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73、番外一
    番外一:前男友=现男友?

    开年不久,赛季末的转会期也随之到来。

    在国内赛区的粉丝占比里,zxn和两支战队各据鳌头,总量过半。近三四年的时间里,因为liar及其队伍的原因,zxn一度力压战队位居榜首,不过随着liar退役,zxn新队伍表现不佳,作为赛区最老牌战队,又隐隐兴起翻盘之势。

    而转会期到来前,一则小道消息在圈内的走热,迅速点燃了大半个电竞圈的粉丝热情,更让两队及其粉丝群体之间的气氛微妙起来。

    转会期前一周。

    梨子直播间。

    小姑娘刚从镜头里露脸,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啊,大家好久不见……对,我终于出现了……什么度蜜月,明明是我终于熬过了恐怖的期末预习期,爬上来给你们开直播,怎么样,你们是不是很感动?”

    弹幕度过起初的冷清,迅速热闹起来——不管谈梨愿意与否,自从她和liar的关系公布,再加上某人直播间里一年不开一次、野草都快长成精了的盛况,谈梨的直播间粉丝几何倍增长——这波lai神粉的热度她是“蹭”稳妥了。

    【感动得快哭了】

    【谁知道liar在不在你旁边,不敢动不敢动】

    【梨子都有黑眼圈了,真惨,f大生活肯定不是人过的吧?】

    【前面的别担心,能考进f大,本身就不在人类范畴里了】

    【等等,期末、预习期??】

    【不愧是梨】

    【f大期末预习期那么忙,你肯定没时间宠幸,咳,陪伴lai神了吧,我有个好主意——把他分享给我们吧!让他替你开直播!一箭双雕!】

    【+++++】

    【+10086】

    谈梨托着脸颊看着一下子就热闹起来的弹幕,冷淡淡地哼笑了声:“我就知道,你们这群没良心的肯定不是来看我的,早就叛变了,对吧?”

    她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键盘,偶尔加入两个哈欠:“但是liar他,他最近没时间,比我都忙呢。”

    【?lai神忙什么,难道也准备进入主播大业了?】

    【卧槽,那梨哥你要失业了】

    【我我我我我准备好了!】

    谈梨扫一眼弹幕,笑:“少做梦了,等他开直播?那能等到地老天荒去。他最近在补课呢。”

    【补课?】

    【正常……学业那种?】

    【这么说起来,lai神16岁就进联盟了,最多,初中毕业??】

    【很可能初中都没毕业呢,女朋友却是最高学府的……】

    【突然酸了】

    【有个学神女朋友,liar一定过得很惨吧】

    【如果我初中没毕业,女朋友却是f大的,那我也会压力很大,努力考个成人高考什么的】

    【lai神真惨+1】

    谈梨看着弹幕里的走向,又想起最近某人的学习速度——

    在她人生的前19年里,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同龄人,能让她不得不承认天赋和天赋、智商和智商之间,就是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差距。

    要知道,在以前,这种感觉只有她给别人、哪有别人给她的时候?

    谈梨微眯起眼,不太爽地磨了磨牙:“对,初中毕业,他、可、真、是、太、惨、了、呢。”

    但毕竟是自家男朋友,总算不是外人,谈梨恼火两秒,也就泄气地转开了注意力。

    鼠标光标在游戏图标上停了几秒,又挪开了:“今天精力不太行,就不玩这个了,换个别的——我最近预习期,有人看着不让我碰lol,说一盘太费时间,然后我就发现了一个挺好玩的小游戏。”

    弹幕全员好奇,然后就见谈梨打开浏览器,在输入栏里噼里啪啦地打下一行字。

    【不愧是梨,你敲字的速度我眼睛都跟不上】

    【和梨子的手速比起来,我仿佛是个没有手的废人】

    【谁不是呢】

    【你这是要玩……】

    【???】

    弹幕里多数人还没反应过来,面前已经是一个网页小游戏的开始界面。

    那复古的画风,那童年的记忆,那怀旧的页面设计——

    “罗马金币消消看!”

    随着蓝色的开始按钮被点下去,谈梨眼睛亮了起来,她朝直播镜头竖起拇指。

    “安利给你们,超级好玩!”

    弹幕:“…………”

    我们可能粉了个小学鸡,吧。

    这款罗马金币消消乐是结合消消乐和经营游戏为一体的,在消消乐中通过消除获得材料和金币,建造罗马都市雏形。

    在消除关卡里,它是通过水瓶倒计时的。这种时候,和弹幕的互动就会格外干扰思路、浪费时间。

    但是刚说完自己“精力不太行”的谈梨,就非常自如地一边和弹幕互动,一边以弹幕里许多人看都看不清的速度过关。

    甚至鼠标光标都没有过任何停顿。

    【尼玛,玩消消乐都能玩出碾压的感觉,这仿佛和我童年玩的不是一款游戏】

    【没错,到这关我已经死很多回了】

    【我之前以为梨子碾压我们靠的是手速,结果是脑速】

    【兄弟们,快说点什么干扰她!】

    【哈哈哈你好坏我好喜欢】

    【……】

    弹幕里绞尽脑汁“为难”谈梨,提出的无非是各类围绕liar和她的八卦问题。

    直到一条新的弹幕出现。

    【梨子,最近圈内盛传,zxn的新打野living要转会去了,这是真的吗?】

    直播间内安静了下。

    在电脑显示屏上,原本没有过停顿的光标突然滞住了下。但此时弹幕却无心为成功干扰到谈梨感到高兴了——能粉上谈梨的,或多或少都和zxn战队有一点情感牵绊。即便从最开始就是谈梨个人粉的,也早因为谈梨对liar的喜欢而额外关注zxn了。

    他们纷纷紧张地等着谈梨的回应。

    却见直播镜头前,谈梨托着脸,慢吞吞眨了下细长的眼睫后,就一脸无辜地问弹幕:“啊?是吗?还有这种消息呢?”

    一关结束,谈梨停下来,抬起手腕揉了揉手指,同时懒洋洋地说:“嗨呀,我这最近不是进入期末考试前的预习阶段了吗——连网都碰不了,哪有时间关注电竞圈的事情?”

    【…梨子你的演技真的惨不忍睹,lai神到底怎么忍你到现在的。】

    【liar可是zxn的王牌打野,虽然是曾经的,但以他和老队友们的关系,不可能不关注转会事情吧?他要是知道了,你怎么会没听说?】

    【我听人说,去年决赛后台,之所以有人拍到liar现身赛场,就是去替zxn分忧解难的】

    【zxn到底什么打算,他们难道真想放走living?】

    【绝了,先送走liar,又把新秀拱手让人——zxn是做慈善的吧?】

    【难道,liar会复出???】

    【??????】

    【!!!!!】

    看着满屏突然覆盖得密密麻麻的弹幕,谈梨顿觉头疼。

    她敲了敲收声微型麦克:“停一停哦,不可能,我可不想待会儿看见自己上站内热搜,标题是什么‘liar女友亲口承认他将复出’之类的鬼话——听我的,跟我念,不、可、能。”

    谈梨一顿,露出个有点微妙又憋坏的笑:“想都别想,liar已经退役了。liar不可能回来了。”

    弹幕仅剩的希望破灭,哭成一片,但没人察觉,谈梨最后两句里咬得极重的是“liar”的称呼,仿佛在刻意强调什么。

    【呜呜呜呜lai神真的抛弃我们了吗】

    【那zxn怎么办,living虽然是新秀,但也是比较强势的打野了,他如果走了,谁能挑起zxn这个以打野为核心的队伍的担子?】

    “船到桥头自然直,别急么。”

    谈梨又通关一局新的消消乐,一边买上村庄,一边没心没肺地弯了下嘴角,她的声音轻淡,几乎没怎么收进直播间的话筒里。

    “说不定……等到转会期,就会突然冒出什么惊艳的新人呢。”

    转会期眨眼而至。

    圈里一众大小媒体都把眼睛死死盯在zxn和两支队伍上。两家的基地外都布满了蹲点的记者,人手充沛的媒体甚至搞了轮班制,几乎把两家基地大门当成了自己公司的上班打卡点,一丝风吹草动也不肯放过,生怕错过什么和选手转会有关的重要新闻。

    也不负他们所望,进入转会期不到一周,就爆出个大新闻——

    前zxn打野living,确定转入战队。

    虽然是圈内流传已久的小道消息,但真的被证实的时候,还是在选手和粉丝间掀起了轩然大波。

    第二天两家基地就差点被粉丝爆破。尤其是zxn,基地门外几乎拉起横幅要公开示威了。

    无奈之下,战队两边的负责人一商量,开了个联合发布会,中心思想就是向圈内粉丝声明,出于living选手本人和zxn战队及战队的整体考虑,三方自愿并且十分乐意完成这次选手转会项目。

    各路媒体在到达发布会现场之前,本以为会看到情绪状态截然相反的两支队伍负责人,但是没想到,先到的战队经理看起来喜笑颜开,后来的zxn负责人却更是一副春光满面喜获新生的模样。

    在联盟监督下,两方仪式性地完成转会签字确认书。战队经理检查完最后一遍文书情况,确定不会给对方恼羞成怒撕毁条约的机会后,他终于忍不住语气讥诮地开口:“看来你们战队对living确实观感一般,这么一位强力选手要离开,你们就这么高兴?”

    “哎,这是哪里话?”zxn负责人笑眯眯的,“我们队living很重视啊,不然,living要走我们也不会管你们要那么多转会费不是?”

    经理:“……”

    这b还有脸提?

    一个媒体摄像头转过来,几乎怼到脸上,经理连忙压下怒火,握着zxn负责人的手,一边哥俩好地拍拍肩,一边从牙缝往外挤字:“那你们开心成这样?别告诉我,是在强颜欢笑?”

    “这个吗,倒也不至于。”

    “兄弟队伍这么些年,都这个关头了,连这点信息都要藏着掖着地卖关子?还有没有点战友情了?”经理扣大帽子。

    “你们的战友情就是直接趁火打劫来我们队挖角living?”zxn负责人笑眯眯地讽刺回去。

    “……”

    “你要是实在好奇,那我就告诉你吧。”

    “?”经理意外地看对方一眼,没想到对方这么轻巧松口。犹豫片刻,他连忙靠过去。

    zxn负责人轻声说了几个字。然后在场媒体们就亲眼见证了一场变脸——经理前一秒还笑意盈盈的,听完脸色刷地一下变了。

    直到zxn负责人笑眯眯地起身了,和几个媒体朋友的摄像头举手打了招呼,经理才回过神,也顾不得在媒体面前掩饰太平了,他僵着表情扭过头:“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zxn负责人语气不波不澜的,目不斜视地朝镜头微笑,“要不是为了那位,你觉得这么重要一场发布会,经理能不亲自过来、只让我自己来?”

    “…那你现在告诉了我,就不怕我给你抖搂出去?”

    “我们自己说还怕刻意呢,你说我欢迎啊,刚好帮我们炒作一下,多招几个赞助商呗。”

    “……”

    经理脸上五颜六色地转了一圈,最后铁青着脸,咬牙转身走了。

    各路媒体对这个和他们猜想中截然相反的结果大为惊讶,各自猜测起zxn的负责人到底说了什么话。

    但不管他们怎么试探,zxn派出来的是个打太极的高手,三两句就给他们推到天边去了。

    发布会最后,有媒体试探性地找了个切入点:“关于新打野的接任人,不知道贵队是否已经有考虑了呢?”

    zxn的负责人原本准备离席,闻言拿起话筒,微微一笑:“希望支持zxn的粉丝朋友们都耐心一些,我们确实已经有自己的考量了——今年zxn一队会直接引进联盟职业选手外的新人加入,敬请期待。”

    “!?”

    zxn负责人这话一出,不止是各路媒体受惊,其余本战队的非本战队的粉丝全都被炸了出来。

    发布会结束不久,zxn官博就沦陷在粉丝们的“讨伐”里。

    【新人?今年联盟外哪有什么拔尖的新人?】

    【就是啊,今年的路人王都没个水平够看的,负责人高兴成那样,不会是从大师局捡来的“职业选手”吧?】

    【还直接纳入一队,他们以为当初挖掘过一个liar,就人人都是liar了?】

    一周后。

    zxn官方终于在血雨腥风后第一次站了出来,公布今年确定的选手名单:除打野位外,其余人不变。

    而唯一变动的打野位上,也确实是一个崭新的id。

    zxn-masker。

    姓名:秦隐。

    和其余人的半身像不同,新选手的长方形卡牌上只有一个黑色底片加一个灰色大问号。

    鼠标光标移上去,显示一行灰色小字:“新选手定妆照请待官宣。”

    选手名单一敲定,zxn粉丝们立刻行动起来,纷纷搜索起这个从未有过姓名的masker是何许人也。

    结果一出来,所有人都懵了——

    【卧槽,这他妈,竟然还真是个,大师??】

    【大师段位的路人都敢要??zxn疯了??】

    【还不进二队直接一队?】

    【这是金主家的亲儿子吧?】

    【敬请期待了一顿,就他妈期待了个大师出来?zxn高层脑子进水了??】

    【秦隐……不是,你们就没一个人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吗?】

    【没有,一个大师的名字不配被耳熟谢谢】

    【等等,那个梨子的前男友叫什么来着?就和liar投票pk过的那个f大高材生】

    【卧槽?】

    【????】

    【我去查过了姐妹们,当初和梨子双排的那个前男友的游戏id还真就是masker,是他没跑了】

    【啊这,liar的前夫哥?】

    【听起来有点牛逼嗷】

    【但如果真是他,我对他的下饭操作有印象,那可是一炀哥和梨子加起来都救不回来的】

    【?zxn是招了个花瓶进来?】

    zxn新打野、大师新人、liar前夫哥……几个标签加起来,整个圈子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了。

    当然,嘲讽占了绝大多数。

    不久后,zxn官博放出新选手的定妆照。

    黑色队服,碎发,眉眼冷冽,鼻梁高挺,薄唇凌厉。

    一切都很陌生,唯独眼神里,带着一种让zxn老粉们无比熟悉的轻薄冷淡。只看着那双眼,好像下一秒就能听到那人轻嘲低嗤。

    【这盛世美颜,确定是选手,不是找的队服模特?】

    【这张脸我可以,我真的可以!】

    【太像了】

    【?像什么?】

    【问像什么的假粉滚吧】

    【应该不是啊,他左耳不是没耳洞么?虽然这个眼神真的太像了……】

    【重金悬赏一个p图高手,我这儿有liar侧身队服照、梨子和前男友高糊合照、战队小组赛疑似liar本人侧身照——再加上官博这张,我现在就想知道我心里那个恐怖猜测是不是真的】

    【……】

    高手在民间。

    4个小时后,多细节、多对比、64倍放大研究后的照片合集变成了实锤证据,砸在了zxn官博下面。

    xt平台站内热搜有一条迅速攀至榜首——

    #zxn战队新人秦隐=liar???#

    zxn官博果断装死。

    在线吃瓜的梨子被殃及鱼池,最新几条动态几乎是几分钟里迅速沦陷,所有评论区前排全部被刷了屏,所有人都在追问质疑。

    私信里更是爆炸。

    好在谈梨早有心理准备,暂停吃瓜后她拍了拍手,挪过键盘,轻飘飘敲了一行字,按下enter。

    几秒后,动态刷新。

    【梨子lizi】:

    别问了。

    问就是前男友秦隐,现男友liar,爱信不信。

    发完以后,谈梨看都没看爆炸增长的评论数量,直接关掉xt平台。抱着手机原地想了想,谈梨笑嘻嘻地拨出一通电话去。

    没响几秒,电话就被接通了。

    对面是个冷冷淡淡但对她总是格外耐心的好听声音:“睡醒了?”

    “嗯,”谈梨歪倒进大床里,蹭着带着某人身上淡淡清香的布料,没心没肺地问,“你今天能结束吗?”

    “可以。”

    “好。”

    谈梨开心地滚了半圈,朝向落地窗。阳光扫尽天边最后一丝阴霾的云,它透过树梢,暖洋洋地铺下来。

    谈梨弯眼笑,没个正经地开口:“男朋友,等你回来侍寝哦。”

    对面沉默几秒,然后淡淡嗤了下,那笑意纵容而勾人:

    “要前男友还是现男友?”

    谈梨乐了。

    “小孩儿才做选择,大人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