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71、第 71 章
    第71章

    在知道秦隐就是liar以后,谈梨设想过几次她和他在zxn的队友们见面的场景:在p市某个阳光后的街角偶遇的,在某场比赛里隔着看台和观众席的距离远远点头微笑的,在一场节日里正式登门拜访介绍的……

    现实总是比想象“精彩”。

    还总会在你最猝不及防的时候到来。

    谈梨一个人木着脸坐在客厅的大沙发里时,就在严肃地皱着眉思考,今晚到底是从哪一个环节开始出错的。

    是不该按秦隐的地址找来,还是不该去zxn的酒店,或者她今晚就不该拿起手机看新闻?

    谈梨想着想着,大平层的东南角,次卧紧阖的房门被推开了。

    谈梨嗖的一下回过头。

    走出来的是脱去外套后穿着一身浅灰色宽松家居服的秦隐。他身后的次卧里隐隐还传出那四人的交流声,不过房门被秦隐无情一合,就把声音拍在了身后。

    然后秦隐朝沙发这边走过来。

    谈梨双手放在膝盖前,跟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似的,一副乖得不得了的样子,眼巴巴地看着他走近。

    但是还没等秦隐到她面前,她那拉不住的思绪已经绕着这人转了好几个圈圈了——

    不知道是不是家里灯光光线柔软的原因,走过来的性冷淡看起来也没那么冷了。平常似乎很凌厉的碎发软趴趴的,随意搭在额角,除了肤色还是十足的冷白感外,整个人都透着点让她想揉揉抱抱的温暖。

    这要是平常,梨哥敢想敢做,可能也就扑上去了。但刚刚犯过一个社会性死亡的错误,让她现在难得地谨慎。

    所以谈梨努力忍住了。

    秦隐走到沙发旁停住,垂下眼望着她,似笑未笑的:“怎么这么安静了。”

    谈梨无辜地仰了仰脸:“我不知道他们也在。”

    “出了点意外,临时分开,他们不方便找酒店,就跟我来这儿了。”

    谈梨瞄了一眼紧闭的次卧房门,小声问:“我是不是给你丢人了。”

    秦隐淡淡一笑,从桌上拿了个刚刷好的杯子,倒上一杯矿泉水递给谈梨:“你不是最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了?”

    谈梨接过,咕哝:“他们又不一样。”

    “哪不一样。”

    “他们是你以前的队友,当然不一样,我可不希望他们觉得你找了一个奇奇怪怪的人做女朋友。”

    “……”

    秦隐微怔住。

    几秒后,他弯下腰坐到沙发里,认真地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你不奇怪。那种只能接受一种性格和一类标签,还要对不符合他们狭隘眼界之外的人和事情恶语相向的,他们才‘奇怪’。”

    谈梨拿起水杯的手停在半空。

    安静里度过几秒,她仰起头,笑容没心没肺:“男朋友,你是第一个这样跟我说的人哎。”

    秦隐眼帘一垂,一点淡淡笑意漫上眉眼,他俯身过去,轻吻了下女孩的唇角:“所以我才会是你的男朋友。”

    谈梨沉默,然后偷偷舔了下唇角:“有道理。”

    在谈梨心底那只藏了一晚上的小坏蛋挥舞着三叉戟想往外跑的时候,次卧房门打开,冒出来的嗓门适时地再次打破两人间的氛围——

    “liar,我们这儿少一套卧具!哎呀?我是不是又打扰你们了?”

    谈梨:“……”

    这个“哎呀”,听起来就真的非常欠。

    秦隐起身:“我去给你们找。”

    转到谈梨看不见的背向时,秦隐抬眼,视线在狄达身上一瞥而过,眸子里情绪凉淡。

    无声的警告。

    “这么护短呢。”

    狄达嘀咕着,见秦隐转进通向衣帽间的长廊后,他就快步从次卧里溜出来。

    谈梨看着狄达蹑手蹑脚地从次卧走到自己面前。

    以前只是liar粉丝,还没认识秦隐的时候,她就听说zxn战队里最不正经的就是年纪最大的狄达。

    现在线下一见……

    果然名不虚传。

    “你就是梨子吧?”狄达露出八颗大牙,笑得非常豪迈,“我老早前就听说过你,对你非常佩服啊。”

    谈梨意外:“嗯?”

    狄达:“你忘了?就liar当初那个入队周年纪念日,你不是叫他告白吗?好家伙,那会儿他比现在都高冷,敢那样调戏liar的全队上下都找不着半个——我们都夸你女中豪杰呢。”

    谈梨:“……”

    我谢谢你。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第一个朝自己递出橄榄枝的,谈梨还是决定友好地对待他:“达哥好。”

    “哎你认识我?”

    谈梨保持住营业微笑:“当然,我也听说过达哥好多事迹,你在圈里也早就是名人了嘛。”

    狄达顿时来了兴趣,十分热切地坐到沙发上:“我的事迹?比如说呢,你快说个我听听?”

    谈梨:“……”

    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实诚,别人说什么他都信。

    谈梨艰难在记忆里翻找起来。

    除了liar就是liar,除了liar还是liar……她基本没浪费自己在电竞这部分留出来的脑容量,全部给liar了。

    直到某一秒,谈梨灵光乍现:“啊,想到了。”

    狄达:“嗯嗯?”

    谈梨:“你的恒温养生杯,泡枸杞的那种。”

    狄达:“…………?”

    狄达抹了一把自己胡子拉碴的脸,叹气:“行吧,我知道我在你们心目中是个什么形象了。”

    谈梨安慰他:“没关系,liar也是公认的老干部嘛。”

    狄达:“可是他帅啊。”

    谈梨不假思索:“这倒也是。”

    狄达:“…………”

    不当人是他们这个小家庭的传统美德吗?

    谈梨丝毫没感觉自己给了年仅22周岁只是长得着急了点的狄姓花样少男一个多大的暴击,她观察了一下衣帽间的方向还没有脚步声传出,就小心地转回来。

    “达哥,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狄达意外:“问我?”

    谈梨:“嗯。”

    狄达揣摩:“难道你想问liar以前的桃花?那你放心,liar虽然天生一张祸害女性同胞的脸,但一直对所有女性生物都不太感冒——这还导致他刚进队里那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锁好门才敢睡觉。”

    谈梨被带偏了,忍住笑:“那后来还锁吗?”

    狄达:“不锁了。”

    “嗯?为什么?”

    狄达语重心长:“因为后来我们发现,他不搞性别歧视,他是对所有生物都不感冒。”

    谈梨回忆了下刚认识的秦隐,笑:“毕竟性冷淡么。”

    “我们以前私下里也这么说他,不过现在……”

    狄达意味深长地看向谈梨。

    谈梨难得有点不好意思,轻咳了声故作严肃:“我不是想问这个,我是想问,今天xt新闻里报道的队内争吵那件事……”

    狄达一愣。

    谈梨观察着他的神色,立刻说:“当然,如果不方便提,那就当我没问过。”

    “也没什么不方便的。他既然在这个时候带你过来,就算态度很明确了。”狄达还是那副不正经的口吻,但语气里有点难以察觉的发沉,“今天赛前不是找liar来,给living做了一点战前辅导吗?living前两盘沿袭liar的路子,表现不错。”

    谈梨点头:“我看到了。很多人都说前两盘在他身上看见了liar的影子。”

    狄达停了几秒,弯下腰,揉了揉头发无奈笑起来:“以前就没少有这样的话,living年轻气盛,又是联盟里的新起之秀——换了你,你能甘心听这样的评价么?”

    谈梨一顿。

    思索片刻,她抬头,认真道:“如果是我,我求之不得。但我知道换了其他人,恐怕不会。”

    狄达看了她一会儿,重新笑道:“你确实挺有意思的。……没错,living当然不甘心,我是他我也会不甘心。他近半年的状态一直不对,越到重要比赛越这样,可能就是在这种心病里吧。”

    谈梨低声:“所以,第三盘开始,他就想证明做自己也能赢?”

    狄达:“对,然后输了,他咬牙又挺了一盘,又输了。最后一盘他想找回liar的那种感觉,但摇摆不定的混乱状态只让他的表现更惨烈。”

    “……”

    尽管狄达的声音很平静,这话说起来就像是在讲另一个和他无关的故事,但谈梨还是知道,这里面最心态波澜的就该是他,还有……

    谈梨看了一眼衣帽间的方向。

    那个人即便没有站在赛场上,但那些言论恐怕会让他将本来与他完全无关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谈梨迫使自己转回注意力:“那为什么living会和fengqi吵起来?”

    提及这个,狄达拧起眉:“living他赛后心态很崩,采访都没露面,回到休息室……他说了一些绝不该说的话,和liar有关的。”

    谈梨表情微微僵住。

    狄达长叹了口气,仰进沙发里:“我想他本意不是这样的,只是比赛和那些评价让他失去理智了吧。他不想活在liar的阴影下,不想被比较,这些我们谁都懂……但他不该提liar的受伤的。”

    “——!”

    谈梨眼神一栗,下意识地紧攥起手指。

    即便没有在当场只靠猜测、即便只是回忆网上那些对liar手伤的恶语相向,谈梨都觉得无法遏制的恼怒情绪在心底挣扎着要迸出来。

    谈梨放在膝盖上的手无意识握成拳:“他说什么了。”

    狄达直起身看了她一眼,无奈笑笑:“我还是不重复了。liar的手伤也是小冯最碰不得的高压线,liar还没什么反应,小冯当场就炸了。幸亏王藏和尤上离得近,把他拉住了——要不然可不只是一场争吵那么简单就能收场的了。”

    说到这个,狄达显然也有些后怕,微微咬牙:“这小子平常看着无害还咋呼,一犯起毛病跟小野狼似的。liar手伤了那件事后,他看liar比亲哥都亲,谁提咬谁——living就是脑子抽了在他面前中伤liar的手。”

    谈梨没来得及顾上living的中伤,她的思绪被戛然卡在中间的某个信息点上。

    过去好几秒,谈梨才抬头:“liar手伤那件事……是什么意思?”

    狄达一懵,回头:“你不知道?”

    谈梨:“知道什么?liar的手伤——不是训练和比赛导致的?”

    狄达:“卧槽,他没跟你说过然后被我说漏嘴了吗?”

    谈梨朝狄达那里直接坐近十公分,眼神都变得冷冽:“他当初手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狄达:“……”

    狄达被面前这个小姑娘的气势给震住了。

    他小心翼翼地试图往后挪:“既然他还没跟你说,那你能不能当没听见我刚刚说过的……”

    “不能。”谈梨不假思索。

    狄达噎住。

    和谈梨对视数秒,狄达不得不妥协:“卓梓期你知道吧?”

    谈梨没表情:“连佳期的男朋友,前zxn二队队员。后来被开除出队,一堆弱智在外面说是liar喜欢连佳期而嫉妒他,公报私仇。”

    狄达冷笑:“信的确实是弱智。卓梓期会被开除的原因很简单,他和小冯那时候都是二队的中单,只不过他是正选,小冯是替补。小冯那年就刚满16,潜力已经非常恐怖,卓梓期怕他顶了自己,就使了些……下作手段。他设了个圈套,骗冯启牵连进一场私下赌赛里。冯启中途察觉不对,跑了,被那帮人追;而liar那时候也发觉了一些情况,去找冯启。”

    话到尾音,狄达几乎有些恨得咬牙切齿了。

    谈梨感觉心口越来越沉下去,暖意融融的房间里,却让她冷得想发抖。但她忍住了,只是更紧地攥紧手,指甲几乎要扣进掌心的肉里。

    “…然后呢。”

    狄达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没察觉到谈梨的异样:“然后发生了冲突……liar的手腕受了击打伤。对于普通人来说,兴许就是养几个月半年就能恢复如初的,但liar不一样——半个月后就备战世界赛,他带伤上阵,导致伤情不断恶化。就是在那样的伤下、他帮我们拿下了第二个冠军。”

    狄达说完猝然一笑,声音却嘶哑:“所以当年拿到第二个总决赛冠军,他们都不懂从不接受任何公开采访的liar为什么会有那唯一一次例外,原因其实很简单,那时候liar大概把那当成了自己最后一场世界赛。”

    “但第三年,队里不争气啊,王藏家里出事,下路状态天天梦游;中路提了小冯,磨合问题巨大;打野位后继无人,换个不够格的,能叫zxn一年内从云上掉下来、摔个稀巴烂。liar就那样又硬扛了zxn一整年,把整个队伍重新整合、调配、为继任者做准备。”

    狄达咬着牙笑起来,或许是情绪波动得太厉害,他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轻抖了下。

    “liar退役的时候,好些战队粉丝哭、闹、骂,我当时就想,你们有些人是活该啊——这个人手腕伤势复发的时候整个手腕都要红肿起来、动一下手指都会疼,他还要训练、还要比赛,他扛着整个队硬生生熬了一年,队医都问他是不是不想要这只手了——他们那时候在干什么呢?他们在冷嘲热讽,所有错都是liar的,骂liar状态不行,骂liar借伤装怂——装你妈.的怂!”

    狄达恨声收住。

    他一直在笑,但眼圈还是没压住情绪红了起来。

    客厅里空气死寂。

    谈梨不知道什么时候低下头的,松散的长发从她耳朵旁和肩上滑下来,把她的脸半藏半掩在阴影里。

    唯一能透露她情绪的,只有那双放在膝盖上的手,它们握成拳也克制不住颤栗。

    狄达终于从自己的情绪里脱离。

    他慢慢回过神,清了清有些嘶哑的嗓子:“我真不该说这么些的,又没忍住。队长……liar要是听见了,还不得——”

    “听见什么。”

    一个冷淡声线从走廊里冒出。

    狄达悚然一惊,扭头看过去,就见秦隐抱着一床被褥走出长廊。他停下来,眼神微妙地望着沙发上间距不足十公分的两人。

    一两秒后,那人眸子里幽暗下去。

    “行啊,我才走几分钟,你这是准备撬我墙角?”

    “——??”

    一惊未平一惊又起。

    狄达被这句吓得差点原地起跳:“我哪敢啊?”

    他一个冲刺过来,接住秦隐手里的卧具。在转身跑掉之前,狄达还特别不男人地小声补充了句——

    “都是你女朋友逼我的,真的。”

    秦隐:“?”

    不等秦隐冷飕飕的目光落下,狄达已经脚底抹油。

    次卧的房门哐当一声就关上了。

    秦隐站在原地。

    沙发上坐着的小姑娘一直没什么反应,即便他的开口也没能让她抬头。秦隐倒不会真觉得狄达有胆子撬他墙角,只是刚出来看见的那一幕让他本能有点吃味罢了。

    但谈梨现在的状态,显然不太对。

    想到狄达落跑之前说的那句话,秦隐微皱起眉,朝谈梨走过去。

    他停在谈梨腿前,穿着奇奇怪怪的浅藕色丝质睡裙和长大衣搭配的女孩一动没动,白皙的小腿在光下透着一种瓷一样的美感。

    秦隐等了两秒,低声:“谈梨。”

    小姑娘没反应,也没回答。

    秦隐不喊第二遍,他直接蹲下身,从低着头的小姑娘眼皮子底下的角度看她:“你……”

    秦隐话声戛然而停。

    他怔得眼角微张,像是惊住,身影都僵在原地。

    而谈梨也终于抬眼看他。

    眼圈通红,眼里窝泪。没流下来,但是在眼眶里打着转,亮晶晶的,看起来随时都要大颗地跳出来。

    秦隐难能惊慌。

    他见过她各种各样的笑,微笑着的,坏笑着的,得寸进尺后装无辜笑着的,灿烂笑着的……但很少见她哭。

    除了初遇外的第一次,是在那个深夜的教学楼。

    乌云、黑夜和雷鸣暴雨把那个晚上变得像个世界末日,狼狈的女孩带着一身湿潮扑进他怀里,抓着他胸前的衣襟哭得哑着声,说“liar,救救我”。

    秦隐从来冷漠,第一次学会共情。

    也使得后来无数个梦里,那一幕无数遍在他脑海里回溯——像新手教程,但不同于他最擅长的,每一次他都手足无措,狼狈至极。

    无数句话和反应涌上来,又被压下去,秦隐最后只能将声音压到最轻:“发生什么事了?”

    谈梨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眼睛里蓄满了泪。

    秦隐苦笑:“你这是在给我上刑么。”

    谈梨动容,终于开口,声音喑哑:“我想‘杀’了卓梓期。”

    秦隐一怔。然后他慢慢明白过来。

    他眼神幽深地看了一眼次卧的方向,不知道在心里给狄达记上了如何日后祸根的一大笔,这才转回来。

    “已经过去了。”

    “过不去!”

    谈梨咬着牙,或许是因为情绪迸出来,眼泪也跟着跳出,像秦隐想的那样的,大颗的泪珠。

    只是不等秦隐去给她拭掉,就被从难过里恢复思考的谈梨自己用手背一把抹去了,她眼神和语气都更凶狠几分。

    “我要查到他的信息、要找到当初那件事的证据,他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全都要一件件给他扒出来,我一定要让他一辈子都悔恨、他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

    秦隐叹声:“他已经付过了。”

    “那不够!”谈梨想都没想。她眼帘下乌黑的瞳孔里情绪流转,像脑海里不停的计算和谋划。

    秦隐望着她,这样定睛看了几秒,他忍不住垂眼笑了。

    和别的女孩撒娇或者发脾气不同,谈梨说“我想‘杀’了他”时半点柔软也无,又凶又狠,就真的开始思考和计划怎么叫这个人彻底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就像他以前发觉的:多彻头彻尾、没心没肺还肆无忌惮的一个小坏蛋。

    谈梨被打断思路,看他:“你笑什么?”她的声音和眼神又从那种凶狠里剥离出来了,重新变得柔软、难过。

    因为心疼他而难过。

    是了。

    她没心没肺,肆无忌惮,她是天下第一的小坏蛋。但她只对一个人好,像只穿上铠甲的小刺猬,她所有的柔软和跋扈和爱和疼,全都只给了那一个人。

    秦隐半蹲在谈梨坐着的沙发前,抬头看着她,仍是淡淡笑意,眸子深熠:“我在庆幸。”

    谈梨茫然:“庆幸什么?”

    秦隐:“庆幸联盟里那么多厉害的选手里,你却只喜欢liar。庆幸liar是我,不是别人。不然……我不知道我要有多嫉妒那个人。”

    谈梨怔住:“你也会嫉妒吗?”

    秦隐:“我又不是神,我当然会。我现在就在嫉妒。”

    谈梨:“?”

    秦隐起身,抱住沙发上的小姑娘,把她紧紧地藏在自己怀里:“生命又短暂又宝贵,把你额外的每一秒都花费在我身上吧,不要浪费时间去找那些人。”

    谈梨听懂了,趴在他怀里闷闷不乐:“你就是不想我报复卓梓期。”

    “他已经在这个圈子里永远消失了,这是他付出的代价,足够了。”

    “这点代价怎么抵得过你的手!”

    “我的手已经在停训休养里慢慢恢复了。把他彻底扔出去的那几场solo,你不是看过了?”

    “那也……”

    “而且我不想你和他接触,那些脏的、危险的东西,最好都离你远远的。”

    “……”

    秦隐松开怀里的女孩,垂下眼来看她:“能答应我么。”

    谈梨沉默许久,终于不甘心地点了点头。

    秦隐:“你会骗我么。”

    谈梨轻哼:“是你叫liar,又不是我叫liar。”

    秦隐笑,却坚持追问:“会么。”

    谈梨低着头,脸颊漫上可疑的红。安静后她抬头,红着脸颊,但认真又坚决:“对你,永远不会。”

    秦隐垂眸而笑。

    他重新抱她入怀,声音低低的,似喟叹似无奈:“你看,所以我才庆幸。”

    谈梨听得似懂非懂。

    但她感觉到秦隐心底的动情了,再想起今天早上某人说过的,因为是生日所以什么都会答应,谈梨慢吞吞地伸出手,小心地想要攥上他的衣角。

    没等握住,“哐当。”

    次卧门又开了。

    这次谈小坏蛋忍无可忍,眼神凶狠得扔刀子似的,嗖一下甩过视线去——

    狄达拿着平板走过来,表情难得严肃:“liar,梨子,这个视频在xt平台已经传疯了,你们必须得看看了。”

    谈梨:“?”

    几分钟后。

    zxn前身全队会师客厅,一个比一个表情严肃,手里还都拿着赛后一般严禁队员们看的电子设备。

    相关页面的标题关键词也大同小异——

    梨子,l型耳钉。

    “撤是来不及了,”王藏放下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他和xt平台某位高层负责人的聊天框,“传播面太广,这爆出来的也太是时候,圈里zxn粉丝今晚没有不在线的,全都见着了。”

    狄达也皱眉:“living怎么说也是zxn的现役队员,就算再出乱子,粉丝也有回护的——这事不一样,出在今晚,正好给了他们一个发泄渠道,全都他妈疯了。”

    冯启担忧地问:“梨子没事吧?”

    秦隐冷沉着眼,从手机屏幕上抬起视线。

    zxn几人表情各异。

    同队时间长则三四年,短也有一年多,他们还是第一次在liar身上看到这么吓人的情绪。

    秦隐自己也有所察觉。

    他垂回眸,克制地按了按眉心:“我把她手机收走了。等处理完了再还给她。”

    狄达说:“那就好。瞧这生日过的……电竞圈这帮喷子喷起人来真是一点底线都没有,一个小姑娘,就戴个耳钉,他们怎么能骂得这么不堪入目?”

    尤上沉着脸点头表示赞同。

    冯启犹豫好久,小心开口:“主要是那颗耳钉,对lai哥的粉丝来说,意义太不同了……而且梨子在lai哥粉丝里的名声,因为周年纪念那件事,一直不太——”

    他话没说完,被旁边狄达用力撞了一下。狄达示意他抬头,冯启正看见秦隐更加幽暗下去的眼眸。

    比窗外初冬的夜色都冷。

    冯启不敢说话了。

    客厅里沉寂许久,还是狄达开口问:“liar,这事你准备怎么处理?是承认还是否……不是,是承认还是不管?”

    秦隐没回答。

    王藏语气有点暴躁地说:“今晚这关头卡得,圈里发大洪水,正愁‘排洪口’——不出事zxn倒霉,出事了不承认梨子倒霉,承认了liar倒霉——怎么转来转去,全是我们自己人??”

    秦隐沉眸起身:“她没做错任何事,不该被骂。”

    狄达不意外,只叹了口气。

    冯启下意识问:“lai哥,你、你要做什么?”

    秦隐:“开直播。”

    冯启:“?!”

    “卧槽?”

    有人替冯启喊出了震惊的一嗓子。

    秦隐停身,皱眉看向狄达。

    狄达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他从沙发上蹦起,举着平板就拍到秦隐眼皮子底下。

    最新动态,谈梨的。

    【梨子lizi】:

    “低配,仿款,物美价廉,欲购从速。(附链接)”

    其余三人也陆续看到了。

    冯启惊讶仰头:“lai哥,你不是把她手机收走了吗?梨子姐拿什么回的?”

    王藏乐了:“这回应可真是,不怕事……你还叫什么梨子姐,叫梨哥啊。”

    冯启点点头,随即指着手机意外地说:“回复好快。看热闹的路人那部分都笑疯了,说她商业鬼才呢。”

    “还真是,也不知道她怎么挂上的链接,够速度啊。”

    一直沉默的尤上突然抬了抬头:“liar,热评在玩你那个梗了。”

    秦隐一僵。

    几秒后,他眉眼冷如冰霜,低头从狄达手里拿过平板,没表情地点进那条动态的评论区。

    除了谩骂,满屏密密麻麻的重复的一整片——

    【去玩梦魇,梦里什么都有。】

    那些刷梗或恶意或玩笑,跟着笑脸、倒竖拇指、骷髅头……各种各类的表情。

    那时候她在生病啊。

    他对她说了这么过分的一句话,然后这句话变成了一把刀子,所有人都可以以他的名义,握着这把刀子,毫无愧疚地扎在她的心上。

    小坏蛋是没心没肺的,但liar对她来说不一样。

    她那天会有多疼、他从不敢想。

    握在平板边缘的指节收紧,紧到仿佛要把它捏碎。

    然后蓦地松开。

    秦隐点进后台,退出账号,然后登陆自己的。

    狄达不安地开口:“liar,既然梨子都开了个玩笑,路人反应也还行,黑子不用理会,你就别管……”

    “别说了。”

    秦隐不过片刻没开口,声线竟已然沉得沙哑。

    狄达从他的声音里嗅到一种暴风雨前的冷意,自觉缩回去。

    主卧的房门正巧在此时打开。

    松散着长发的小姑娘露出脑袋,脸上满是灿烂的没心没肺似的笑容。

    “你们回去通知zxn的公关部门,今年年底记得给我发红包啊——我替你们扛了一半火…力……呢。”

    谈梨的声音在狄达的疯狂眼神示意里,渐渐停住。

    她预感不太好地看向没抬头的秦隐:“你在干什么?”

    秦隐仍未开口,也没抬头。

    几秒后,他在平板上飞快跳动的指节停下,点向“发送”。

    门边的谈梨骤然变了脸色,她原地起跑,直接快步过来扑向秦隐——

    “不行!”

    秦隐早有意料,在她即将扑上身的前一秒侧身一避,然后伸手一捞。

    小姑娘被他从背后打横捞进怀里。

    秦隐平静抬眼,另一只手把平板递到旁边。

    “好了。”

    他拎着试图挣扎的谈梨往主卧走去。

    狄达接过平板,恨不得从指头缝里看屏幕。

    事实也恐怖得如他所料——

    【liar】转发【梨子lizi】:

    “我送的那颗不准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