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77、番外五
    番外五:花式虐狗日常

    同居后第一年的下半年,秦隐按萧筱要求,正式入职总公司。

    不过和谈梨想象中的“太子空降”完全不同,秦隐从进公司面试到实习再到入职的全过程中,萧筱没有半点插手的意思——自然也就完全没了“太子爷待遇”的可能性。

    在萧筱的把持下,秦家的家族事业做得规模不小,总公司更是工资奖金福利待遇乃至晋升前途的含金量都高于同行企业的。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因此,在秦隐正式入职前,每天全职在家“养家糊口”的谈梨总是很心疼自家辛辛苦苦竞争上岗的“小白脸”。

    秦隐终于接到正式入职通知那天,谈梨抱着她家性冷淡的腰,感慨:“萧阿姨真的太太太铁面无私了,自家亲儿子哎,就算不空降董事会,那至少也安排个什么副总的挂名闲职嘛……干脆你想办法被开除,然后回家来,我养你吧?”

    她说完,不等秦隐回答,就先机警地往旁边一歪身子,胳膊倒还是抱着秦隐的腰不肯松开——

    “我这话说的是不是特别坏儿媳?万一让萧阿姨听见肯定更不喜欢我了。”

    “不会。”

    “真的?”

    “嗯,她没有不喜欢你。”

    “唔……”

    秦隐把洗菜池里葱翠的绿叶蔬菜冲好最后一遍,拿漏网筛起来,腰旁挂着只“树袋熊”完全没耽误他的动作——显然熟练已久,秦隐利落地将蔬菜码到干净的菜板上。

    然后秦隐抽出纸巾擦干净手上的水,靠着案台侧过身,把抱着他腰不撒手的小姑娘捞进怀里。

    “自己一个人在家无聊了?”

    “没——”谈梨下意识就要脱口而出,跟着才被求生欲拽住一点尾巴。她眨眨眼,安静两秒才很虚伪地说:“当然了,你不在家,我肯定会无聊的嘛。”

    秦隐低笑了声:“有多无聊?”

    谈梨:“啊,那肯定是茶不思饭不想,闷闷不乐,郁郁寡欢,每一秒都在想我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回来……”

    “无聊到每天带不同的小哥哥打游戏?”

    “对啊,你说我得多无——”

    声音戛然而止。

    几秒后,谈梨嗖的一下从秦隐怀里蹦出来,表情严肃眼神正经,三根手指并拢指天花板:“我发誓,每次带水友上分从来不问性别无论年龄不连麦,从根源上杜绝一切可能性!”

    秦隐被她那古怪模样逗得忍俊不禁,他抬手:“过来。”

    时值10月中下旬,天气转冷。北方还没到供暖的时候,家里空气有点凉。谈梨正蠢蠢欲动地眷念着某人隔着灰色高领毛衣的体温,一见这鱼饵钩子抛来,一秒都没犹豫就扑上去了。

    然后就被某人收网,兜了起来。

    秦隐一抬胳膊,把面前小姑娘抱上后面空着的吧台,但并不让她坐实了,只虚虚托着台边。

    这边最开始重新设计厨房构造就是秦隐操手,他根本没考虑过让谈梨下厨的可能,所以所有吧台碗柜都是按照他的身高来的。

    谈梨一坐到高台边上,先懵了下,然后她本能顺着小腿和脚尖往下看了看。

    这一看回来,沉默两秒,谈梨非常识趣地抱紧了男人的脖子,腿也勾上去了:“我错了qwq。”

    “别装可怜,”秦隐撩起眼,撑着高台边沿望她,“哪错了?”

    谈梨不答只耍赖皮:“我恐高。”

    “台子没你高,恐什么。”

    谈梨气闷地憋着:“它一米五,我上半身还有几十公分呢,你你你从一个两米多高的位置往下看,你不害怕吗?”

    没等秦隐说话,谈梨想起来,更加气闷:“哦,你一米八六,你习惯了,你不怕。”

    秦隐差点被她逗得破功,但还是忍住了:“装委屈也没用,既然认错,那哪错了?”

    谈梨可怜巴巴地低头,眼底努力藏住了那些狡猾的光:“认错就能下去了吗?”

    “嗯。”

    “那,”谈梨往前一扑,把脑袋埋到那人颈旁,“哪都错了。”

    “不行。”

    谈梨抱着秦隐陷入苦思冥想,但是想着想着她就走神了,于是……

    “呼。”

    有人往性冷淡的毛衣领里吹了口热乎乎的气。

    秦隐身形一僵。

    几秒后,他微眯起眼,抬起只手轻扣住女孩后颈,把人从颈窝里勾起来。

    谈梨眼神俏皮又无辜地看着他:“我是情不自禁。”

    “……”

    “不然你别放我下去了,我好像还挺喜欢这个高度的——占便宜从来没这么方便过。”

    “……”

    秦隐从来拿她没办法,这时候也不能例外。他要把她抱回地上,却反而被谈梨拉住手臂阻止了:“我哪里错了,你告诉我好不好?”

    秦隐眼神微动:“没有,逗你玩的。”

    谈梨撇嘴:“才不是。我明明感觉到你就是有点不高兴了——你就告诉我吧。”

    秦隐看着她,没说话。

    谈梨往前凑了凑:“要不,我求你?”

    秦隐无奈,垂回视线,他似乎只是随意地开口:“今天上午有人给我发了私信,是你昨天直播的录屏。”

    “嗯?”

    谈梨表面无害眨眼,脑子里已经飞速地开始回忆昨天直播的全过程了。

    但是一直到秦隐再次开口前,她都没想起自己有任何能惹他不高兴的言语或者行事。

    所以谈梨干脆放弃了,乖乖等秦隐告诉她答案——

    “你称呼xt平台的新主播,叫小哥哥?”某人尽可能以不在意的语气问出,但只眼神声音都格外地沉。

    “?”

    谈梨慢动作地眨了两下眼睛。

    这次她表里如一,脑子里的转速都被这句话代表的意思给拖慢了。

    直到厨房这角安静好几秒,谈梨才终于开口,有点不可置信的:“你难道是在吃,这个称呼的醋?”

    秦隐抬眸看她,眼神晦暗。

    谈小坏蛋终于回过神,却忍不住欢快乐了起来:“哈哈哈电竞圈老干部这个称呼都委屈你了,满大街女孩子跟男孩子聊天都是用这个称呼的——不对啊,以你的受欢迎程度,在路上不可能没被这样叫过吧?”

    秦隐皱起眉:“我知道这个称呼。”

    谈梨:“那你还?”

    秦隐不说话了。

    沉默好久后,秦隐才叹声,好像终于接受了自己的醋意和占有欲,他勾住坐在高台上的女孩的后颈,仰起头轻轻亲吻她的唇。然后力度稍稍加重,浸染上一点不可言明的欲意。

    那个吻的间隙里,他无声轻叹。

    “我当然知道……但是因为你喊过,所以不一样。”

    谈梨怔住。

    几秒后,她回过神,看着护着她又小心吻她的秦隐,谈梨眼底掠过得逞的坏笑。

    她假模假样地叹了口气:“你说你就这么栽进我手里,以后可要怎么办才好?”

    秦隐听出她的得意,纵容地勾了下唇角,他更沉溺地吻住她。

    “听你由命吧,好不好?”

    “——!”

    谈梨被这低哑话声戳到,心尖一颤。

    几秒后,她故作凶巴巴地抬起脸:“小厨师,我想睡你。”

    秦隐失笑:“饭还没做。”

    谈梨继续凶巴巴:“不要吃饭,要吃你。”

    秦隐一顿,微眯起眼:“要什么?”

    “吃…你?”谈梨迟疑下来,随着求生欲慢慢回笼,她试图往后缩,“我开开开玩笑的,你做饭,我不打扰你了——哇!?”

    “晚了。”

    撩骚的小坏蛋自食恶果,被某人叼回了窝里。

    值得一提的是,从这天开始,谈梨在包括直播间内的任何场合,对其他异性同龄人的称呼里都摒弃了“小哥哥”这个选项。

    例如这之后的某天直播——

    直播镜头里的小姑娘正带着观众一起看新晋主播的路人赛,只听她一边分析一边称赞:“对线互殴都没忘补小兵,你们再看看下路大兄弟这优越的补刀数,堪比职业级啊。”

    弹幕里终于忍无可忍。

    【梨子,最近的主播小哥哥们哪里惹你不爽了吗,你为什么要这么欺负他们,大兄弟是多么掉粉的称呼?】

    谈梨眨眨眼:“啊,我没跟你们说过吗?”

    【说什么?】

    谈梨:“唔,就是liar不想让我喊别的男人‘小哥哥’,他会吃醋。”

    【??这需要吃醋吗?】

    【不,我不信,lai神那么高冷,怎么可能会是这么醋王的男人呢】

    【?前面的是新粉还是假粉,在梨哥直播间里的liar哪年和高冷有关过??】

    【梨子,你要勇敢做自己!绝不能被狗男人几句话说动!】

    “勇敢做自己?不了不了。”谈梨眼神飘忽,似乎心有余悸,“嗓子会哭哑的。”

    弹幕:“…………?”

    你把话说清楚,我们不差这点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