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75、番外三
    番外三:同居日记(上)

    1.毕业记

    f大72级学生毕业典礼那天,是个特别特别燥热的夏日。

    学生们套上宽大的学士服,在烈日炎炎下冲进阳光地的曝晒里,黑色的布料把空气里的热量足足吸附在身体表面,仿佛一场**炭烤大会。

    谈梨是那种不太容易出汗的体质,热量全积聚在毛孔里,帽檐下的瓜子脸也被烫得红扑扑的。

    信工专业的要求是先以班级为单位,在学院楼下集合。

    男生们被调去文学院帮忙做体力活了,在集合点出现得稍微晚些。谈梨到了学院楼下,躲在那敷衍人似的有一块没一块的树荫下,被烤得蔫巴巴的。

    她讨厌夏天。

    夏天只适合在召唤师峡谷里度过。

    秦隐和其他男生一起回来时,看到的就是树下那个拿脚尖慢吞吞调戏草叶子的小姑娘,和她脚边被暑热压弯了腰的草叶一样,谈梨看起来没精神极了。

    在一群兴奋地左窜右跳合照录像的女生中间,数她格外扎眼。

    秦隐一停,然后无奈地笑着过去:“怎么不去拍照?”

    谈梨歪靠着树,听见声音磨磨唧唧抬了头:“你去哪儿了。”

    “文学院那边缺男生,找我们院借人。”

    “文学院?”谈梨机警地竖起耳朵,“就是那个女生占比95%号称‘死而无汉’的女子学院吗?”

    秦隐停顿了下,垂眼一笑,伸手点她额头:“你每天都在想写什么奇奇怪怪的词?”

    秦隐手指凉冰冰的,一点上来就戳得谈梨精神一跃。

    于是性冷淡的手没能顺利落回去——刚垂到半空,就被树前的小姑娘一个灵敏跳跃,抱住了拖回去。

    “你刚刚碰冷水了?”谈梨抱着秦隐的手,轻皱了下眉。

    秦隐:“室外水龙头,没有温水……”

    话没说完,被小姑娘贴到他手上的颈部温度给“烫”停了。

    秦隐身影一顿,意味不明地低下眼,望着面前把他手侧放到颈下的谈梨。

    谈梨收到目光信号,无辜回视:“我只是帮你手指手腕升温,以你的关节不适合碰凉水。”

    说完,她又在他手背上蹭了两下,不打自招地感叹:“好像冰袋啊。”

    秦隐一笑,随她摆弄去了。

    但把他当人形冰袋的小姑娘并没因此老实下来,一边舒服地蹭着他手背一边不安分地问:“文学院应该有很多漂亮的小学妹吧,你们去帮忙的时候,没有看到特别漂亮的?”

    秦隐没说话,似乎在回忆。

    他手背上的温度慢慢停下,过去两秒,离开了。

    秦隐回眸一看,只见谈梨双手握着他手腕,眼神凶巴巴的,作威胁模样,像是等他说有的下一秒就要叼上去了。

    秦隐失笑。

    他还挺想逗逗她的,但是又怕她真信了难过,所以抬起另一只手,安抚地摸了摸小刺猬脑袋:“没印象。”

    “……”

    小刺猬放软了刺。

    把他的手拖回去蹭之前,她小声嘀咕了句:“反正没我漂亮。”

    这倒不是自恋。

    从大二上学期,谈梨把长发染回黑色开始,她就霸占着f大校花的位置没再下去过了。

    想到这个,蹭着秦隐手背的谈梨一抬头,眼神逐渐使坏:“你说,为了庆祝毕业,我把头发染成彩虹色的好不好?”

    “不好。”

    秦隐不假思索。

    谈梨:“噫,你果然歧视我们发色不一样的。”

    “……”秦隐低头看这个没良心的,“难道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是正常发色?”

    谈梨呲牙:“那就让我染?”

    秦隐:“不行。”

    谈梨:“为什么?”

    秦隐伸手撸了一把“刺猬毛”,眼底掠过点淡淡的笑:“什么颜色都好看,但是染发会增加致癌风险。”

    谈梨:“……”

    谈梨木着脸,转开头:“古板老干部。”

    秦隐:“嗯?”

    谈梨扭回头,灿烂地笑:“没什么,我刚刚在夸你德艺双馨呢。”

    秦隐自然知道不是,但也没和她计较。他抽回手,给小姑娘把学士帽戴正了,学士服领口代表工科的黄色绶带也被他整理妥帖。

    “好了,去和你室友合照吧。”

    谈梨摇头:“我跟她们说过我不就拍照了。”

    秦隐意外:“?”

    谈梨挽住秦隐胳膊,挂在他身上懒洋洋地说:“谁让我男朋友大四才回到校园,还自己住一个寝室,连个朋友都没有。听说他因为跳级的缘故,从小的毕业典礼都是孤零零一个人——要是现在我都扔下他自己,那他也太惨了吧?”

    说完,小姑娘仰脸,笑得比头顶上太阳都灿烂似的:“我说的对吗,男朋友?”

    秦隐失笑:“男朋友习惯了。”

    “那也不行。”

    谈梨一翻身,面对面转到秦隐眼皮底下来了。

    她眼神俏皮地盯着他——

    “以后你人生里所有的典礼都被我包了!你就从现在开始重新习惯吧!”

    秦隐盯她两秒,“好。”

    他抬手,把谈梨抱进怀里,隔着被日光灼得烫热的学士服,他压低了声:“这可是你说的,小孩儿,不许反悔。”

    “绝、不。”

    谈梨笑着回抱住他。

    不远处,路人的相机咔嚓一声。

    阳光烂漫,树叶疏影,相拥的两人被烙成一幕定格的美景。

    2.同居记

    谈梨的情况注定了她没办法融入正常的职场环境。有大学期间的直播经历在,她没怎么纠结就做好了全职主播的决定。

    母亲留给她的不动产和基金存款老老实实躺在她名下,谈文谦在她大学期间多次示好送来的车房也被扔到一旁吃灰,谈梨只拿她大学期间和xt平台签约的主播收入,已经足够在p市市中心买下一套价格可观的房子。

    正式离校前一天,谈梨让人把两个小行李箱送去新房子,然后就挎着自己的小背包下到了男寝楼层。

    现在6楼里已经换成了低他们一两届的学弟,但学弟们对谈梨的出现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整个混合寝6楼的男生们都知道,走廊尽头656寝室住着全校男生公敌——同时拐走了他们校花梨子学姐和校草宝座的男人,秦隐。

    还是联盟里唯一一个拿过四冠、帮zxn核心战术成功转型后才功成身退的传奇第一打野。

    最令学弟们心痛的是,自从秦隐回到校园,他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漂亮的梨子学姐蹦蹦跳跳从走廊上过去,最后跳进那个狗男人的怀里。

    长此以往,6楼铺的已经不是水泥,是满地稀碎的少男心。

    今日如往常每一天。

    谈梨到6楼寝室尽头的时候,656的寝室门留着一条门缝。她推开门,就看见秦隐站在桌旁,在给桌上物品归拢分类。旁边放着两个边角齐整的纸箱。

    谈梨趴在门边,只往里探头:“小哥哥,上门.服务需要吗?”

    “……”

    秦隐背影一停。

    片刻后,他转回身,抬起的眸子里微微黑沉:“什么服务?”

    “上门.服务啊,”谈梨嬉笑着走进来,“比如整理东西啊,搬家啊,车接车送啊……”

    话到尾音,谈梨停在秦隐身侧。她攀着他手臂一踮脚,下巴垫到他身上,笑得没心没肺:“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服务哇,小哥哥?”

    性冷淡没说话,揉了她长发一把,侧过身去继续收拾书本了。

    谈梨无聊地等了会儿,终于忍不住跳到被秦隐收空的书桌上。她坐在桌边晃着裙子下白生生的小腿,撑着桌面问:“阿姨还是坚持要你去总公司实习?”

    “嗯。”

    “你答应了?”

    “嗯,”秦隐码齐几本书,贴着箱子内壁放进去,“就算以后要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公司基本业务我还是要亲自上手熟悉一遍。”

    谈梨装模作样地叹气:“唉,我们liar的职业生涯还真是跌宕起伏啊。”

    秦隐被她逗得一勾嘴角,没说话。

    谈梨垂在桌边慢悠悠晃着的腿停了下来。片刻后,她轻眯起眼,从桌上跳下来,几步就走到秦隐身旁。

    谈梨往前一趴,抱住男人精瘦的腰身。

    秦隐手里动作僵停了下,很快他垂眼,低声问:“怎么了?”

    谈梨仰头:“我怎么觉得,你这次回来以后,好像对我越来越冷淡了?”

    秦隐:“没有。”

    谈梨愈发狐疑:“可是如果像以前,我这样抱住你,你会抱回来,现在你都不碰我了。”

    秦隐没说话,眸子里似乎晦暗了点。

    谈梨一点点踮起脚尖,凑上去,眼神紧盯着他:“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四年之痒,你已经对我没兴趣了?”

    秦隐一抬手,把小姑娘压回去,无奈低声:“别胡思乱想。”

    “真的不是?”

    “不是。”

    “那你看着我眼睛说。”

    “……”

    秦隐放好书,直起身,抬起的手停顿了下,还是克制地落到小姑娘头顶,他微微俯身,眼睛漆黑幽深:“看清楚了?”

    谈梨紧紧盯着他眸子,一点得逞的笑意慢慢攀上她的嘴角:“那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秦隐在她的呼吸扑上来前直回身,再开口时,声音有点莫名发哑。

    谈梨却没再说话,她从随身的小挎包里摸出了一张黑色卡片,举到秦隐眼皮底下晃了晃:“知道这是什么吗?”

    “嗯?”

    “我在你们公司附近买了一套房,这是楼下门禁卡——以后为了你上班方便,就住去那边吧。”

    秦隐低头,拿着被谈梨放在掌心的卡片翻转了下,他淡淡一笑:“这算是包养礼物?”

    谈梨眼睛亮了,认可地拍拍他肩:“你很上道嘛小哥哥,怎么样,谈拢价格就跟我走吧?”

    谈·小富婆·梨说完就踮了踮脚,试图勾住被自己包养的“大美人”的肩颈,可惜20公分的身高差距不是闹着玩的,她没够到。

    谈小富婆尝试几次终于放弃,她落回脚跟,不满地朝性冷淡招了招手:“你低一点嘛。”

    秦隐:“等我收拾好箱子?”

    谈梨:“不行,你的金主小富婆说她现在就想要抱抱。”

    秦隐莞尔。

    手里的书被他放回去,他拉过一旁的电竞椅,坐进去,然后朝谈梨伸手:“过来吧,小富婆?”

    小坏蛋眼睛一亮,只差原地起跳蹦进他怀里了。

    爬上去后,她得寸进尺地攥着性冷淡的衣领把人轻薄了好一会儿,然后才盯着某人被自己蹂.躏得发红的薄唇,轻着声说:“我让人在楼下等了,待会儿他们就上来帮你把箱子搬过去。我们晚上一起吃晚饭,吃完后我带你去看新房?”

    秦隐垂眸看着怀里的小姑娘,眼底情绪压了又压,才哑声道:“好。”

    晚上。

    计程车把两人送到市中心的独栋公寓楼楼下,谈梨拉着秦隐下车,指着高楼中间的一层。

    “29层,我们就住那儿!”

    秦隐刚要抬头,就停在她话声后。

    谈梨没等到回应,无辜转回来:“怎么了?”

    秦隐:“我们?”

    “对啊,我们。”谈梨一眯眼,“干嘛,小富婆本人不能住吗?”

    秦隐只深看了她一眼,便纵容地抬手摸了摸小姑娘脑袋:“当然能。”

    说完,秦隐垂回手,似乎就准备陪她进去了。

    谈梨终于没忍住:“秦隐。”

    “——”

    那道身影停在路灯下。他回眸看她,眼底如星河。

    谈梨从前觉得,每一个人的眼睛深处都是冷的,那些情绪凌厉得像刀锋,一不小心就会把人割伤。

    后来她遇见了秦隐。

    望着她的时候,他眼底的那片情绪会变得无比轻柔,好像她可以放心地闭眼一跃——因为那片情绪会接住她,会包裹她,不会让她受哪怕一丁点伤害。

    这是他给她的安全感。

    她也想给他。

    谈梨走上前,一直到那人面前才停下。她仰起脸,想了想,认真地看着秦隐说:“我喜欢你纵容我。就好像,在你面前,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做,什么要求都可以提。”

    秦隐:“我知道。”

    谈梨:“但我希望,你也是一样的。”

    秦隐微怔。

    而谈梨上前一步,认真地说:“如果我让你忍得很辛苦,那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可以吗?”

    秦隐沉默许久,轻叹:“我不想为难你做不想做的事情。”

    “我不为难啊。”

    谈梨说完就眨了眨眼,她极力压下自己的心虚,目光飘了一圈,突然在某处定住:“唔,那里应该有。”

    “?”

    谈梨拉着秦隐走进那家便利店里。这家店大约是周围货品最齐全、规模最大的便利店,到了晚上客人也不算很少,零星穿梭在店里。

    收银台旁边也排着五六个人的队伍。

    秦隐跟着谈梨走进便利店:“你要买什么?”

    谈梨目光来回转了一圈:“我看一下哦——啊,找到了。”

    秦隐:“什么?”

    谈梨回眸,灿烂一笑:“安.全.套啊。”

    秦隐:“……?”

    谈梨已经转回去,掰着手指一本正经地数起来:“我有专门在网上查过,这种东西的分类可多了。按照厚度可以分为普通款、薄款、超薄款和加厚款;按照质地可以分为普通款、颗粒款、螺旋款和颗粒螺旋款。还有按照形状和味道分类……总之非常多。”

    说完,谈梨抬头,一本正经:“你肯定也没经验,就在这儿等我吧,我很快回来。”

    秦隐回神时,他身旁的小姑娘已经不见了——

    而不远处的收银台旁边,多了个站在安.全.套立柜前,表情严肃地盯着每个盒子研究的小弱智。

    还有疑惑的声音传回来:

    “咦,竟然还有蓝莓味的?和蓝莓味的压片糖是一个味道吗?”

    “……”

    收银台小哥哥面红如血。

    旁边排队的五六个客人也震惊得表情各异,拿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浑然不觉的小姑娘。

    秦隐沉默几秒,垂了眸,猝然失笑。他解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只黑色棒球帽,朝柜台走过去。

    柜台边,背对着他的小姑娘已经在五花八门五颜六色的盒子面前放弃挣扎:“噫,比压片糖种类都多,那还是这个,这个,那个,还有那一个……唔,小哥你身后那盒蓝色的,也拿一个给——”

    谈梨伸出去的爪子被握住,压回身旁。

    她刚回头,眼前就一黑。

    一只棒球帽凌空扣下来,帽檐被眼前那只修长漂亮的手一压,低低地遮住了她半张脸。

    突然出现的大帅哥让路人眼前一亮。紧跟着他们就看到大帅哥握着小姑娘的手,压下去后也并没有松开。

    众人遗憾又表情复杂地收回视线。

    谈梨回神,没去扶帽檐,而是努力把下巴抬高了,拿乌黑的眼瞳盯着秦隐看:“不用你,我自己可以的。”

    秦隐好气又好笑,伸手一弹小姑娘额头:“你是不是想上社会新闻?”

    谈梨捂住额头:“我这不是跟你证明我不为难么。”

    秦隐:“那现在证明完了,可以走了?”

    “不行,还没付钱呢。”

    谈梨扭回头,这才发现收银台小哥并没拿她想拿的那个蓝色盒子:“小哥?”

    “啊、啊?”

    “蓝色那个?”

    “啊,好……”小哥回头,又尴尬局促地转回来,“是要小号还是中、中号?”

    谈梨疑惑:“为什么没有大号的选项?”

    小哥脸红得快滴血了:“因因因为按按按照国人正常标标标标准,最最最长用中号十十十八就够了……”

    谈梨恍然:“原来如此。那就每个型号都拿一盒——”

    秦隐最后一根弦崩得将断。

    他无声一叹,抬手捂住小姑娘嘴巴,把人拦腰抱起放到身后,藏住了,然后他才冷淡抬眸看向那个脸红的收银小哥。

    “那盒平纹,中号。可以了。”

    谈梨从他肩膀旁探出脑袋,狐疑地问:“你为什么这么清楚,难道?”

    “没有难道。”秦隐把那颗小脑袋压回去。

    “…哦。”谈梨安分两秒,又探出来,“可我想要那盒蓝莓味的,还有那盒螺纹的。”

    头顶安静数秒。

    谈梨小心抬头,对上一双幽暗的眼:“你确定?”

    谈梨正扒着他,所以胆子贼大,还朝他略了略舌头:“我可确定了。”

    “…好。”秦隐深看她一眼,垂回眸子,声音压低到只有两人听见,“你别后悔。”

    谈梨受不得这激,梗着脖子挑衅回去:“哼,小狗才后悔。”

    “行。”

    秦隐最后落来那一眼,让谈梨心里实实在在地虚了一下。

    于是。

    乔迁新房第一晚。

    坚强的小刺猬哭唧唧了一整晚,眼泪憋在眼眶里来回打转,几次想跑,白生生的小腿刚探出去就被捞回被窝里。

    小刺猬跑不出躲不掉,又恼又疼,气得一边软闷着声求饶一边给性冷淡在颈旁咬了好几口,最深的一次血印都烙上了。

    从那天开始,小刺猬再也不管性冷淡叫性冷淡了。

    ——血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