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72、第 72 章
    第72章

    谈梨被秦隐拎回主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房门在她面前无情地关合,连带着zxn队里四人的谈论声一并被拍到门后。

    虽然没能捕捉具体,但只听冯启被吓得咋呼的那声惊叫也可以预想秦隐一定搞出个大事件——以liar在圈内的影响力,一条动态发出去十秒就“无力回天”了。

    谈梨绝望地垂下手。

    感觉到怀里的小姑娘似乎安分下来了,秦隐意外地低头看去:“不挣扎了?”

    谈梨气若游丝:“你发都发了,我再挣扎还有用吗?”

    秦隐眼里含笑,把谈梨搁到了主卧大床前的床尾凳上。他顺势蹲下身,从垂头丧气的小姑娘眼皮子底下望着她:“这次是你先自作主张的。”

    谈梨懊恼抬头,愤愤地说:“我是问盛喃,她说已经有人在你以前发的动态下带你的节奏了,竟然还说你如果这时候谈恋爱就是不顾zxn死活的白眼狼——为了封住这种智障的嘴!”

    谈梨说得激动,小腿都跟着不自觉地翘了下,踢到秦隐屈起压平的膝前。

    秦隐伸手勾住女孩脚踝,把她那不安分的动作压住了,然后才淡淡抬眸:“她只说有人带我的节奏,就没告诉你,xt平台现在有多少人在网暴你?”

    谈梨一噎。

    她下意识想装傻来着,但身上就剩件浅藕色睡裙,从小腿开始光裸——此时脚腕被那人握在掌心,就好像被拿捏住了什么弱点似的。

    她偷偷想把脚缩回来,但还没挪上一公分,就被秦隐更紧地握住。干燥微热的温度顺着皮肤的感应攀上来。

    谈梨不说话,秦隐却没放过她的意思:“而且,你是怎么封他们的嘴,拿自己堵.枪.眼?”

    谈梨犹豫了下,心虚又怂地挪开视线,低声辩解:“我和你的情况不一样嘛。我也不是什么明星选手,连网红主播都不算,大不了就直播解约……让他们骂几句也没事。”

    “那是骂几句的问题程度?”秦隐的声线沉下去一个八度。

    听出秦隐动了真火,谈梨彻底怂了。她眼睛嘀哩咕噜地转了转,不知道又想到什么鬼点子。

    坐在床尾凳上的小姑娘对着窗帘紧阖方向,挤眉弄眼地调整了一番表情,然后慢慢扭回头。

    对上秦隐视线时,她已经是一副委屈又可怜的模样了。

    “今天是我生日,你早上还说什么都听我的。”

    “……”

    “一天还没结束呢,你都凶我两回了。”

    “……”

    “呵,男人,果然得到就不会珍惜了。”

    “得到什么了?”

    “…啊?”

    谈梨入戏太深,慢半拍反应过来,脑海里把最后一句台词拽回。

    啊,好像背多了。

    谈梨心虚低眼,正对上还蹲在她腿前的男人落了星子似的深眸。

    秦隐不紧不慢地又重复一遍:“我得到什么了…嗯?”

    他声音压得极轻,尾调又微微挑上去,勾起一点叫谈梨觉着陌生又悸动的情绪。

    谈梨眨了下眼,脑袋里思绪带着求生欲转得飞快:“嗯,得,得到了,我的……爱?”

    秦隐哑然而笑。

    像是空气里绷紧的那根弦,随着这人好听的微微低哑的笑声蓦地松弛。谈梨吐出一口气,趁他不备,抽回小腿就想往床上退。

    秦隐那一秒是下意识的反应。

    他知道握在掌心里的是谈梨,所以在温度消失的那一秒,他想都没想,起身就将还没来得及逃出多远的小腿握住,然后朝自己的方向拉回。

    等察觉这一瞬他心里那部分第一次冒尖的占有欲,秦隐自己都怔住了。

    浅藕色的丝质睡裙被床单摩擦起灼人的温度,重心失衡,灯光翻覆,衣料窸窣。

    谈梨回神时,已经惊慌到茫然地仰面躺在床尾。

    视野上方是俯身的秦隐。

    那人的手臂就撑在她的身旁,她仿佛能听见他脉搏鼓噪的跳动。卧室天花板上晃眼的灯被他身影藏住,光从他背后拓下,描出凌厉又模糊的残影。

    那双背光的眸子里,深沉,幽暗,又好像有什么亟待从那墨一样的黑色里挣扎出来。

    带着某种……渴求。

    谈梨没在他身上见过这样的攻击性——

    是和平日里完全不同的秦隐,剥去清冷淡漠的外壳,露出凌厉又危险的性感。

    小坏蛋还是小坏蛋。

    她不但不觉得怕,反而眼神里跳起点雀跃来。于是那些伪装的委屈可怜无辜之类的情绪像一面薄薄的玻璃,被轻叩击就碎了一地,踩着那些碎片,里面那个笑得坏坏的小姑娘跑了出来。

    她歪过头,在离着自己极近的那人的手腕上吹了口气。

    “呼。”

    秦隐眼神一跳,醒神。

    他开口想道歉,却在那之前就被打断——

    “你压着我头发了,小哥哥。”

    “……”

    谈梨好久没这样称呼他了,乍一听到,恍惚里竟叫人陌生又怀念。秦隐的目光下意识地从女孩连着移开,随着这话音落到自己撑在她身旁的手掌下。

    她的长发在光下釉上一层浅浅的金白,像柔软的纤长的水草那样在深色的床单上舒展。

    松散披着的大衣外套在方才的动作里被挣掉了,只剩一件薄薄的藕色睡裙。细嫩如花蕊的白在锁骨和纤细的颈下漫延。

    不待思绪发散,秦隐就迫使自己回神,他借着跪撑在床尾凳处的膝盖力量支起身:“…抱歉。”

    性冷淡的嗓音都哑下来了。

    谈梨怎么可能肯放他离开?

    小姑娘想都没想,白生生的胳膊朝上一抬,攥住男人深灰色家居服的衣领,就把那性冷淡往下一拽。

    “道歉就完啦?”小姑娘抬起下巴,朝他笑得挑衅,“小哥哥你行不行啊?”

    秦隐神色平静得好像不受她干扰,只眼眸深深,声音也低得有些发哑的沉:“那你想怎么样。”

    “我想?”

    “嗯。”

    “我想什么你都答应吗?”

    “…”

    “早上你还这样答应的。”谈梨戳他胸口,“现在就反悔,小哥哥你的良心不痛吗?”

    秦隐叹了声气,握住小姑娘那只不安分的手,压回她耳旁:“因为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哦?”谈梨眨眨眼,“你还会读心呢小哥哥?”

    秦隐微皱起眉。

    谈梨自由的那只手攥着秦隐的衣领,轻轻往下拖拽。其实这件家居服柔软宽松,弹性很好,根本没法迫使秦隐低身。

    但是察觉了她的意图,那人喉结微微滚动了下,还是克制而纵容地放低身靠近她。

    谈梨露出得逞的笑,她故意凑上去,几乎要吻到他耳心似的说话:“那你说,我在想什么啊?”

    “……”

    秦隐隐晦而深沉地望了她一眼,没说话。

    谈梨笑:“你其实根本没猜到我的想法吧?”

    “……”

    激将法对性冷淡显然也作用不大。

    见弯弯绕绕的不行,谈梨轻眯起眼:“你真不说?好,那我说——秦隐,”她呼吸着他的呼吸,“我要正面up你。”

    她努力藏了,但还是没藏住。

    艳丽的嫣色攀上她的脸颊,颈项,像是开出一朵朵羞赧又傲人的花。她眼神乌黑,红着脸也不避不退地看他。

    秦隐终于叹声:“不行,你还小。”

    谈梨:“?”

    谈梨一挺胸脯:“我不小了,有ccup了!”

    两人距离原本就拉到很近,此时谈梨身前的睡裙几乎贴上秦隐的家居服,那似有若无的柔软触感让秦隐眼神一僵。

    谈梨刚压下心底没忍住冒头的羞赧,见到他反应立刻就忍不住调戏了:“我还小吗——唔。”

    没来得及得意的小姑娘被收着力道的一下轻按到额头前,秦隐把她压回床上,低哑着声:“别闹了,谈梨。”

    “……”

    然后房间里就没了声音。

    秦隐等了许久都没等到女孩再开口,她安分了,安分得让他都不安了。

    秦隐挪开手。

    他看见谈梨就着他方才的动作,一动不动地仰在床上,她嘴角的笑意抹去了,只一双眼瞳乌黑澄澈地望着他,里面满是他的身影。

    “我没闹,我是认真的。”

    秦隐一怔。

    然后谈梨又笑起来。

    那双眼睛里却一点点写上难过,半真半假,让秦隐也无法辨别是不是她又一次的伪装。

    “我这样撩你了你也无动于衷,其实你只是对我愧疚、想补偿我对不对,所以你才对我没感觉也没反应……”

    “你就气我吧。”

    一声低低的喟叹打断女孩有点加快的语速。

    猝不及防的,谈梨面前一直支撑着的男人松开力度,俯身落下来。柔软的大床被压出更深的凹陷。

    身影交叠。

    谈梨在薄薄的睡裙根本隔不住的热度和触感传回大脑的第一秒里,就僵住了。

    又怂又乖,一动不动。

    这也不妨碍全身的血好像都涌到她的脸上,几乎停止思考的大脑判断她脸颊的温度应该足够煎鸡蛋了。

    她努力把自己和床板融为一体。

    秦隐的呼吸就埋在女孩细密的长发里,那种淡淡的香气让他本就残存不多的理智更被消磨成发丝一样绷得快断的弦。

    几秒后,他侧了侧头,半阖着眼,在吓得一动不动的女孩耳边,声音低哑满浸情.欲:“我对你没感觉?”

    谈梨第一次听见性冷淡被自己逼得微微咬牙。

    她感觉自己真是好样的。

    就是下场可能会有点残……哦不,惨。

    谈梨不敢动,战术装死。

    秦隐气得发笑,他在她颈窝旁微撩起眼,沙哑着声音,勾人又杀人:“来。现在说要正面上.我,我就答应你。”

    大敌当前。

    谈梨怂了。

    怂得很彻底:“我错了。对不起。立刻就改。”

    业务熟练,语速均匀。

    半晌无声。

    就在谈梨考虑要不要冒着生命危险动一动的时候,她听见耳旁极近的距离下,那人轻叹了声。

    还是那句。

    “你就气我吧。”

    这一次,她终于听出里面饱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情绪,爱,纵容,疼惜,小心翼翼……

    谈梨莫名其妙地有点鼻头发酸。

    她低了低眼:“我还没准备好。但我不是想戏弄你,我只是怕——”

    “我知道。”

    秦隐声音低低地打断她。

    谈梨睁开眼,茫然地看着天花板上被灯光描摹的壁纸。

    “我不会用这种方式给你安全感,谈梨。这也给不了你想要的安全感,你知道。”

    秦隐轻轻吻过她的长发、耳廓、脸颊,温柔得声音都仿佛呢喃——

    “我说过会治好你,就一定做到。”

    路还很长。但别怕黑。

    因为我会一直陪你走下去。

    如秦隐谈梨和zxn全队所能预料到的那样,liar那条动态一发出去,顷刻就成了半个电竞圈的集火对象。

    喷子们也想喷梨子来着,但一股脑冲到她动态下,才发现无处下口——

    长得漂亮身材好,游戏实力至少不是他们够得着。主动背锅不闹妖,要不是被偷拍人家还在低调。更过分是三次元就读最高学府,招牌往那儿一戳,人均气焰短三分,只敢说是这辈子都得不到我的学校。

    千辛万苦思来想去,喷子们终于艰难地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谈梨瞒着秦隐偷偷开了直播,还没说话就见土豪炸了个大烟花,彩字当空:

    【你不是有男朋友吗?为什么要戴liar送的耳钉!】

    谈梨早就考虑好,一切以藏住liar三次元信息为重,能藏多久算多久。

    所以她在直播镜头前脸不红气不喘,淡定登录游戏:“分了啊。”

    弹幕:“???”

    谈梨:“他太帅了,我配不上他。”

    弹幕:“??你配不上他就配得上liar?”

    谈梨没回答他们。

    她在屏幕上手速极快地开了个聊天框,备注是liar。

    “在吗?”她戳过去一条。

    几秒后对面就回了:“嗯。”

    弹幕努力克制了酸,但还是没完全克制住。

    【玛德我也想有liar的私人联系方式】

    【敲,我也想被liar秒回】

    【liar回复人的时候竟然还会加标点符号,而不是只有一个标点符号?】

    【心疼一炀哥,说好的好基友一辈子呢,他都只配一个句号】

    谈梨舔着糖片,心情极好地敲字:“我配得上【liar】吗?”

    聊天框上方的“对方正在输入”持续了两三秒,一条新消息嗖的弹出来。

    liar:“就只是一个打游戏的,你有什么配不上。”

    liar:“不准偷吃糖。”

    谈梨面上的笑僵住。

    几秒后,她咕咚一下把糖咽了,朝直播镜头吐了下舌头:“我没吃,真的。”

    弹幕里酸成汪洋大海。

    【???】

    【就只是一个打游戏的】

    【就只是一个打游戏的】

    【liar,就只是一个打游戏的】

    【这话要是换别人说,我得捶爆对方狗头】

    【玛德,踹翻这碗狗粮,走了!】

    被秀成丝血的喷子们艰难找到了最后一个突入点。

    【照这么说,liar都退役了,唯一的优势也没了,你还要跟他在一起,是不是就为了他的钱!】

    刚有人被启迪得眼前一亮,就见直播间里的谈梨想了想,拽过大号手袋一通翻找,最后才冷淡又嫌弃地掏出一把车钥匙,放在桌上。

    “我前两天生日,家里有人送的。”

    看清车钥匙,弹幕沉默数秒。

    【xx家旗舰版,还是刻字限量款】

    【我现在改怀疑liar图谋不轨了】

    【屁啊,liar这两年世界第一打野名号你以为白给的?他积蓄恐怕更没边呢,而且他如果想要钱,随便接个代言或者直播,多少钱赚不到??】

    【自取其辱,我走了】

    一番无果,喷子们苦思冥想他们以前是怎么嘲讽这个女人的。

    然后他们就发现,他们唯一的武器就是liar对梨子的不以为意。在那种态度转变以后,他们竟然连个开火的理由都找不到了。

    于是喷子们只能愤怒地跑到liar动态下无能狂怒——

    【zxn都输了,你还谈恋爱,你没有心!】

    谈梨兴致勃勃地在直播间里读评论,读完就抬头看直播镜头:“怎么,zxn和liar签的不是三年选手约,而是终身爱豆经纪约,不准谈恋爱一辈子只能孤独终老那种?”

    【你怎么能把意义那么重大的耳钉送给梨子!?】

    谈梨读完摸了摸耳垂,惊讶地问:“这是你们众筹买的?”

    【我们这么喜欢你,你选了梨子不觉得辜负了我们?】

    “啊这,”谈梨托住脸颊,“我这么疯疯癫癫的都知道,喜欢不代表就会被回应,你们不知道吗?而且要想每个人的喜欢都不辜负……”

    谈梨换了只手托脸,无辜:“就算我允许,我国法律恐怕也不允许。”

    【liar你配不上梨子】

    最后一条评论让谈梨读到一半就卡壳了,她脸上笑意一淡,然后慢吞吞皱起眉,指着屏幕:“这谁说的?胡说八道,liar谁都配得上。”

    一边说着,谈梨一边手速超快地把那条评论给举报了。

    理由:散播谣言。

    弹幕:“……”

    行吧。

    谈梨看见“举报成功”的字样,露出满意且灿烂的笑。

    不等她再去点下一页的评论,直播间观众们耳朵里突然多了个隐约的声音:“又开直播?”

    直播镜头前女孩灿烂的笑容一僵,然后抬头,然后丧下脸:“我这个月直播时间还没满呢。”

    “还偷吃糖了?”

    “没……”

    “你答应过我什么?”

    “对不起,我吃了qwq”

    “说再见。”

    “…大家再见。”

    直播间暗下去前的最后一秒,他们几秒前还得意洋洋的小主播像个偷玩被家长抓包的小学生似的,蔫头蔫脑地被拎走了。

    从网吧出来,谈梨拉着秦隐去了旧楼天台。

    天台边上的水泥围栏有点脏,谈梨变魔术似的,从手袋里翻出两张空白的a4纸,铺好。

    然后她趴到上面去,还朝秦隐招了招手:“我研究过了,这个角度的风景最美,你来。”

    秦隐走上前,却没接谈梨递来那张白纸,而是从后面环抱住小姑娘,然后下颌抵着她头发。

    秦隐低声笑了下:“明明是这个角度最美。”

    谈梨不安分地晃了晃脑袋:“你不会是在说我很矮吧?”

    “不是,”秦隐低了低头,似笑未笑,“你就这么介意自己的身高?但166本来就不矮。”

    谈梨撇嘴:“谁让你186。”

    秦隐:“186和166,不是刚好?”

    谈梨:“?哪里刚好,接吻都像练下腰……”

    说着说着话,谈梨笑起来:“这话我好像说过啊?”

    秦隐淡定:“你还对全班说,你是劈一字马壁咚我接吻。”

    “哈哈哈哈这个接吻姿势,我是天才吧……”

    谈梨窝在秦隐怀里,笑得打跌。

    秦隐伸手扶着她,眼角懒散垂着,眸子里笑意清浅纵容。

    谈梨等笑累了,就懒洋洋地趴在秦隐怀里,靠着他胸膛看天边的太阳一点点往西山下沉。

    天空昏暗却明媚,像铺开的水粉画,晕染着交织着,动人心魄。

    安静的晚风里,秦隐低了低头,问:“今天心情不好吗?”

    “很好啊。”

    “那怎么想起来这儿了。”

    “唔,这不是看你最近为zxn的事情忙得很累么。”

    谈梨靠在他怀里,俏皮地往后仰头,倒望着他:“living确定要转去了?”

    “嗯。”

    “好突然啊。”

    “不突然。”

    “嗯?”谈梨好奇地看秦隐。

    “我从zxn退役后,肖一炀就代表向我发出过邀请。”秦隐一顿,似乎想起什么,勾起唇角淡淡笑了下,“就是在我第一次见到你的那天晚上。”

    谈梨:“啧啧,那还真是早有预谋。”

    秦隐无声一叹:“也是zxn给了他们机会。”

    “那里确实更适合他,”谈梨停了下,小心地问,“那适合zxn的打野选手,物色到了吗?”

    秦隐沉默片刻:“没有。”

    天台上重新变得安静。

    不知道过去多久,谈梨突然开口:“你的手伤,恢复多少了?”

    秦隐眼神一顿。

    然后他垂眸,似乎答非所问,却正中默契:“我答应过我父母,三年退役,而且会回来完成学业。”

    谈梨点头:“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事实上,我上个周偷偷跑去找过萧阿姨。”谈梨声音小了点。

    秦隐一怔:“你不是很怕她么。”

    谈梨:“是有一点,也不算怕,就是紧张,我没什么和长辈相处的经验,担心做错什么。”

    秦隐眼神一轻。

    须臾后他抬手,安抚地摸了摸小姑娘脑袋:“你去找她做什么。”

    “谈你的事情啊。”

    “我的事?”

    “嗯,”谈梨掰手指,“从小到大怎么优秀,怎么不爱说话,怎么原则性强说一不二,怎么被女孩子追到家里……一些有的没的。最后就说到你进联盟做职业选手的事情了。”

    秦隐轻叹:“那你应该知道,我答应过他们,就不会反悔了。”

    谈梨眨眨眼,耍赖皮:“liar答应的退役,跟你秦隐有什么关系?”

    秦隐哑然失笑。

    几秒后他才停住,眸子里仍含着笑意问谈梨:“你就这么跟我妈说的?”

    谈梨立刻板起脸:“那我倒是没那个狗胆。”

    秦隐笑意愈发难抑:“你就只会跟我耍无赖,还喜欢得寸进尺。”

    小姑娘呲牙,笑得灿烂:“不可以吗?”

    “可以。”秦隐笑着想抱紧她,“永远可以。”

    谈梨却灵敏地一蹲身,从他臂弯下躲出去了。

    她故作严肃地说:“不要搂搂抱抱的,我们在聊正经事呢。”

    秦隐侧过身,靠着水泥围栏,似笑非笑地朝她伸手:“在我怀里不能聊?”

    “也能……不行!”谈梨拍掉自己受蛊惑的手,眯眼警告,“我真的跟你谈正经事情呢,我警告你你不要总诱惑我啊公狐狸精。”

    秦隐垂眸,莞尔:“好,听你的。”

    谈梨清了清嗓:“我想过了,你答应叔叔阿姨的就是三年后退役和完成学业这两件事——第一件你已经完成了啊,谁都知道liar退役半年了,这有什么问题?”

    秦隐纵容任她:“嗯,第二件呢。”

    谈梨拎过自己的大号手袋,打开,从里面拽出一只黑色文件夹。然后她手一翻,把文件夹拍到秦隐面前:“给!”

    秦隐接过:“这是什么?”

    谈梨:“自修申请需要的所有相关材料和表格。”

    秦隐怔了下。

    谈梨掰起手指,认真地说:“我想过了,以你的实力,自修完成大学课业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只要按时回来考试就好了。为了提高效率和绩点,我可以被你备课、整理重点、做笔记、交作业……”

    谈梨一顿,有点犹豫:“虽然我从来没好好学习过,更没辅导过别人……但我可以学嘛。我这么聪明,怎么可能有学不会的东西,对吧男朋友?”

    谈梨扬起脸,朝秦隐灿烂地笑。

    看着手里文件夹的厚重,秦隐眼底情绪按捺不住地深浅起伏。

    许久后他抬眸,低声问:“你这样跟我妈说的,她没凶你么。”

    “我又不是吓唬一下就怂了的小学生,”谈梨一顿,诚实道,“虽然阿姨的气场看起来是有点可怕,难怪叔叔那么听她的话。”

    秦隐心疼又好笑:“下次不要自己去找她了。”

    谈梨严肃板起脸:“不行。以阿姨性格,只有我在的时候还会好些,如果只有你在,那她肯定更凶。”

    “你说动她了?”

    “嗯,我是什么人,这种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

    “……”

    秦隐没说话。

    他最清楚母亲萧筱的性格,他说一不二的原则性也是从她那里继承下来的。

    谈梨说动母亲要费怎样的心思、时间、精力和口舌,克服过多少难题,他都觉得无法想象。也实在不愿意去想。

    秦隐无声一叹,朝谈梨伸手:“过来。”

    这次说完正经事,谈梨终于忍不住了,展颜一笑就跳进他怀里,抱住秦隐的腰不松手,狠狠蹭了一会儿才仰起头。

    她把下巴垫在他胸膛前,笑得灿烂动人:“感动了吗男朋友?”

    “嗯。”秦隐认真应声。

    谈梨嘴角要翘到天上去了:“那我再说一句更让你感动的——无论你做什么选择,只要你需要,我会一直站在你身后。”

    秦隐莞尔:“不要站在我身后。”

    谈梨:“哎?”

    秦隐抬手,捏了捏她脸颊:“永远站在我身旁就好。”

    谈梨反应过来,笑:“好啊。”

    谈梨刚准备窝回去,又想起什么:“但还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嗯?”

    谈梨指了指文件夹:“如果你选了你手里这条路,那叔叔阿姨在你在役期间,还是不会负担你的任何花销。”

    秦隐不意外:“原本就是——”

    “咳咳。”谈梨轻咳了声。

    秦隐停住,垂眸看她。

    对视几秒,他眼帘微垂,不禁莞尔:“好。”

    谈梨眼角睁圆了:“我还没说话呢。”

    “不是要养我么,”秦隐低头,轻吻她唇角,笑,“给你养。”

    “……”

    谈梨轻眨眼。

    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像他一样,这样了解她、纵容她。

    互换亦然。

    于是她心底那些沁人的甜像酵藏过好多好多年,甜得入骨,而在心口满涨出一种涩痛感。

    她在他身后慢慢扣合手指,脸颊贴到他胸膛前。

    听着两人的心跳声慢慢交织、重叠,谈梨阖了阖眼,将酸涩压在眼底,然后露出随心的笑——

    以前我总觉得,一生那么长,不到最后,怎么能知道自己真正喜欢谁……原来真的可以啊。

    可以遇到那样一个人,当你抱住他,就好像找到了你从生下来就缺失的那一块拼图。

    你的所有棱角抱着我的所有棱角,不少一分也不多丝毫,寸寸相合,好像生来如此。

    抱住那个人的那一刻,心底会有个声音告诉你——

    这一生,除了你,我再不会爱上别人了。

    ***********

    【正文完,番外见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