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78、番外六
    番外六:花式虐狗日常(同事篇)

    秦隐正式入职前一周,家里寄来了几套私人订制的西服。送货上门的时间是在下午,按某人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家里只有谈梨在。

    秦隐傍晚回到家,在客厅里没找到像平常一样等他的小姑娘,就去了主卧。

    果然还没完全走进房间里面,他就看见谈梨趴在床边,光裸白皙的小腿跪在地板上,她正托腮对着床上几套防尘罩上刻着银色浮雕logo的西服,似乎在发呆。

    不知道是秦隐进来的脚步太轻还是谈梨走神走得太入迷,对秦隐的进屋她完全没反应。

    秦隐停了下,然后才过去,顺手把脱下的还沾着秋风凉意的大衣外套扔在床尾凳上。

    身影挺拔的男人俯身,顺着床边垂手一勾。

    “——!”

    谈梨被惊醒,没回神就被捞起来搁到床上。她呆了两秒,抬头,对上男人微沉的眼:“你回来啦?”

    秦隐皱眉,表达不满:“还没供暖,地板多凉。”

    “我就趴了一会儿,”谈梨心虚,回头指着床上的防尘罩们转移话题,“这是你订好的西服吗?”

    “嗯。”

    “好像没在你衣柜里见过正装西服,最多是休闲款的,怎么突然定做这种了?”

    “正式入职后,会有需要正装出席的场合。”

    “哦……”

    谈梨对秦隐正式入职这件事一向不太感冒,在她的概念里,职场办公室从来都是尔虞我诈水浅王八多的代名词。

    尤其是她家“小白脸”这样表面没任何背景偏偏又颜值一绝的,被职场潜.规.则的概率可太大了。

    想到这点谈梨就很忧郁。

    谈梨在心里叹了口气,仰头问:“今天上班累不累,还是我来准备晚餐吧?”

    “不用,”秦隐揉揉青蛙坐坐在床上的谈梨,难得玩笑,“我怕你做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谈梨撇嘴:“我这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而且你总不让我下厨,那我就永远学不会了。”

    “那就学不会,我已经学会不就够了?”

    “……”

    见谈梨不说话了,秦隐低身下去,扶着床边问:“是真的想学做菜?”

    谈梨思考两秒,还是选择诚实:“不是。”

    秦隐笑:“那为什么。”

    他问得莫名,谈梨却心领神会,她想都没想就皱着眉说:“你看你每天都上班,还要准备早餐午餐晚餐,我好像什么都没做过,会良心不安的。”

    秦隐忍俊不禁,垂下头去,笑过几秒才在谈梨懊恼的推阻里抬眼:“房子是谁的?”

    谈梨茫然,还是本能作答:“我们的啊。”

    秦隐:“我问是谁买的。”

    谈梨:“我?”

    秦隐:“嗯。那你的直播收入和我的工资谁高?”

    谈梨诚实摇头:“不知道。”

    秦隐无奈地戳了下她额头:“我不是把储蓄卡和工资卡都给你了?”

    谈梨抱膝,哼唧唧地瞥他:“我自己的都数不过来,干嘛要去管你的?”

    “……”

    老干部叹气。

    沉默这几秒里,谈梨已经凭借自己聪明的脑瓜捋出秦隐这番话里的逻辑链,她偷眼看秦隐:“我的比你的高很多?”

    “嗯。”

    谈梨眼神兴奋起来了:“所以,还是我在养你?”

    女孩高兴得发自肺腑还有藏不住的那点小得意全曝露在眼皮子底下。

    秦隐失笑:“嗯,是你在养我。那现在还良心不安吗?”

    “nonono。”

    谈小坏蛋转型谈小弱智,欢快摇头。

    秦隐直起身:“那我去做晚餐了?”

    “好的!去吧,小白脸!”

    “?”

    秦隐回眸,似笑非笑地看向某个刚得寸立刻进尺的小姑娘。

    谈梨收到目光,无辜眨眼:“我刚刚把心里话喊出来了吗?”

    “嗯。”

    谈梨:“那你能装听错了吗?我其实想喊去吧小厨师的,真的。”

    “……”

    秦隐转回来,报复似的揉乱了小姑娘的长发:

    “小白脸就小白脸吧。”

    谈小坏蛋生怕他反悔,一秒脱离无辜:“好的!”

    吃完晚餐后,谈梨和秦隐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电影。

    客厅的休闲区这一半以谈梨的意见为主,没有电视机,而是改成了幕布投影式的家庭影院设计。

    每天客厅里灯一关,投影一开,沙发上一坐,比电影院的视听效果都好。

    不过对谈梨来说,最好的还是有“人形抱枕”在,趁着电影播放中两个小时左右的黑暗时间里,她可以对着人形抱枕随便亲亲摸摸,既是偷偷又是明目张胆。一般来说秦隐是不会和她计较的。

    嗯,一般来说。

    每天的电影都是谈梨选的。她最喜欢些稀奇古怪的脑洞或者悬疑题材,在付费影院资源里翻找后,她选了一部比较经典的《非常嫌疑犯》。

    灯光按下,谈梨坐进沙发,钻去秦隐怀里选了个最舒服的位置,窝进去了。

    可惜不等影视公司的惯用片头播完,秦隐的手机在某个角落里“嗡”地震动了下。

    谈梨一顿,仰头,躺在男人怀里看着他被暗下的阴影打磨得凌厉的下颌线,她问:“你今晚还有公事吗?”

    “没有,”秦隐安抚地给被打扰的小姑娘顺了顺刺猬毛,“不是答应过你,公事不带回家?”

    谈梨满意地点点头,侧过身趴回去了。

    但过去不到五秒,角落里又是“嗡”的一声震动。

    秦隐都微皱起眉:“我去调静音?”

    谈梨不满地咕哝了句什么,在秦隐怀里蹭了下,抱住他屈起的长腿:“不要,不理它就好——”

    “了”字没出口。

    “嗡嗡嗡。”

    手机不甘寂寞地接连震动了三声。

    谈小坏蛋沉默数秒,嗖地一下从秦隐身前坐起来。凶巴巴地盯着角落片刻,没得到任何回应后,她气势汹汹地跳下沙发,朝秦隐手机的方向走去。

    谈梨拿起手机,划开屏幕准备把它调成静音。

    然后就见屏幕正中的消息提示框。

    【selina】:如果方便,那我们周末一起过去?

    谈梨手指尖停在手机屏幕上空。安静几秒后,她慢吞吞眯起眼睛。

    selina显然是个女名。

    谈梨自觉对秦隐进公司之前的人脉关系非常了解,印象里并没有这样一个女人的存在。

    所以应该是,公司里的同事?

    ……果然!

    她就知道她家“小白脸”这种颜值,在职场潜.规.则里一定在劫难逃!

    谈梨警觉的下一秒,已经本能想点进消息聊天框里去。

    不过在手指双击提示条前,她还是停住了。在原地站了片刻,谈梨慢悠悠地挪去了沙发旁。

    “怎么了?”秦隐仰头问。

    沙发前的女孩侧背对着投影的幕布,幕布上的电影被秦隐按下了暂停,静止的灰白的光笼罩着站在昏暗里的谈梨,显得她身影更单薄了两分。

    还有点低着头,怪可怜巴巴的模样。

    不知道小坏蛋又在肚子里憋什么坏,每次想跟他耍赖都用这招,偏偏每次都屡试不爽。

    秦隐好笑又无奈,伸手隔着薄薄的睡裙,把谈梨抱进怀里,让她坐好。他自己则微微低头,从女孩耳旁,隔着长发安抚地吻了吻她的鬓角:“谁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谈梨低声咕哝了句。

    “真的?”

    “…你手机上好像有同事来消息了。”谈梨把手里的手机朝旁边递了递。

    秦隐伸手去拿。刚捏住了,就感觉到上面传来一点小小的反方向的力。

    秦隐怔了下,淡淡莞尔。

    他松开手:“看吧。”

    “!”

    前一秒还又蔫又可怜又委屈巴巴的谈梨,下一刻就恢复了她小坏蛋的本色。

    “真的吗?”

    秦隐忍不住低着声笑,纵容地去亲她像是藏着星星的眼睛:“你想看随时都能看,不需要跟我装可怜。”

    谈梨心虚但毫不表现,还理不直气也壮地挺了挺腰:“那我不是听说……”

    “听说什么?”

    谈梨犹豫了下,还是诚实道:“网上都说,没一个女生能活着从男朋友的手机里走出来。”

    “……”

    谈梨不知道想起什么,颇有点义愤填膺感同身受:“尤其是和异性的聊天记录里,重则约.炮,轻则撩.骚。”

    “……”

    秦隐失语。

    片刻后,他笑着叹了声气,抬手把谈梨的刺猬毛揉得乱七八糟:“你每天都在家里看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谈梨叹气:“不是我有意要看,是社会关注趋向问题——每天一个恐婚小技巧,太苦了。”

    嘴巴上念叨着苦,面上却是笑眼弯弯的,谈梨得了手机主人的允许,立刻就开开心心地点进消息聊天框里。

    然后她就笑不出来了。

    好长好长好长的聊天记录。

    虽然基本是这个叫selina的女人的独角戏——

    【selina】:你就是kathy说的今年部门新人秦隐吧?你调来之前我们还在讨论,说哪个小组会这么幸运得到今年面试表现最优的王牌新人,没想到你就分我们团队来了。

    【selina】:我和kathy软磨硬泡了好一会儿,她才同意让我来带你的实习期呢。

    【selina】:对啦,忘了自我介绍,我比你早几年进公司,但没有大你很多哦,你叫我selina就好。

    【selina】:我在公司各部门里的朋友还蛮多的,以后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你随时可以来找我哦。

    …………

    【y】:嗯

    即便翻记录的谈梨还憋着气,但在看到那一长段的寒暄和表情包下面,秦隐回复的那个极具他性冷淡风格的单字,她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谈梨捧着手机往后一倒,躺回秦隐怀里。

    过程中她还压着头发了,一边咋呼着喊疼一边聚精会神地看手机,秦隐好气也好笑,帮她勾出长发,慢慢捋好。

    宽松的长马尾还没扎起来,躺在他腿上的小姑娘放低了手机,露出乌黑的眼:“这个selina是你同事啊?”

    “嗯。”秦隐手指没停,轻柔穿过她的发丝,把她耳边那一缕也慢慢拢好。

    谈梨鼓了鼓气:“她是不是想泡你?”

    秦隐不在意,一心一意地和刺猬毛作斗争:“可能吧。”

    谈梨:“那你都不告诉我。”

    秦隐这才露了一点淡淡笑意:“家里又不缺醋。”

    谈梨想说什么又噎回去,最后不得不承认:“也对,肯定是吃不过来的醋,你们公司里不知道藏着多少想勾搭你的小妖精。”

    秦隐:“没关系。反正有你在,多少也勾不到。”

    谈小坏蛋很好哄,闻言眉开眼笑。

    她又往下翻了翻。

    无非都是些满载着司马昭之心的关切问候,包括而不限于三餐和早安晚安上班了吗之类的没营养的问题。

    除了对于和工作有关的必要事情秦隐会几个字终结聊天外,其余的他一概没理。

    聊天记录翻滑过半,谈梨都忍不住感慨:“对前辈这么冷漠的态度还能通过实习期留在公司,萧阿姨真的真的没给你开后门?”

    “嗯,”秦隐垂眼,“不相信我?”

    谈梨嬉笑:“我哪敢啊。lai神最棒了好吧,谁敢说个不是,我肯定替你捶他。”

    秦隐淡淡勾了下嘴角,没再逗她。

    他伸手摸进家居服上衣的口袋里,那里一直备着柔软的单色发圈——归功于谈梨在家总是散着那头优越的长发,吃饭洗脸看电影时都会各种不方便。

    久而久之,秦隐习惯了在口袋里放上几只发圈,这样随时可以用来给小姑娘扎起头发。

    这边发圈刚要绕第二圈,沙发里的小姑娘突然一坐而起:

    “这是什——啊!”

    被薅到头发的谈梨扭回头,蓄满了生理性泪水的眼睛自带可怜buff地望着秦隐。

    秦隐在谈梨痛呼时已经本能松手,此时撞见谈梨眼泪汪汪的样子,难能生了些微恼:“说过多少次,不要突然蹦蹦跳跳的——万一磕着碰着怎么办?”

    谈梨一抹眼泪,戏更足了:“你薅我头发,还凶我。”

    秦隐:“……”

    秦隐最习惯她的不讲道理。

    那一秒里因为谈小坏蛋的眼泪而勾起来的恼怒也淡下去,他支起身,半跪在沙发上,抬手去摸小姑娘的脑袋。

    “拽疼你了?”

    谈梨被顺完毛,摇了摇头:“不疼了。”

    秦隐松了口气。

    谈梨举起手机,顺便把脸儿一绷,故作高堂审讯似的严肃:“但是这个问题你得跟我解释一下。”

    “什么。”

    听谈梨说了不疼,秦隐就恢复到平常的淡定模样了。

    他顺着谈梨举起的手扫了一眼。

    屏幕上还是那个聊天框,记录已经滑到今天的了。

    【selina】:恭喜你正式入职啊

    【selina】:这周周末的部门迎新聚餐,你可不能再拒绝了啊?kathy那天都问我,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所以你才怎么都不肯参加部门里的聚会活动。

    【selina】:而且这次不只是迎新,还是我们部门总的生日party,就算是礼节性,你也得露一面哦。

    【selina】:对了,这次聚餐可以带家属,你那边有需要报备的名额吗?

    …………

    【y】:没有

    【selina】:没有吗?

    【selina】:就你一个人过来吗?啊,我们都说你每天下班从不唱歌不聚餐不一起玩,肯定是有女朋友了呢,原来竟然没有吗?

    …………

    【selina】:[图片.jpg]

    【selina】:听说这次聚餐是选在一家蛮高端的私人会所呢,我专门买了这条裙子,你觉得合适我吗?

    【selina】:不说就当你默认了哦

    【selina】:时间和地点一起发给你了

    【selina】:如果方便,那我们周末一起过去?

    秦隐大致扫过,视线落回到手机后面的谈梨脸上。

    谈梨绷着脸,表情严肃。

    最近被他一日三餐地喂,小姑娘终于长上点肉了,这样一绷脸儿,看起来气鼓鼓的,还有点可爱。

    秦隐忍住伸手捏捏她脸颊的冲动,眸里带笑:“想听我解释什么。”

    谈梨默然数秒,突然抬起另一只爪子按在秦隐眼睛前。

    谈梨:“你耍赖皮!”

    秦隐:“?”

    谈梨:“你这样盯着我,我看着你的眼睛还怎么气得起来?”

    秦隐莞尔失笑。

    他勾下女孩的手腕,路过下巴前时顺便亲了一口,然后很自然地把人一托,抱进怀里。

    谈梨反应过来,已经茫然地靠在他胸口前。

    头顶磁性的声音带着胸膛微微震动,带一点似笑未笑的懒散:“这样就看不见了,问吧。”

    谈梨:“……”

    这样明明更犯规了!

    谈梨狠了狠心,问:“你为什么说自己没女朋友啊?”

    秦隐纵容地答:“我没说过。”

    谈梨:“记录里她明明就这样认为了,你也没解释。”

    秦隐笑着抱紧她:“我不在乎他们怎么以为,你是我的就够了。”

    “……”

    谈小坏蛋怒气值骤降99%。

    就剩1%了。

    谈梨在心底唾弃了一下自己的好哄,然后坚守着最后1%的阵地继续发问:“那你们公司有部门聚餐,为什么不带我去?”

    秦隐抚着女孩长发的手一停。

    停得谈梨心里咯噔一下。

    沉默蔓延数秒,谈梨警觉地慢慢抬头:“你难道是嫌我疯疯癫癫的,去了会给你丢人——”

    话没说完,小姑娘脑瓜被戳了一下。

    性冷淡的声音真有点凉了:“再胡说?”

    “——”

    谈梨在性冷淡的警戒底线前嗖的一下缩回自己试探的“爪”。

    秦隐有些生气谈梨说她自己的话,但到底没忍心冷她太久。

    等小姑娘委委屈屈——虽然肯定是装的——在他怀里蹭了好几下后,他就忍不住抬手把这只不安分的刺猬按住了。

    秦隐低下声,安抚地答:“我只去送个生日礼物,露一面就走。你不需要陪我去那种场合,你会不自在的。”

    谈梨想了想:“可我也想去露面——宣示主权:这只小白脸是我家养的,不能觊觎!”

    秦隐气笑:“这只?”

    谈梨理不直气也壮:“嗯!我们少女都是这么说话的!”

    秦隐似笑似叹:“真想去?”

    “当然想,”谈梨转了转脑袋,“那你呢,为什么不想我去?”

    “……”

    这一次沉默尤为地久。

    久到性冷淡和心底里的另一个自己做了激烈的斗争,终于推翻了二十多年从容冷淡又正派的模样,从最深埋的角落里挖出那点不可告人的心思。

    也是第一次给她看——

    “因为我想就这样一直把你藏着,不给别人看。”

    像最最最珍贵的东西,每个人都想锁在世界上最安全的保险柜里。因为太喜欢,所以拿出来就怕被抢走。

    对秦隐来说,谈梨就是不知不觉里成了他最不可失去的那个存在。

    谈梨听完秦隐的话,也察觉到这话下的深意,愣了两秒后,她笑得直往他怀里跌:“认为自己女朋友天下第一好、大家都想要,这应该也是一种自恋吧,lai神?”

    秦隐皱了下眉,没说话。

    谈梨又笑了好一会儿才努力绷住:“虽然梨哥确实漂亮又聪明,但是我活了二十多年,被告白过的次数都很少——就连路上遇到搭讪的,一般都会在我朝他们笑的五秒内落荒而逃。”

    谈梨一顿,坐在秦隐腿上,含笑看他:“我平常凶起来的杀伤力,你不是最清楚了吗?”

    看出谈梨确实很想去,秦隐终于妥协。

    答应以后,他犹有些不放心地顺刺猬毛:“去了以后,记得把刺竖起来。”

    谈梨:“嗯!”

    谈梨:扎跑那些坏女人!

    秦隐:……谁摸扎谁。