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74、番外二
    番外二:你就宠她吧

    关于zxn新打野masker是否就是退役半年的第一打野liar的讨论,在圈内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

    但无论各方如何求证,zxn始终没有给出任何直接回应。即便粉丝们手里铁证如山,这件事也到最后都没有得到官方定论。

    直到新的赛季开始,zxn“新人”打野在前几场比赛里就迅速展现出的对团队无与伦比的熟练调配能力和团战掌控能力,无疑是给zxn的所有粉丝交上一份无言的答案。

    第一场正式比赛结束后,“新人”打野masker注册的xt平台官方账号下,原本的疑问求解被蜂拥而至的老粉们埋没,前排的评论多数只有一句话——

    等你王朝重建。

    本来是非常热血澎湃的场面,masker也秉承了liar的一贯高冷风格,一个都没回。

    转折点开始于谈梨在自己的直播间里听说liar老粉组团去masker动态下打卡团建的事情。

    直播间里有粉丝煽动着谈梨也去打开,谈梨才不上当。她装傻一贯是拿手技能。

    “重建王朝?干嘛要说这种话?人家masker还是新人,多给他压力啊,这样不好。”

    【你装,你继续装】

    【masker要不是liar,我头拧下来给你俩当电灯泡挂着好不好?】

    【前面大哥,不至于不至于】

    【算了算了,梨子不承认肯定有隐情,说不定是签了什么保密协议之类的,你们就别为难她了】

    【反正大家都在打卡,就当liar旧粉给做的战队支援了,梨子去吧】

    “不行,这不合适,”谈梨一本正经地拒绝,“隔壁还踌躇满志,我们搁zxn新人那儿说要王朝重建,多破坏和两队的战友情?”

    【zxn和什么时候有过战友情这种玄乎的东西了?】

    【+1,这也是我一直迷惑的,两家粉丝这些年不是一碰面就打吗?】

    【没错,唯一和谐的时候就是一炀独享联盟内和liar双排殊荣的路人局上分时刻了,除此之外有个毛线战友情啊】

    【别找借口啊梨哥】

    【liar老粉可都聚齐了,就差你了,你要是坚持不去,反而显得心虚哇?】

    【心虚!!!】

    【没错,就是心虚】

    【……】

    眼看着弹幕里“心虚”两个字刷屏刷得谈梨都快不认得了,她只能妥协:“好好好,去去去。”

    在一整个直播间粉丝们的监督下,谈梨磨磨唧唧地打开了xt平台,找到了masker的主页。

    主页里干净得接近荒芜——唯一一条动态,就是这人进队时,象征性地转发了一下zxn官方通告。

    真的是“象征性”:说转发就转发,多一个字多一个表情包都不要想。

    谈梨木着脸。

    弹幕里也跟着乐了——

    【哈哈哈哈masker还真是伪装都不伪装一下啊】

    【这么性冷淡风格的动态主页,我只在liar那里见到过】

    【梦回当年,兄弟们把泪目打在公屏上】

    【泪目】

    【泪目】

    【梨子别麻了,快回复!】

    【……】

    谈梨连忙把目光挪回到电脑显示屏上,同时她手机里偷偷编辑好的那条消息,嗖的一下飞了出去。

    几秒后,远在p市的另一个角落,正在基地理疗区桌台上的手机震动了下。

    理疗仪上阖眼休息的秦隐听见那声特别提示音,支开眼皮,右手拿起手机,轻划解锁。

    消息框里,一个小秃子泪流满面的表情包,后面跟着一句话。

    “我被粉丝们赶鸭子上架了,你别理我就行。”

    不等秦隐理解这话里意思,手机又是一下震动。

    状态栏里跳出新消息,xt平台特别关注的提醒:【您特别关注的用户梨子lizi回复了您】。

    秦隐有所意料,薄薄的唇角不自觉地勾起来点弧度。

    旁边理疗师直身时察觉,皱眉:“哎liar,不是不让你碰手机——嗯?你是在对着手机笑吗?”

    “抱歉,”秦隐放了放手机,视线和理疗师对接,“女朋友的信息,我回一下。”

    理疗师叹气:“行吧,赶紧啊。”

    “嗯。”

    秦隐顺着那条推送,点进了xt平台后台。

    最新评论来自梨子——

    等你王朝重建。(本条为复制粘贴,仅表示作为zxn队粉支持zxn新打野取得更好成绩,不代表对任何问题的回复或者态度,请勿以此截图为任何论据实锤,概不承认。)

    楼中楼里多数是梨子那些看热闹的粉丝们,也夹杂一小撮黑子喷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论梨子的求生欲能有多强】

    【我要是zxn公关部,我就招梨子进来上班,滴水不漏,太敬业了,感动】

    【戏太多了吧?如果都发一样的,那这么多回复谁会注意到你啊,还又强调这个又强调那个的,真能给自己加戏】

    【呵呵,括号里内容就是给你这种最爱妄加注解的憨批补充的好吗】

    【梨子放弃吧,你就算说一句话就补上八千字小论文注解,听不懂人话的永远听不懂人话,别理他们】

    楼中楼里吵架,连累着谈梨作为较晚回复,在动态的评论区内位置也一点点攀升起来。

    谈梨叹气:“各位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高抬贵手,放杠精喷子们一把,也放了我——别再顶楼了,我不想站那么高。”

    弹幕里笑成一片。

    正主都不计较了,粉丝们自然也不会太较真。我方偃旗息鼓,喷子们无处发挥,眼看着楼中楼的热度终于要降下去了。

    然而再一秒刷新,谈梨惊见自己在评论区位置直升第一。

    原因无他——

    【masker回复梨子lizi】:

    你们别欺负她。

    谈梨:“………………?”

    弹幕乐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喜闻乐见!】

    【这可不怪我们了】

    【这口狗粮,差点给我当场送走】

    【有生之年还能见liar这样主谓宾俱全地说话,我怎么感觉我只看几个字都能脑补出性冷淡温温柔柔的语气了?】

    【呜呜呜别欺负她!朝我来!能换liar这么一句话,被欺负死也值了!】

    【别做梦了,你以为他电竞渣男称号怎么来的?换了我们,他绝对眼神都不会给一个的】

    【…过于真实,举报了】

    【新粉问一句,这不是masker的回复吗,和电竞渣男有什么关系?】

    【电竞渣男啊,突然怀旧】

    【第一个敢喊他电竞渣男的人,终于成了他唯一放在心尖上、不会渣的人了】

    【别喂了别喂了,都快被这缸自动填充的皇家狗粮撑死了】

    【……】

    谈梨此时不在镜头里,也没工夫顾上直播间里被虐的狼嚎遍地的单身狗们。

    她正拿着手机声讨“罪魁祸首”:“你害我!”

    对面声音低哑带笑:“我没有。我只是让他们别欺负你。”

    “……”谈梨被那个声线撩得心魂一荡,又连忙镇定回来,她木着脸,“我替你努力掩藏的心血都付诸东流了。”

    秦隐没拆穿她的心血没人信过的事实,就纵着她的意思接:“你可以继续挽救?”

    谈梨皱着眉:“这还能怎么救?”

    秦隐:“等下看。”

    谈梨:“?”

    电话结束,谈梨回到直播镜头前,就见弹幕里笑嘻嘻地说:

    【看梨哥表情,肯定是讨伐liar去了】

    谈梨抿了抿嘴,微笑:“怎么会呢,我是去跟liar解释,让他别误会——”

    话没说完,显示屏上评论区页面刷新,她的评论下多了一条新的回复。

    【masker回复梨子lizi】:

    你们别欺负她。

    【masker回复梨子lizi】:

    ——来自前男友爱的关怀。

    谈梨:“………………”

    弹幕:“???”

    静止数秒。

    弹幕里笑疯了,全员刷屏:

    【你就宠她吧!】

    梨哥:气。

    随着双份课业的繁忙,谈梨的直播逐渐日常化,不再是每天峡谷见,但她的粉丝数量却与日俱增,到春季赛结束,她俨然成为了xt平台的几个大主播之一。

    xt平台有时候会给一些粉丝量比较多、影响力比较大的主播布置一些任务,类似参加线下活动、代表平台和平台的合作方搞一搞直播互动之类的。

    夏季赛结束,这样一个任务就落到谈梨身上。

    按惯例,谈梨这种没把直播当赚钱而只当消遣的主播是最难搞定的,她之前也已经拒绝过不少类似要求。

    但这次不太一样。

    周五一早。

    谈梨从p市e区的某个地铁站口出来,走向计程车上车点。上车点此时还没有车辆来,她就坐到椅子上,按照提前给粉丝们发出的通知,用手机打开了xt平台的直播。

    粉丝们蹲点已久,刚看见直播间开了,第一时间涌进来。

    【梨哥早上好】

    【早上好啊梨子】

    【啊啊啊我等好久了!】

    【等好久+1,今天到底是什么惊喜啊,我都心痒痒了一早上了】

    【咦,今天换直播背景了啊,怎么声音有点杂,好像在外面似的?】

    谈梨困得直打哈欠,泪眼朦胧地从弹幕里扒拉出来几个问题,瘫在椅子里带着小睡音儿回答:“早上好,我现在在计程车等候点,今天的直播没有游戏,是日常直播,不喜欢的水友们可以点退出了。”

    【不愧是梨】

    【别的主播都死活想留下我们,就你,每次一开口就想劝退我们】

    【我不,我叛逆期,我就要看日常】

    【在等计程车,难道今天是旅游直播吗?】

    “不是旅游直播……不过非说是也行,我今天确实要带你们去一个=你们没去过的地方。”

    【???】

    【直播间在线这么多人,你怎么知道我们没人去过,太大话了吧?】

    【梨子这个快瘫在椅子里变成液体的状态,肯定懒得和我们开玩笑,那就是真确定我们没去过了】

    【好奇什么地方】

    谈梨转转手机,让直播镜头朝向身旁环境转了一圈:“喏,我现在在p市e区,待会儿要坐计程车去郊区——你们猜我要去哪儿?”

    【啊这,p市e区那么大】

    【没去过p市,这谁猜得到】

    【p市,e区,还是郊区?zxn老粉表示这个地址指向有点耳熟】

    【卧槽,zxn基地吗??】

    【?????】

    恰巧此时,谈梨面前的等候区上来一辆计程车。

    谈梨坐进车里后排,报出一串地址。

    车里安静,直播间粉丝们清晰听到了谈梨的发音,弹幕里沸腾了。

    【啊啊啊啊啊!】

    【我敲!真是zxn基地!!】

    【??zxn我记得一直没开放过任何对公的参观直播,这是第一次吧!】

    【卧槽,就连当年佳期dream是xt平台第一女主播那会儿,zxn都只允许她不带录影设备进入,而且只在外区,朝选手训练区远远拍了一张照片而已!】

    【梨子梨子,是全程直播吗?】

    “对,是全程直播。”

    谈梨还想说什么,却被驾驶座的司机插了话。

    “小姑娘,我看你给我这个地址,你是要去那个什么zxn基地吧?”

    “啊,”谈梨视线挪开,“是的,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没有没有,我就是问问,我之前也接送过不少想去那边的客人,我回去以后还专门找人了解了,说是个游戏团队,粉丝很多。”

    谈梨露出笑意:“嗯,他们很厉害。”

    【来了来了,狗粮它又来了】

    【梨子说他们很厉害的时候,看眼神更像说“我老公超棒的”】

    【慕了,我也想有那么一个盛世美颜、游戏超神的老公】

    【害,谁不想呢】

    【masker那张露脸队服照,我都已经设置成手机屏保了,每个早上都被他帅到清醒】

    【看见镜头里这个女人了吗?我们只能被照片帅醒,她却能被照片里那个真人亲到醒】

    【……艹】

    【别说了,我一个大男人也好酸】

    弹幕里的走向让谈梨有点忍俊不禁,而司机也在片刻的犹豫之后开口了:“我之前接送过的客人里也有你这样的小姑娘,不过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他们那边的安保人员比较冷血,之前有三个小姑娘一起去的,扒着安全门求了人家一上午,人家门缝都没给开一条。”

    谈梨回神,笑着解释:“安保人员不是冷血,是比较负责。如果粉丝去就能放进去,那基地里的选手们就没法训练了。”

    司机意外地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听这话,你不是他们粉丝啊?”

    谈梨晃了晃自己的手机:“我也是,不过我不太一样,我是接了他们合作平台的任务,专程去做参观直播的。”

    司机:“哦哦,原来如此。”

    谈梨解释完,视线落回直播间里,这才发现弹幕里已经嗨起来了。

    【对对对,她不一样】

    【梨子确实不是粉丝,梨子是家属啊。粉丝不让进,选手家属还能不让进吗?】

    【别叫梨子了,人家都是登堂入室的正宫级别了,以后就叫lai嫂】

    谈梨起初装死,随便他们怎么打趣,但看到那句改称的终于忍不住了:“拒绝,太土味了。”

    【?你在嫌弃我们lai神?】

    【楼上阅读理解满分】

    【行了,新的热搜标题有了,“liar女友梨子亲口承认自己嫌弃liar”】

    【绝了】

    【不过liar这个男朋友当的一点都不称职啊,女朋友要来基地,他自己不亲自来接也就算了,竟然都没派辆车来?】

    谈梨的老粉们都深谙套路了——别的什么谈梨都可以无所谓,不在乎,唯独抹黑liar的话,那是一个字都别想在她面前平平顺顺地过去。

    这一招对谈梨屡试不爽。

    果然,刚看见这番言论刷屏,谈梨前一秒还困得睁不开眼的表情立刻变了。像个竖起刺的刺猬,她警惕地盯着屏幕。

    “别出去胡说带节奏啊,今天这趟是瞒着他来的,按基地那边的意思,给选手们一个突然袭击——和他没关系。”

    【玛德,又是一嘴狗粮】

    【梨子的护短在liar身上真是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小两口每天都是互宠模式,我已经习惯了】

    【等等,梨子刚刚这是不是承认了什么?】

    【噫????】

    谈梨一秒反应过来,立刻软趴回去,一双无辜的黑眼睛滴溜溜地转:“啊?我承认什么了?你们不是说以liar和zxn的关系,应该找车来接我吗?我说他不知道我今天要去zxn基地,我承认什么了?”

    【填坑能力就服你】

    【你就补吧,我就不信每一回都能被你圆回去、没有补漏的那一天】

    【没错,早晚抓到你们苟且的证据!】

    【……】

    在谈梨的心虚里,计程车把她送到了zxn基地外。早就准备好的基地工作人员偷偷把她领了进来。

    谈梨每个月固定来e区给秦隐补课,所以这也不是第一次来zxn基地了,一路穿院进楼都算轻车熟路。

    在zxn基地主楼的一楼门内,谈梨见到了zxn的经理。

    两人打了招呼。

    谈梨不放心地看了一眼手表:“这个时间还不到中午呢,不会打扰到他们休息吗?”

    “已经起来了,”经理扶了扶眼镜,幽幽地说,“鉴于今年春季赛队内因为流感全军覆没、差点错失冠军的问题,队里吸取教训,要求他们每天不得晚于2点入睡,不得晚于10点起床。”

    谈梨抽空扫了一眼弹幕,笑。

    经理察觉,抬头:“怎么了?”

    谈梨:“粉丝们说很遗憾,没办法看到除狄达以外队内全员的睡颜和肉.体了。”

    【哈哈哈哈哈】

    【dida:有被冒犯到】

    【dida:我谢谢你们】

    谈梨没来得及往后看,就听经理突然平静地蹦出来一句:“睡颜确实没办法了,肉.体可以。”

    谈梨:“???”

    谈梨惊恐抬头,差点把手机镜头抱进怀里:“乔经理,我这可是正经直播,你别害我。”

    经理抬了抬眼镜,并没有因为这个玩笑动容:“我是阐述事实。”

    谈梨:“?”

    经理:“除了尽量早睡早起外,队内还要求选手们每天适量定量地运动健身,以增强免疫力——他们现在就在健身室锻炼。”

    经理说完,还非常严谨地补充了句:“健身室内为了选手关节考虑,中央空调温度较室温偏高,穿得比较单薄,所以都是肉.体。”

    谈梨犹豫了下,压低声音问:“这个能拍吗?选手们会不会不高兴?”

    经理认真思索数秒,还是那副没表情的严谨模样,得出结论:“秦隐会不高兴,但是你来拍所以没问题;尤上会不说话,那是常态,不是不高兴;其余人,尤其狄达,他可能会抢镜头展示他并不存在的肌肉。”

    谈梨:“。”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

    【经理真的深谙每一个选手的脾性】

    【dida风评日常被害】

    【那就快走吧!我要看!】

    【划重点,重点在第一句啊兄弟姐妹们,虽然我知道梨子肯定能圆回去】

    【这波啊,这波叫狗粮代喂】

    谈梨装作没看见弹幕里的反应,跟着经理把zxn基地简单参观了一小圈,然后就被带到了三楼的健身室。

    健身室占据三楼大半面积,基本都是玻璃墙设计,上楼以后,绕出长廊,没几步就能看见选手们在里面健身。

    然后谈梨就发现,经理所谓的“穿得单薄”实在是太谦虚了。

    除了秦隐是运动黑t、尤上穿着队服内搭t恤外,其余三个已经赤着上身了。尤其狄达,不知道刚做完什么运动,汗流浃背地趴在一架运动器材上,喘得像条大狗子。

    或许是习惯了基地内的工作人员在玻璃房外来往,队员们都没注意到谈梨和经理的接近。

    直到经理镜片一闪,推开玻璃门,队内几人的目光前后落过来。

    “卧槽?”

    “衣服衣服,尤子快把衣服扔我!”

    “……”

    “嗨呀,慌什么嘛年轻人们,我们美好的□□就是要展露给别人看才存在的——梨子,你看达哥帅吗?达哥的腹肌看到了吗——唔唔唔!”

    秦隐是队里最后一个抬头的,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他原本在跑步机上慢跑,回头看到谈梨以后立刻停了下来。运动带把他送到跑步机后,他直接跳下,快步走过来。

    ——中途顺手拿毛巾堵了狄达的嘴。

    几秒后,秦隐停到梨子面前,挡住了她和直播镜头的视野。

    弹幕急了。

    【别别别挡着呀】

    【虽然lai神的盛世美颜我很想看,但以后总有机会看,treasure、小冯和达哥的肉.体可没那么多机会!】

    【卧槽,我看错了吗?treasure是不是一身肌肉!还是特别强的那种!这不科学,这是打电子竞技的宅男们应该拥有的肌肉吗!?】

    【梨子梨子,快让我再康一眼!】

    谈梨瞥见弹幕,哭笑不得:“咳,那个,masker选手你好啊,我是代表xt平台来做参观直播的。”

    谈梨说着,直播镜头已经自觉绕开秦隐,朝被他挡住的地方拍去。为了确定取景范围,谈梨自然也得欣赏,不是,也得看一下选手们美好的……

    一道身影罩下来。

    完美遮蔽了谈梨的视线。

    谈梨:“?”

    谈梨无辜仰头,对上那双黑得幽沉的眸子:“masker选手?”

    “……”

    秦隐俯身,伸手轻托住女孩后颈,使她没法再绕到他身后去看什么。

    他声音带着运动后的一点沙哑,低气压地问:“好看?”

    谈梨的求生警铃一秒拉响。

    她摇头如拨浪鼓,严肃又正经:“没你好看。”

    秦隐:“那就看我,别看他们。”

    谈梨推锅给直播镜头:“不是我要看的,他们要看。你那些粉丝看到treasure的肉.体后都叛变了,说不要看你,要看肉.体。”

    秦隐没反应,仍旧垂着眼看她:“那你叛变了吗。”

    谈梨想躲,可惜颈后那只手“温柔”地勾着她,仿佛掐在猫后脖颈的命运之手。

    谈梨于是只得露出自己无辜又诚挚的眼神:“怎么可能?真的是他们,这毕竟是平台任务,我是敬业的……”

    秦隐拿过谈梨手里的直播手机,塞给一旁站着看戏的经理:“满足粉丝的心意吧,大乔。”

    “……”

    经理木着脸接过手机。他低头一看,就见到了亢奋的弹幕们。

    【卧槽我不要看肉.体了!我要恰狗粮!让我恰!】

    【妈耶,这真是liar?那个性冷淡liar??他竟然也会吃醋???】

    【第一次在lai神身上看到占有欲这种东西】

    【妈妈呀他们一对上眼神开始就好甜啊】

    【没人觉得,liar勾着梨子低头说话那个动作和眼神,特别欲吗……】

    【我早就发现了姐妹】

    【已经截屏了】

    【那个手动作和眼神是真的欲,脑补一万字小黄蚊,阿伟也死一万次了】

    【……】

    谈梨身在局中浑然不觉,只听见了秦隐对zxn经理的那个称呼。

    大乔?

    谈梨忍笑的眼神要落过去。

    可惜没等她看上戏,性冷淡的注意力又转回来了。

    再次被命运捏住后颈皮的谈梨被迫收敛笑容,她假装乖巧地转回眼,仿佛一只无辜的小猫咪:“我不叛变,真的。”

    秦隐:“真那么想看?”

    谈梨眼睛亮了:“说想看就能看了?”

    秦隐眸子一深,但还是忍下来:“嗯。”

    谈梨灿烂展颜:“那我想看你的!”

    秦隐:“?”

    趁秦隐被她的套路意外到,直播镜头也被经理带到里面,谈梨往前一抱。

    运动黑t宽松的衣角被一只不安分的小白爪偷偷撩起来,谈梨躲在秦隐身前,借着没人看到的死角,狠狠轻薄了性冷淡一把。

    秦隐蓦地回神。

    他垂手一按,把小姑娘的手爪隔着衣衫握住。

    “哇哦,”谈梨的手指不安分地勾了两下,她还无辜仰脸看着那人,“我们liar还有腹肌的吗?”

    秦隐压下黑得如墨的眼眸,半晌才无奈哑声:“…别闹了。”

    谈梨灿烂地笑,耍坏地仰头望着他:“那你求我呀。”

    秦隐叹气。

    他慢慢低身,单手抱紧了怀里的女孩。然后他埋进她颈窝里,嗅着女孩长发间淡淡的花果香。

    秦隐哑出低低的一声喘.息:

    “求你了,梨子。”

    “…………”

    不到三秒。

    谈梨原地表演了一个自作自受、脸红透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