲惫。

    “…梨子?”

    听见这个声音的第一秒,谈梨胸肋间没预兆地疼了下。

    她心疼他。

    谈梨挪开手机,无声地深吸了口气,然后才把手机放回耳边。

    秦隐低声说着话:“对不起,今晚可能要耽搁晚了,你……”

    “你们别回酒店。”谈梨打断他,声音压得低而轻和,“zxn的酒店这边被人围了,你们这时候回来会被缠上的。今晚最好找私人住处,保密性高些——你们那边如果联系不上,我可以问问谈…我爸爸,让他帮你们安排。”

    电话里安静下来。

    谈梨等了好几秒不闻声音,就在她疑惑是不是不小心挂断了而准备拿下手机来检查时,她听见电话里那人低低一叹。

    “你现在在哪儿?”

    谈梨没想到这个回答,愣了下才下意识回过头,她看着身后那个酒店高耸的楼和醒目的led大牌子,也看见了路人们望向她的奇奇怪怪的目光。

    谈梨:“额,狗仔们……身边?”

    秦隐:“那你是怎么出来的,穿外套了吗?”

    谈梨低下头。

    就,酒店的拖鞋,赤白裸.露的半截小腿,浅藕色的丝质睡袍,深灰色的长款大衣……还有随风凌乱飞舞的长发。

    谈梨后知后觉,在初冬的寒风里偷偷抖了一下。

    然后她默默拢好一缕耳边吹到眼前的发卷。无视了路人们的目光,谈梨故作淡定地开口:“穿了,穿得可美可暖和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

    谈梨被自己提醒到重点,回过神,她语气严肃地恐吓:“你没看xt平台的推送吗?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和zxn队内成员在一起,你如果敢出现,信不信媒体当场给你**解剖了?”

    秦隐在电话对面沉默几秒,再开口时声音莫名发凉:“我已经安排好他们的住处了。”

    谈梨松了口气:“那就好……”

    秦隐:“所以你现在不用担心他们,担心你自己吧。”

    谈梨:“?”

    莫名的,她在电话中的那个声音里,听出一点比这初冬夜风都叫人想打哆嗦的寒意。

    电话里的声音克制几秒,低沉开口:“其余等下再说。你先回车里。”

    谈梨一懵,她缓缓回头,看了一眼自己两米外停着的计程车:“你怎么知道我……”

    谈梨停下话音,转头在身旁四处打量起来——但是没有任何和秦隐相仿的身影或者可疑车辆。

    “别找了。”电话里声音忍耐着,又沉哑几分,“回车里我跟你解释。”

    “…噢。”

    一想到自己刚刚大言不惭地说完“穿得可美可暖和”,她就只能灰溜溜地钻回车里。

    车门合上。

    谈梨忍不住扒着车窗往外看:“你到底在哪里啊?难道是酒店楼上?”

    “不是我,是你。”

    “啊?”

    电话另一端,秦隐阖了阖眼,推开面前的平板:“酒店外有人开着直播盯梢。而你刚刚以一个绝佳的行为艺术者的形象,出现在xt平台首页推送几百万观众的视线里。”

    谈梨:“……”

    谈梨:“拍得好看吗?他们认出我了吗?”

    秦隐太阳穴一跳,声音发哑:“你就想知道这些?”

    谈梨听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征兆。她立刻“乖巧”摇头:“不,突然就不想知道了。”

    秦隐叹声:“我发你一个地址,你让司机送你过来吧。”

    谈梨继续乖巧:“好的。”

    通话结束的半分钟后,一个带着单元门牌号的具体地址发到谈梨手机里。

    谈梨报给司机。

    司机一边发动起车,一边忧心忡忡地问:“小姑娘,你一个人去能行吗?要不要再叫上两个朋友啊。”

    谈梨懵了下,抬头:“叫朋友干嘛?”

    司机苦口婆心:“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提,何必还得下车打电话呢?做我们这一行,这点世面还是见过的。而且你不丢人,你老公才是不要脸的那个,你千万得想明白了,别犯糊涂。”

    谈梨更糊涂了:“我老公?”

    “昂,”司机从后视镜里瞄了谈梨一眼,“你不是在找地方捉奸吗?”

    谈梨:“…………?”

    捉什么?

    谈梨坐着车,听了司机叔叔一路上关于“出轨只有0次和无数次”“不要相信浪子会回头”“不要在垃圾桶里找老公”的教诲,终于顺便地来到了秦隐发给她地址的那栋独栋住宅楼下。

    楼前有专供车辆临时停靠的门廊,廊下晦明的灯火里站着一道修长的身影。

    车身停稳。

    谈梨刚准备扫码付钱,后座的车门就被拉开了。

    男人扶着车门俯身,冷淡的眉眼和五官轮廓被车外薄薄的光影打磨出凌厉的美感。

    声音也像是沾着冰粒似的。

    “出来。”

    迎面寒风一扑,谈梨先气短三分:“我还没付……”

    几张粉红票子被修长有力的手指拿捏着,递给司机:“谢谢。”

    司机呆了两秒,接过。

    谈梨没了办法,只能慢吞吞地挪了出去。

    她做好了迎面就是“暴风雪”的准备,但是还没等她站稳身,就被一件无比厚实的超长款的羽绒服,从头兜到脚踝。

    谈梨懵了两秒,在黑暗里挣扎着终于探出颗脑袋来。

    面前没人——

    身影修长的男人已经屈膝单跪下去,从她脚踝位置把这件超长款羽绒服的拉链往上拉合。

    谈梨有点感动,但是。

    “老公等等我胳膊还没伸进袖口——”

    话声在她反应过来自己喊了什么的那一秒,戛然而止。

    门廊下一阵寒风呼啸而过。

    秦隐在她身前半弯着腰,保持着手里僵住的拉链动作。

    一两秒后他撩起眼:“你喊我什么?”

    谈梨:司机误我。

    秦隐眼底幽暗终于淡了两分。

    他听见自己沉寂了一天的心跳在复苏,只因为一个大约是口误的称呼,就没出息的、欢快的,跳了起来。

    他垂回眼,唇角淡淡勾起,手里拉链却很无情地,没给女孩半点反应机会,直接拉到了最上面。

    “喊老公也没用。”

    小姑娘的下巴被他垫得抬了下。

    她脸颊红里透粉,不知道是冷得还是羞恼得,被咬过的唇色稍深,眼神也赧出一种欲言又休的水光。

    她原本就灵动漂亮,此时在廊下的灯火里更艳丽得勾人。

    “上楼。”

    “…噢。”

    小姑娘被羽绒服“绑”着两只胳膊,沮丧地跟上去。

    楼层非常高,是一梯一户的设计,按照外观面积,每层似乎都是两三百平米的大平层。

    电梯是近乎静音运行的,速度不算太快。谈梨冻得发僵的身体在温暖的羽绒服里慢慢回过感觉。

    她看着秦隐按下33的楼层,梯门合上,耳边就安静下来。

    沉默几秒,谈梨试图主动搭话:“我看平台新闻说zxn队内吵架了?”

    “嗯。”

    “真的吵起来了?我记得队里这几年一向很和谐,从来不闹幺蛾子……啊,难道是那两个新人,fengqi和living?”

    “嗯。”

    “他们没动手吧?”

    “嗯。”

    谈梨:“……”

    提问,性冷淡男朋友因为我没穿外套就跑出来所以生气了,巨生气的那种,我该怎么办?

    谈梨想破脑袋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

    电梯很快停在33层,她跟在秦隐身后走出电梯,看着他停在唯一的一户防盗门前,按下密码。

    “滴答”一声,门自动轻弹开。

    秦隐拉开门,直身走进去。

    谈梨低着头,慢吞吞地挪进门内。

    门在她身后自动关合。

    谈梨看着秦隐给她拉开拉链,解开“束缚”。长款羽绒服往臂弯里一搭,秦隐什么话都没说就转过身,似乎准备进去了。

    谈梨心里一酸。

    “秦隐。”

    那人停下,但没转回来。

    谈梨:“我是因为看见新闻担心你们,太着急了才没顾上换衣服的。”

    秦隐背对着她。

    谈梨看不到他的神情,只能从他声音里听出凉意:“一个队内争吵的新闻你就敢在冬天晚上穿成这样出来,以后哪天有人跟你说我出了车祸,你是不是命都不要了?”

    谈梨又急又委屈:“你生气归生气,别咒自己啊!”

    秦隐:“……”

    谈梨试探着往前迈了一步,小声咕哝:“我知道你是气我拿自己身体不当回事,我就是习惯了……以后会改的,好不好?”

    秦隐:“以后?”

    谈梨一停脚,摇头:“不,立刻改,立刻就改。”

    秦隐没说话了。

    谈梨小心地问:“但是你为什么不回头看我?”

    秦隐不语。

    谈梨装出委屈的语气:“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

    明知道是小坏蛋下套,秦隐还是叹了声。

    他转回身,低垂着眼无奈地望着谈梨:“看着你?那还怎么训?”

    谈梨立刻不委屈了,扬起灿烂的笑脸:“因为我太可爱所以不忍心训吗?”

    秦隐气笑:“你哪里和可爱搭过边?”

    “哼。”

    秦隐被女孩故作的模样逗得垂着眼发笑,声音微哑:“过来。”

    谈梨眼睛一亮,她快步走过玄关,原地一蹦就跳到秦隐身上,用力地抱住他的脖颈:“我不可爱吗!”

    秦隐妥协于“魔爪”之下,哑然失笑:“…可爱。”

    谈梨:“噫,这么不真诚。要罚你。”

    秦隐:“罚什么。”

    “那我得想想。”

    谈梨认真想了好几秒,然后眼睛一亮:“有了。”

    秦隐抬眸看她:“?”

    谈梨跃跃欲试:“就罚你,今晚侍寝!”

    秦隐一顿。

    几乎是与此同时,玄关盲区里的客厅方向,传来一声响亮的——

    “阿嚏!”

    空气死寂数秒,几声窸窸窣窣的议论传回来。

    “小冯,这正关键时候呢,你打什么喷嚏啊?”

    “对不起达哥,我没、没憋住。”

    “那你完了,你lai哥的终生幸福就葬送在你这一个喷嚏上了。”

    “啊??”

    “你俩别贫了,藏都藏不住了——老狄你往外挪挪,起来打招呼了。”

    “……”

    在令人窒息的沉默里,挂在秦隐身上的谈梨茫然地看着他的身后。

    zxn战队除了living以外的四名队员,一个接一个排着队出现在视野里。最前面那张沧桑的脸朝他们露出一个八颗牙齿的笑——

    “对不住啊lai神,耽误你今晚侍寝了。”

    谈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