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76、番外四
    番外四:同居日记(下)

    3.“包养”记

    乔迁新房第一晚过去后,小刺猬嗓子哑了。第二天她黏黏糊糊地赖在被窝里不肯出来,也不知道是真的累坏了还是反射弧绕地球一圈的害羞找回来了。

    秦隐去还没沾过人味的厨房里熬了粥,等到回来,他才发现主卧里被子中间那鼓鼓的一团还支棱着——小姑娘这回连脑袋都不肯露了。

    秦隐把粥碗放到床头柜上,坐到床边,抬手想去拎被子角:“梨子?”

    他刚坐下来,察觉动静的那团鼓鼓的被子就抖了一下,然后边角被从里面拽着缩回去——她裹得更紧了。

    秦隐有点担心。

    他昨晚已经非常克制了,但小刺猬再装厉害装能耐也毕竟是第一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弄伤她了。

    “梨子,你身体不舒服吗?”秦隐放低身,撑着枕边半俯到鼓起来的那坨被子上,隔着柔软的薄被轻声问。

    “……”被子动了动,没回应。

    秦隐微皱起眉,此时如他也难能生出点后悔的情绪——

    忍了那么久也不差这些时间,她不知深浅,他却应该克制住的。尤其小姑娘跟他装委屈卖可怜想叫停的时候,他不该被蛊了心似的把人勾回来、还故意迫她含着泪一边呜咽咬他一边小声求饶的。

    昨天之前,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对上某个状态模样的小刺猬,能被她从骨子里勾出这么些他自己都没见过的“劣性”来。

    秦隐正皱着眉自责,那坨被子悄悄动了动。几秒后,顺着紧压的被子边沿,一只细白的手慢慢摸索着探出来。

    床单是深黑色的,独她白得像出水的藕节,在这样经过一夜旖.旎后的早上,强烈的色差对比已经要命,偏偏那只小白爪像长了眼睛似的,顺着凹陷的床铺摸着摸着就摸到了秦隐支在枕边的手上。

    停顿两秒,她慢吞吞把他尾指、无名指和中指一起攥住了,握紧。

    被女孩白皙的胳膊撑起一点的被缝里,透出女孩有点喑哑的声音:“我不疼,你别……别想乱七八糟的。”

    秦隐轻轻反手,握住她的手指:“没有不舒服?”

    “没,”条件反射似的说完后,被子里的小刺猬沉默好几秒,才又说,“有一点,不过就一点点。”

    秦隐低垂下眉眼,半晌才低声说:“对不起。”

    “——!”

    被子下剧烈地动了动,谈梨好像差点从里面钻出来,但是到一半又忍住了。最后她在被子里拱来拱去,只找到了个被边儿。

    小姑娘从里面冒出颗脑袋,脸蛋憋得红彤彤的,表情却绷得很严肃:“都说了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要求的。”

    秦隐不放心地打量她:“真没有很不舒服的感觉?”

    “没有!”

    “那你怎么不肯出来?”

    “……”

    谈梨噎了下。

    空气静默几秒,那张揉得发丝松散下的瓜子脸好像红得更艳丽了点。她又一点点缩回去了。

    直到只剩乌黑的长发露在外面,秦隐才听见女孩闷哑的声音——

    “这不是太丢人了,不好意思出来吗,本来我都做好万全的理论知识准备,还幻想着我会多英勇了,没想到啊……”

    秦隐怔了两秒,眸里压上淡淡笑意:“没想到什么?”

    小姑娘气哼哼的:“没想到,我竟然有被.日.哭的一天。”

    “——”

    关键词解锁。

    秦隐面前一瞬就掠过去好几帧画面,连握着小姑娘白净手掌的指腹都不自觉轻紧了下。

    几秒后他微沉下眼,另一只手伸进薄被,又气又无奈地扶住小姑娘的下颌,把那张红透的瓜子脸勾出来。

    “还嘴上逞能?没哭够?”

    谈梨一见光就先对上男人漆黑的眼,还有修长的颈旁她留下的一晚“杰作”:《牙印》。

    谈梨脸红得无可复加,这时候就差无赖到底的气势了——

    “我这是勇于反省,吸取经验教训,这样下一次才能反败为胜!”

    “反败为胜?”秦隐气得哑声笑起来,他隔着薄被一用力,直接拿被子把小刺猬裹了抱进怀里。

    小刺猬眼神慌了两秒,等见他只是靠在床头,就松了口气,攥着他衣领装得凶巴巴的:“你等着,下次我肯定——”

    “别下次了,就现在吧。”秦隐眼神危险,声音更危险。

    谈梨沉默三秒,秉持“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原则,当场怂下去:“那,还是下次吧。这种事情太频繁对身体不好,嗯,我是说你。”

    秦隐:“我不怕。”

    谈梨:“qwwq”

    秦隐被她那说委屈就委屈上了的戏精模样逗得好气又好笑:“是不是因为太好用,你和我装可怜装得越来越熟练了。”

    “也不是每次都管用,”谈梨提起这个就哀怨,“昨晚我都那么眼泪汪汪地求你了……”

    话没说完,也没敢说完。

    因为谈梨说到一半就发现,某人的眼神又有被她勾回危险一面的倾向。

    谈梨抬起手,乖巧地捂住了嘴巴。

    秦隐垂了垂眼,神色里难能划过一丝狼狈。

    几秒后他轻声叹:“你准备充分的理论知识就没告诉你,平常可以,那种时候装可怜只会起反作用?”

    “咦?”谈梨的求知本能上来了,求生本能就下去了,“原来是这样吗?那难怪我很努力憋出眼泪才抬头看你的,结果被.日得更惨了——唔?”

    谈梨被忍无可忍的秦隐捂住了嘴巴。

    谈梨无辜地眨了眨眼:“?”

    秦隐眼神幽晦:“你是不是真的想继续?”

    “——”

    察觉到某人的危险程度达到临界值了,谈梨的求生本能一秒回归。

    她飞速摇头,摇完以后又把下半张脸藏到秦隐捂上来的手掌下面。

    眼神乖巧又狡黠。

    让人爱都爱得牙根生痒。

    秦隐从骨子里拿她没办法。

    他前二十多年加起来都没体会过这么强烈的情感,对一个女孩又爱又“恨”,想紧紧地抱着她,几乎想把她藏进身体里,一丁点都不让外人看见。

    他看着她就这样认为的——如果被别人看到她的这一面,那他们会觊觎,会和他争抢,而她的一根头发丝他都不想让给别人。

    这样的想法让秦隐自己都觉得陌生。

    秦隐叹气。

    他放下手,轻轻扣住女孩的后脑勺,另一只手隔着薄被把她拥进怀里。

    “…果然。”

    谈梨茫然,歪了歪头。她看见他颈上的牙印,有点不好意思,但藏住了:“果然什么?”

    秦隐抱着她沉默很久,才低声说:“我不像你。”

    谈梨一怔:“不像什么?”

    “你从最初就是最浓烈的情感,不管是喜欢还是讨厌……我不像你。”秦隐轻轻吻她的长发,低而深情,“但从我们在一起开始,我就知道我会越陷越深。”

    “……”这话来的突然,谈梨眨了眨眼才跟上他的反应,“那你现在深到什么程度了?”

    秦隐轻笑了下,像无奈又像放任自甘:“无法自拔够不够?”

    谈梨:“以后会更深吗?”

    秦隐回答得并不快,但也没有丝毫犹豫:“会。”

    谈梨笑起来,无法掩饰的欣悦在她眸子里熠熠地晃着:“啊,那万一以后我要抛弃你了怎么办?”

    “怎么办,”秦隐阖了阖眼,笑,“我会求你吧,求你别离开我。”

    谈梨脸上玩笑的笑容愣住。

    她只消想象一下那个场景,都忍不住心口酸胀得紧皱起眉,像是吃了一颗涩到把人五脏六腑都揪成一团的不熟的青梨子。

    谈梨懊恼地伸出手,用力抱住秦隐:“我才不会。谁敢让你那么卑微,我打爆它的狗头——我自己也不行!”

    秦隐怔神两秒,他哑声失笑,“好啊,”他不舍地放开小姑娘,伸手揉了一把她的长发,“先把粥喝了吧,别凉透了。”

    “好。”

    秦隐拿了换洗的睡裙给她,小刺猬不让他走,在被窝里拱啊拱地把衣服穿好。

    等她好不容易准备探头出来了,就听见隔着被子,秦隐说:“昨晚的事,以后你不想要我们就不——”

    “那不行。”

    谈梨从被窝里钻出来,浅藕色的睡裙荡起漂亮的小波澜。

    她一撩长发,盖住细白颈子上某人留下的罪证,一本正经地说:“为了包养你,本小富婆大学期间的大半直播收入都砸进去了,不睡回本那不是亏大了!”

    穿上衣服了,谈小坏蛋的狗胆又回来了——

    她一抬下巴,小腰一掐:“而且,最重要的是……”

    “是什么。”秦隐抬眸。

    谈梨想了想,坏笑从眼瞳里溜过去。她朝坐在床边的秦隐旁边一抬腿,单膝撑在他坐旁。然后谈梨耍流氓似的凑上去,扶着那人肩侧,压下头颈,吐气如兰:“最重要的是,你昨晚皱着眉沉着眼的样子真的太性.感了,想.日。”

    秦隐:“?”

    谈梨这次非常聪明,说完话没给秦隐反应的机会,嗖的一下就跑开了。

    跑到一半她就停了,扶着被藕色睡裙勾勒纤细的腰,小刺猬皱巴着脸,改跑为走,嘟嘟囔囔地往外溜。

    “这运动是不是太伤腰了啊,上年纪了可怎么办……”

    4.告白记

    故事起源于同居第一年,昔日xt平台的第一女主播“佳期dream”,某日突然宣布和平台的合约结束,要退出直播圈了。

    虽然这几年佳期dream的知名度和口碑都日渐没落,但怎么说她也是当年的第一女主播,即便已经脱粉的老粉也在平台内占不低的比例。

    半是玩梗半是真情实感,大家在平台里自发地刷起“佳期退出直播圈”“爷青结”之类的tag,还上了站内热搜。

    她的死忠粉们显然没有忘记谈梨这个一生之敌。很快就有人长篇发文,感念旧事,虽然篇幅里一大半在阴阳怪气某位正当红主播利用宵小手段,抢占了原本属于他们佳期的资源和位置。

    如果是在当年,那这番言论可能还会获得一部分不太爱动脑子思考的路人的支持,但放在现在——圈内无论新老粉丝,几乎都对那对无论颜值、实力还是影响力都足够霸占第一情侣位置的两位大佬的“传奇爱情故事”耳熟能详、倒背如流。

    所以这种阴阳怪气的煽情言论自然得不到什么共鸣。

    而且随着tag登上热搜、这篇文章进入视野,反而还惹起了如今占比可观的谈梨粉丝们的群起而攻。

    【服了,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盛世白莲和白莲她粉丝在刷存在感啊?】

    【当初到底是谁针对、谁污蔑、谁搞事结果自食恶果,有眼睛有脑子的都知道,真觉得互联网没记忆呗?非得我们挖坟,把白莲那点底子都抖搂出来你们才舒服?】

    【本来好好的告别,最后留个好印象,结果……果然一粉顶十黑】

    【别的我都懒得计较,就是原文里暗示是梨子从佳期那儿抢走了liar那段,我他吗真的忍不了了——宁还能要点脸吗??】

    【没错,从头到尾什么合照什么礼物全是骗人的,全是白莲一个人的独角戏啊,从她那儿抢liar?exm?要是没梨子,liar知道你家那位主播是谁吗??】

    【……】

    发了文章的是佳期dream的死忠粉,起初还在评论区跟人激情争辩,后来大概是被骂得太惨,回复不过来了,对方一怒之下关闭了评论。

    然后直接发了一条新回复,回复里附了一条视频链接:

    《说是佳期独角戏的睁眼看看,这难道不是liar自己说的话?》

    视频链接不是别的,正是秦隐以liar身份在联盟时,第二次夺冠那场唯一公开采访的内容。

    主持人和liar的对话被重点标红的台词戳在屏幕中间。

    【请问liar,你现在似乎还是单身,之后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女朋友呢?】

    【我是来打电竞的,不是来谈恋爱的。】

    【liar,只给一个未来理想型女孩的简单描述,可以吗?】

    【文文静静,不玩游戏的。】

    这段陈年老视频一被挖出来,立刻在新粉助力下冲上了xt平台的站内热搜。

    多数都是嘲讽“这涵盖地球一半人的范围也能代入吗”的理智粉,但也有个别不太理智、或者居心不良,在评论下面疯狂艾特起liar和谈梨,要蹲一个解释的。

    说来也巧,当时谈梨正在线上直播,几乎第一时间,没法装聋作哑就被突然刷屏的信息逮了正着。

    部分粉丝看热闹不怕事大,闹着要渣男给他们娘家人一个解释。

    谈梨不太在意,兴致寥寥:“他在外面太性冷淡,不给任何吃醋的机会——我每次想闹他就只能扒拉这一两件事,现在这点陈醋泡的都跟白开水似的了,吃起来也没味,你们就别去闹腾他了。”

    【??】

    【谁说没滋味,味可足了,一股子皇家狗粮味】

    【你没味我们有嘛!而且都闹上站内热搜了,liar不解释一下,人家新粉真要以为你俩是塑料男女朋友了】

    【对对对,问问问!让他跪搓衣板!为什么当初要强调和我们梨子完全不同的理想型】

    谈梨笑笑,懒洋洋的:“他当初也没想到,会栽我手里不是?”

    【艹艹艹,女王范出来了】

    【梨哥我可以!】

    【看见梨子这样不计较真好啊,这就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吧,liar给了梨子多少安全感,才能把我们梨子变成这样呢】

    【……】

    弹幕里一闪而过的那段话,让谈梨情不自禁地怔了下。

    不等她垂眼露笑,房间门突然被轻叩响。谈梨猝然回神,手忙脚乱地满桌翻了一圈找到纸巾,把嘴巴里的糖片往纸巾中间一吐,团起来。

    可惜没等她扔进纸篓,卧室门开了。

    谈梨嗖的一下把手背到身后,朝进门的秦隐笑得灿烂:“啊,男朋友你今天回来得好早!”

    “你昨晚不是说想喝西街街角那家的酸梅汁?我提前过去买来了。”秦隐把酸梅汁放到桌旁,然后看见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弹幕。

    他一顿:“今天怎么还没下播?”

    谈梨背着手,眼睛乌溜溜的:“有点事,耽搁了,这就下了。”

    “……”

    秦隐没说话。

    他半靠到桌上,斜撑着长腿,细微地打量过窝在椅子里的小姑娘的每一点神情动作。

    谈梨被看得心虚:“你、你看我干嘛?”

    秦隐:“手里拿的什么?”

    谈梨立刻摇头:“没神马。”

    秦隐:“是么。”

    谈梨不敢说话了,她正绞尽脑汁地想办法,就见桌前的男人突然倾身俯下来,最后堪堪停在她鼻尖前。

    谈梨屏住呼吸,强撑住笑:“你——”

    秦隐在她唇前轻嗅了下,微皱起眉:“甜的?”

    谈梨:“……”

    秦隐慢慢撩起眼,眼神冷淡勾人地望着谈梨:“你又吃糖了?”

    谈梨艰难微笑:“没,没有啊。”

    “是么?”

    某人的声音低下去,染上一点危险。

    他微微低下头,作势就要亲吻女孩的唇,只是在吻上去的前一秒,他想起什么,皱眉停住。

    秦隐扶在她身侧的手一抬,拧开了电脑前朝着两人位置的摄像头。

    直播间里,屏息等待的众人只觉眼前天旋地转了一遍,然后对上了岁月静好的落地窗,和窗边一盆更加岁月静好的藤球兰。

    画面静止。

    只有引人遐思的声音被谈梨戴着的微型麦克收入直播间里——

    “你要干嘛?”

    “不是没吃糖么?”

    “没……没吃啊……”

    “那让我尝尝。”

    “呜——”

    直播间的弹幕疯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nmd!别转开!让我看!我不差这点流量啊啊!】

    【不带这么杀狗的!】

    【liar的低音炮这样近听好犯规,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刚才liar凑上去嗅那一下的画面也太欲了吧,好想看他俩do咳咳咳】

    【他们两个每天都这样面对面的,我很怀疑梨子除了直播以外的时间是不是都被liar锁在床上下不来】

    【???危险发言】

    【梨子这两年越来越美了,换我我也锁,金屋藏娇】

    【对对对,我每天在想绿了liar和想绿了梨子之间疯狂摇摆】

    【我好爱他们呜呜呜】

    【……】

    弹幕疯狂自嗨了半晌,两位主人公终于回来了……一位。

    秦隐转正摄像头,望着显示屏的眉眼重归他们熟悉的冷淡:“梨子在墙角罚站,要过5分钟才能回来。你们监督好她,我去做饭。”

    【果然只有在梨子直播间才看得到我lai神】

    【哈哈哈哈艹,liar看梨子就柔情似水,看我们就立刻冷若冰霜,这尼玛也太双标了吧?】

    【刚亲完你就让人罚站??渣男!】

    【渣男别走啊,梨子的陈年老醋你还没解释呢!】

    【对对对,差点忘了!】

    弹幕里“陈醋”刷起屏,原本准备起身离开的秦隐瞥见,不由停下。

    看了两秒,他皱眉:“什么陈醋?”

    墙角的谈梨耳朵一竖,连忙回头扑过来:“他们开玩笑的,你别听。”

    可惜谈梨没说完,弹幕里你一言我一语,已经神速把事情交待完了。谈梨扑到跟前,正对上秦隐有点阴沉的眉眼。

    她尴尬停住。

    其实之前谈梨是骗观众的,发现秦隐非常介怀当年两人还不算完全认识时候他说过的那些话以后,谈梨就从不在他面前提起了。

    对着这样的她,他也已经给了足够的安全感,谈梨一点都不希望秦隐再为这件事伤神。

    可惜,显然没盖住。

    “文文静静那一句,是当时站在我旁边的经理说的,这是他的原话,你们可以找他求证。”

    谈梨突然听见秦隐开口了,她抬头,正对上秦隐认真的眼:“不玩游戏那句确实是我自己加的,那时候我想断了所有粉丝的念头,对不起,我没想过——”

    秦隐的话没能说完。

    在那之前,谈梨伸手捂住他嘴唇。小姑娘眼神似乎有点懊恼,她拽过耳麦,情绪不高地说了一句:“今天到点了,下播了。”

    然后谈梨退出了直播间。

    她没回身,秦隐拿下她的手,问:“生气了?”

    “嗯,生气了吗,生我自己的气。”谈梨转回来,眼神懊恼难过得近委屈,“我不喜欢听见你说对不起,也不喜欢你在那么多人面前特别仔细地跟我解释,我,我……我不舍得。”

    女孩尾音低下去。

    秦隐怔了好几秒才回神。他垂下眼,细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下,拓上一点淡淡的阴翳。

    他低声笑了下:“你是傻子么,谈梨?”

    谈梨不满地看他。

    秦隐抱住女孩,把她压在桌前:“只心疼我,怎么不心疼以前的自己?”

    谈梨很快就领悟他的意思,解释:“可是那是我喜欢你,又没人逼我,你更没逼我,怎么会是你的错?”

    秦隐低下头,靠在她肩上,哑着声止不住地笑:“你真的是傻子啊,梨子。”

    谈梨憋了两秒,气哼哼的:“你才傻子。”

    房间里安静了会儿。

    秦隐笑够了,慢慢抬头,他认真看着谈梨:“不是他们逼我道歉的,不需要任何人或者外因,是我自己先自责的。那可能不算错,但是我不高兴,不高兴有人曾经对你说过那样的话、曾经那样让你难过——那个人偏偏是我。”

    谈梨失神,落进他的眼神里。

    秦隐轻抚她的长发:“我对你陷得越深,就越讨厌让你难过的人。所以不需要躲着那些过去,梨子,等将来某一天我习惯了那些话,那我才能真正原谅自己。”

    “……”

    谈梨鼓了鼓脸颊,半晌才低声咕哝:“你才是傻子。”

    秦隐纵她玩笑,配合道:“嗯,傻子配傻子,天生一对。”

    谈梨也笑起来:“好。”

    谈梨本以为,这件事就该这么过去也结束了,但她没想到,半个月后,恰逢liar当初在zxn的入队纪念日。

    zxn感念功臣,官博发了一条庆祝动态,还艾特了liar。

    评论区不知道哪位神仙又提起了几年前纪念日上【去玩梦魇梦里什么都有】的段子,还前后了liar和谈梨。

    路人跟风起哄。

    谈梨收到一群疯狂的艾特后,纠结几秒,干脆自己亲自下场,发了一条动态。

    【梨子lizi】:

    r,谁让你当初叫我去玩“梦魇”的?我打野英雄最菜了,你准备什么时候教?

    发完谈梨得意了一小会儿,正称赞自己的危机公关能力,她就收到了新的艾特,来自秦隐。

    【liar】:

    梨子lizi,今晚教。

    谈梨怔了下。

    这么严肃正经又简短的回复?

    有点不太符合某人的行事作风啊……

    谈梨还没想完,所有关注liar在xt平台账号的人收到一条站内短信——

    “您所关注的用户【liar】已更名,新用户名【梦魇】,感谢关注。”

    让她去玩“梦魇”,梦里什么都有。

    谈梨:“…………”

    谈梨:“???”

    全网的调戏和哄笑铺天盖地。

    谈梨在直播镜头前落荒而逃,她推开卧室房门,看见客厅长沙发旁站着的“罪魁祸首”。

    男人穿着一身家居服,宽肩窄腰长腿,侧颜清隽,正云淡风轻地按手机。

    谈梨红着脸:“liar。”

    “?”

    秦隐抬眼,迎面就见小姑娘扑上来。

    他本能扔开手机,伸出手把人托起护住,借着退后两步的惯性卸去冲力,秦隐抱着女孩坐到沙发里,似笑非笑地抬眼。

    “怎么了?”

    谈梨微微磨牙,把那句“你还好意思问”咽回去。

    “告白!”她装凶呲牙,“不告就地日了你。”

    秦隐垂眼,懒散笑:“不告。”

    谈梨:“?”

    这么刚的吗。

    不等她想个主意,就见被她压在沙发前的男人薄唇一抬,笑得低哑勾人:

    “求日。”

    谈梨:“——!”

    公、狐、狸、精!

    那天晚上,把小姑娘“哄”睡以后,顶着【梦魇】的新昵称,全圈以性冷淡闻名的liar发了一句话。

    “梦里你想要什么,现实我全都给。”

    那晚后的评论区里满满当当的回复,也都只有同一句话。

    “神仙爱情,百年好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